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绝望之泪5

    更新时间:2018-10-28 22:00:00本章字数:1778字

    月看了看林萧云的状态,对落影说,“可以了,你试试用意念让他帮你做事。”

    于是落影就让林萧云帮她倒茶。

    然后就看到林萧云僵硬的走到了桌边,姿势怪异的将水壶拿起,倒满了一杯茶,再僵硬的走回来,将杯子递给落影。

    落影捂眼,简直没眼看了。好好一个潇洒如风的俊俏公子被弄成这个鬼样……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月,他怎么这么僵硬?”

    月回答,“你才刚刚用这个,当然僵硬,练久了就不会了,就自然了。”

    “哦,对了。”月想起来一些要嘱咐她的,“这个不会自动结束,只有你能够主动结束这个。当事人会忘掉一切。当然,这对一些意志坚定,或者,比你强的人不管用。”

    月心想,当年你可是能控制人控制的不让人察觉啊,喜怒哀乐全都跟正常人无二。

    现在啊。月深深叹了口气,说不难过是假的,这样的她,已经不像她。这样的她,还怎么保护他?

    用命吗?

    它知道,她真的会,如果真的到了那么危急的时候。

    “还有要提醒你的,就是最好不要用青瞳招摇过市,会有人嫉妒,甚至挖了你的眼睛。”

    落影听完,笑了笑,“谁想死,尽管来。”

    虽是这么说了,她还是解开了林萧云,换回了紫眸。

    果然,林萧云醒来后只记得他一直看着落影的眼睛,其他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哈哈,落影十分满意这个天赋。

    月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

    落影当年让它守着那一滴泪,它就守着了。

    它一直以为另一滴在主子自己身上,可是,现在看主子的状态和能力,显然没有,那么那一滴泪,到底去哪儿了呢?

    也许,找到那一滴泪,吸收了里面的力量,落影就会想起来那些被封印的记忆呢?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况且,如果主子能够想办法拿到真身,那滴泪就会是当今世上唯一能够抗衡主子,再次封印主子的存在了。

    不能让它存在于世间,如果主子没有办法吸收,至少,要毁掉它。

    因为那个人还是喜欢主子的,将这转的上千世全部算作历劫的话,又没有了那滴泪,那么,就不会再有人能够伤到落影一分一毫。

    当然,创世神除外。

    所以,一定要找到啊。

    它想,倾尽一切,哪怕是我的生命,也不能让他再伤到主子。

    这是作为天上地下第一的九尾神狐的承诺。

    这是落影给它的荣耀。

    落影六人一狐打算要离开雪山了。

    临走前,落影去找慕容冰道别。

    “冰,我们要走了。”

    一直以来脸上只有一种表情——冷漠的慕容冰霍的一下抬头看她,眼里有着浓浓的惊痛和不舍,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慌乱。

    “你们要走了?不管我了吗?那我怎么办?”

    没有了你们,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啊。我不想离开你们……不想离开你。

    落影看着他叹了口气,“你当然还是过普通修炼者的生活啊。跟着我们,太危险了。”

    师父在她小的时候就告诉她,她这一生注定会引人注目。

    不论是以光明的代表,还是黑暗的代表,都一定会坐上顶尖的宝座。她不在乎是不是会这样,也不在乎是光明还是黑暗,那对她来说没有半点不同。

    因为其实光明和黑暗是相伴而生,谁也离不开谁。

    更何况,光明里照样多黑暗,甚至其实能比真正的黑暗里更多。

    起码,真正在黑暗中行走的人是不会危及别人是生命的,因为,他们在黑暗中,不会走到光明之下。

    而黑暗里的人,其实有更大的善良。

    那是真正的善良。

    光明中,每个人的每个行为都可以被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其实有不少人是被逼得伪善。

    但是黑暗中则不同。谁也看不见谁,做什么事都是全凭自己的心,所以这里的善良,才全部都是真心。

    她根本不在乎。因为不管在哪里,她都是她,不会因为能不能被看见而改变自己的行为,这就是她。

    可是顶尖的路,必定伴随着的是极致的危险,更何况,师父说过她的危险更是,稍有不慎便会危及身边友人的安危,所以,她必须要保住一些人。

    并不是所有人都不怕危险。

    她笑着说,“冰,我的路必定伴随着重重荆棘,我不能要求你们跟着我。”

    慕容冰倔强的看着她,“我不怕危险。”只要能呆在你身边,再危险我也不在乎。

    后面那半句话,他抿了抿唇,没有说出来。

    落影叹了口气,“你是认真的,还是只是一时的冲动?”

    “认真的。”他的目光坚定。

    “随便你吧。”落影离开,有些忧虑。

    慕容冰终于露出了一丝浅淡的笑意。跟上了他们。

    天边。

    看着他们玩闹,轩辕离也笑了,笑得特别怀念和悲伤。

    不过只是一瞬,他便又将好不容易露出的笑颜收回。

    他喃喃自语着,好像有些寂寞和难过。

    “快到了吧,他,也快到了吧。决定命运的那一刻就要到来了吗?呐,我愿意以魂飞魄散为代价,换你永生永世平安。所以希望这一世,他不要再杀九夜,不要让你死。”

    “我不想再看到你死,我不能再看到你死。为他死。我再也承受不住了,我怕我,会唤出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