• 第二十三章 绝望之泪3

    更新时间:2018-10-21 11:00:00本章字数:2708字

    凰九夜再不理它,仔细看清了落影确实在修炼,便坐在一旁安静的等待。

    然而凰九夜马上发现,在落影旁边等着她修炼是多么大的考验!

    那帮助落影淬炼身体的火,不管怎么说,它还是火。帮落影淬炼体质之余,也烧掉了她的衣服!

    本来有火遮着还好,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在体质到达最佳状态的时候,那火自动熄灭了!

    落影一直沉浸在修炼里面,根本没有发现凰九夜在身边,更遑论停下来穿衣服了。

    于是,她玉一般的身子完完全全,彻底的暴露在凰九夜眼前!

    雪白的肌肤,小巧却玲珑有致、堪称完美比例的身段,配上姣好的面容。恐怕普天之下没有男子会不动心吧!

    实话说,真的是一个世间难得的美人。肌肤白的像瓷,未睁开的眼睛漂亮如画,紫白分明。唇色是恰到好处的微红,红一丝便显妖艳,淡一丝就太柔弱。

    以凰九夜这么好的眼力,却没有发现她身上哪怕一点点的瑕疵。

    她的脖子纤细修长,接着一副漂亮的锁骨,棱角分明,透着秀美,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

    分明是诱惑的场面,但是她的气场,硬生生将这幅画面变得疏离清冷。流露出的是莫名的禁欲气息。可这,才更勾起男人的征服欲啊!

    凰九夜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咕咚一声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感觉鼻尖湿粘,他一手摸上去,竟是满手的血!

    他苦笑起来,看着诱人的她,他就算是背过身去,闭上眼睛,那副画面却依然会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啊。

    他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始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他就一直这么念,直到她醒来。

    她看了看身上,一丝不挂。赶紧跳起来将衣服穿上。看着背过身去的凰九夜,她感觉好温暖啊,他这是,在保护她啊。

    她走上前,注意到他嘴里念念有词,好奇的问,“你在念什么?”

    她的声音经过涅槃重生,变得更完美,更像从前的了,所以凰九夜压根没有听出来那是落影。

    他回答,“禁欲咒!”

    他发誓要是他知道是落影他绝对不会这么说的!

    落影听了不禁好气又好笑,脸一红,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走吧。”

    然而凰九夜依然没有听出来,觉得身后这人真的好烦啊,他不耐烦的扭过头,一眼就看见了身后落影含着浓浓笑意的绯红脸颊。

    她依旧一身白衣,眉目如画,站在哪里含笑看着他,长发无风自舞,有几丝飘到了他的脸上,有一股熟悉的香。

    明明她跟以前没什么差别,但他就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有什么在落影身体里破壳而出,就在她含笑的眼睛里。

    见他愣着神,落影也不催促他,就这么站在那里,眉目舒展,手背在身后,笑看着他。

    落影眼中的他,正盘膝坐在地上,依旧一身惯穿的墨蓝衣衫,脸白皙而帅气,并不显柔弱,反而带着某种坚毅刚强。

    他一头纯黑长发束起,被一根白玉发簪簪住,一部分垂在胸前,透露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气息。

    涅槃后的落影,感觉自己的内心好像有什么改变了,看着眼前的凰九夜,竟让她的心有了些涟漪,不,也许之前也是有的,只是,她从未关注罢了。

    涅槃后的落影,看凰九夜的心似乎都改变了一些。

    千万年前的落影轻叹。

    “我不怕今生今世不爱,我怕我有一世,不够爱,所以,我将一些感情一起封印在内,对天下造成的伤害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管不了了。”

    凰九夜眼里只剩她了,她白衣飘飘,衣带当风,三千青丝舞动,有几丝飘到她的唇边,衬得她嫣红的唇娇美而动人。

    那红唇看得凰九夜更是吞了吞口水,好想,吻上去啊。他心里忍不住这么想着,却不敢跨越两个人面前的鸿沟,也许只是看起来深的鸿沟。

    涅槃后的落影真的更美了,美的让人心惊,仿佛多看了一眼,就是亵渎,看久了,便会窒息般……

    凰九夜好不容易醒过神。

    脸涨的通红,“我……我……”

    落影被他逗笑了,“哈哈哈,好了,走吧。”声音里有些无奈。

    看到她笑,好不容易回神的凰九夜,又魂飞天外了,仅剩一具身躯,跟着落影离开。

    她简直就是一只专门迷惑人的妖精啊。

    他伸手,试探着握住她的手,她没有排斥,反而转头向他笑了笑。

    然后两个人一起在无人荒野中漫步。他不着急,她也陪着他。

    时不时他会扭头看她一眼,而她亦是时不时转头瞟他一眼,有时两人能对视,有时没有。他就大胆凝视着她,看着她偏冷眉眼时时含着一丝笑意。

    在他身边,她笑得最多。

    回到洛神冰族,大家看到她都松了一口气。

    随之就发现了落影的变化,她不仅人变得更美丽,而且,身上的气息竟然变得深不可测了。

    以前,他们多多少少都知道落影的灵力在什么范围,可是现在,再没有人能够察觉出她到底有多厉害了。

    连凰九夜也做不到。

    落影笑了,“说明我现在很厉害嘛!”

    可是,这句话还没说完,落影身影一晃,昏了过去。

    凰九夜急了,一把揪住月,“她是怎么回事?!”

    月翻了一个大白眼。

    切,如果你不是冥帝,我理你啊!

    无奈,它怕等真正的主子醒来后把它拍飞,只好不情不愿的回答他:

    “影的另一个天赋就要出现了。”

    梦中。

    落影看见那墨蓝衣裳的男人正在与白衣男人打斗。

    两人分明是一样的功力,墨蓝衣衫的甚至还要高一些。

    但是,那个墨蓝衣衫的人却好像害怕那个白衣人受伤一样,完全不敢下死手,杀招出到一半,竟然强行收回,导致自己吐出一大口血来!

    那白衣人却刚好相反,倾尽全力想杀他一样,招招狠辣无情。

    所以,理所当然的,墨蓝衣裳的人败了。

    她不受控制的上前将那墨蓝色的身影揽入怀中,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那人依旧是面容模糊,任她如何努力,就是看不清。但是,她看到,他嘴里不住吐着鲜血,身上更几乎是遍体鳞伤。

    可是他笑得很开心。那笑容很美。

    隐约嘴唇蠕动,似乎在说着:对不起。

    他身上是一种绝望的美,是已知结局的无能为力,让人胆战心惊。

    落影看着他,一直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忘记了说话。

    她看着他就这么死在她的怀里,她没有半点办法。只有无能为力的看着。

    有没有人曾体会过那种绝望?那种心爱的人死在怀里,却丝毫没有办法,只有看着,只能看着。看着他慢慢衰竭,慢慢死亡的绝望。

    没有一点办法!

    明明她是那么爱他啊,明明她什么都是最强的,却没有办法守护自己最心爱的人,只能看着他死在自己怀里。

    那种绝望的反差,有没有人知道?

    那样的心痛,有没有人感受过?

    他的血染红了她一身的白衣。她悲伤的望着那白衣人,眼里是一片死寂的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剩下。

    “离,为什么,你还要伤害他?当年你答应我的,都忘了吗?”

    明明是质问的话语,她却说的十分平静,就像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白衣人听到她的话语,看到她的神色,突然有些慌了,他张了张嘴,却无法辩驳什么。

    他不能说。

    落影甚至没有看他了,她低头看着怀抱中的人,忽然笑了。

    竟和那人最后一抹笑,那么相似。

    她笑得很美,并没有往常笑容里惯有的清冷意味。

    带着什么呢?好像带着宁静的疯狂。

    可是,那是落影啊,世间最冷静淡漠不过的神啊,怎么可能会有疯狂?

    谁都不知道,其实,落影的本质,就是一个冷静的疯子啊。

    其实她也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他——只是,他们都不知道而已。

    因为,她少了一抹魂魄啊。

    一抹,叫做怜悯的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