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绝望之泪4

    更新时间:2018-10-27 22:00:00本章字数:1684字

    她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笑呢?几乎用语言描述不出来。

    她笑得真的很美。是一种失去一切,毁灭一切的绝望的美。

    那样的笑,令他恐惧。就好像,他即将失去她一样。他的心发慌。

    她说,“离,上一世,你说你走火入魔伤了他,好,我不怪你。我只与他一起死。你不让,你让我们回来,你说你再不会这样了。我信了你。”

    “我竟信了你!”她的声音终于有了波动。

    “可是这一世呢?你依然选择伤他。你现在又想说什么?被妖魔附身了吗?”

    “你明知道我那么喜欢他!明知道的!”

    “我说过吧,离,我说过的吧!若生不能与,死不能共,则生又何欢,死又何哀!你不是看不惯他吗?那好,从此以后,有你的天庭,我俩再也不待!”

    “我落影,再也不想见到你!天帝陛下!”最后四个字她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甚至还故意加重了音。

    她永远知道,怎么样,才能伤他更重,令他更痛。

    “我这一世,最后悔之事,便是与你结拜为兄弟!”

    她成功了。

    那个男人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他踉跄几步,几乎倒下,可纵使手中重锤支撑,他也跌落在了满地血泊中。

    刻意为她穿的白衣,被满地血污染得一片鲜红呈黑,就好似是堕落,飘渺的仙人从云端跌下,跌至最污浊的泥潭。

    无法自救,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的……被吞噬污染。多么难过,多么绝望。

    和他,多么像。

    她竟不再把他当兄弟了,竟然不再当兄弟了,连兄弟,也不是了吗。

    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这样残忍?他在保护她啊,她怎么能恨他?

    他张口欲解释,可是,他,无法解释。

    他闭上了嘴。

    她抽出长剑,划过自己的脖子,在死的那一刻,落下两滴泪,化为紫色的落神泪,唯一特别的落神泪。每一滴,都有她幻神落影一半的功力。

    她抱着他,就这么死去……

    白衣人呆呆的,许久,终于出声,喉咙干涩,声音嘶哑难听,却像是从最深的心里而来,悲伤的撕心裂肺:

    “落影啊,落影啊啊啊啊啊——”

    他的心,在流血啊。

    落影眼前的事物在飞快的转换,很快,到了一个满是曼珠沙华的地方。

    这一次,她只是一个旁观者。

    一张长长的祭桌,十个酒杯。

    十个人跪在长桌前,皆是单膝跪地。

    一个接一个,竟都将手腕划破,将各自的血,滴到每一个酒杯中。

    不知道为什么,落影明明只是看着,也不是很难过的画面,可她,就是想落泪。

    杯子里的血很快都满了,阳光照射下来,折射出血红的诡异又美丽的光晕。

    他们笑得那么幸福而又无忧无虑。

    她看到那些人举起酒杯,喝下混着十个人血液的酒。

    扣在杯子上的手那么白皙,衬着那青铜酒杯有种说不出的坚定。

    听到那些人在说:

    “皇天在上,厚土为鉴,我落影。”

    “我凰九夜。”

    “我鬼蝶。”

    “我糖果。”

    “我凰暗九。”

    “我林萧云。”

    “我轩辕离。”

    “我千夜。”

    “我月虚轮。”

    “我慕容冰。”

    然后是异口同声的说。

    “今日起,结为兄弟,生生世世不相弃,不互相背叛伤害。无论是谁,做了何事,都不可抛弃,伤害或背叛。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保护好自己的兄弟。”

    “因为,我们是兄弟。”

    他们相视而笑。

    落影眼眶湿了。

    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叹,“无论怎么样,我都不曾后悔过今日的结拜,也永远都不会后悔。”

    “就算你,对他做了那样的事。”

    “我,也不曾后悔过。”

    “对不起,曾经那样伤你。”

    “是我当时太难过。”

    “现在我们扯平了。”

    “离。”

    落影倏的惊醒。

    看着旁边六人一狐关切的目光,她惊愕的问,“怎么都在?”

    凰九夜关心的,“你怎么样?刚刚突然昏倒,吓死我们了。” 

    林萧云补充到,“而且你刚刚在梦中好像很痛苦,还流下了两滴泪。”

    她眨眨眼,“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月暗暗想,你要是记得还得了?要是记得,早就冲上天去找轩辕离算账拼命去了。

    突然凰九夜捧住她的脸,惊到,“你的瞳色又变了。”

    落影怔了怔,那固定在她下颔上的手修长白皙,带着冰冷的温度,却不令她感到不舒服,她的心里奇怪的悸动。

    这是为什么?因为那滴幻神泪吗?

    月的解释打断了她的思路,“这是少见的青瞳,可以控制人心。你们肯定没听说过。”

    林萧云好奇的问,“怎么控制啊?”

    月真的不想解释,但是主子现在的功力足以将它拍飞。

    它只好耐着性子说道,“盯着她的眼睛看三秒,就可以了。”

    林萧云很好奇,就真的盯着落影的眼睛看。

    很奇怪,只是看了一眼,就不想再挪开眼睛,她的眼睛就像黑洞般吸嗜着他的灵魂。

    他突然有了一种灵魂被吸了出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