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虚无欲念2

    更新时间:2018-11-04 22:00:00本章字数:1812字

    落影微微眯着眼看着这个男子,突然觉得脑子里开始剧烈的疼起来。好像,忘记了什么?落影心里有着不安。

    就在这时,凰九夜也醒了过来。看到落影坐了起来,心中欣喜。

    当时,他一直硬撑着不晕,到后来,在那些骨人将他们抬出浴盆的时候,却终于忍受不住的昏过去。

    他还怕落影会被伤,心里一直有不安,现在看来显然没有,他很欢喜,真的。

    但是他没有看见落影眼中的冷酷和陌生。

    他关心的问,“影,你有没有事?”

    一边伸出手想要触碰落影,却看见落影一怔,随后他的手就被落影一个反手扭到身后。

    本来落影想一掌过去结果他的性命,却在离他胸口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收了回去。落影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手。

    凰九夜看着她,没有还手。

    她……是怎么回事?虽然知道是有问题,但是不可否认,在她伸掌想杀他的时候,心还是狠狠痛了一下。

    落影只看到这个陌生男子唤了一个奇怪的名字,然后伸出手想抓她,她就扭住了他,却不知为什么,杀招打不下去,她……不想杀他。

    但是她没有仔细想,因为一个铃声响起,她神色一动,走了出去。

    凰九夜在门边看着她要做什么。

    她跪了下去。

    垂首道,“主子,有何吩咐?”声音无一丝起伏,竟像是一部无感情的傀儡。

    凰九夜神色一动,脸上有着震惊沉痛神色。落影是何等的心高气傲,怎会这样?

    他突然想到了刚刚她的反应。

    难道,她,失忆了?

    可是,不管是否失忆,落影的脾性应该不会改变啊,那两个男人,对落影做了什么手脚?!

    落影在跪下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不对,皱了皱眉,终于只是单膝跪地。

    那两个人也没有在意,而是很满意的看着跪在他们脚下的女子,“从今以后,你就叫‘无形’了,必须百分百听我们的命令,只听我们的命令。可懂?”

    落影,不,无形垂首应是。

    随之,起身站在两位宗主身后。

    凰九夜低着头想了一想,决定先忍下来,想办法再救落影。

    且不说落影现在是否会跟他走,若是惊动了那些人,估计就没有机会能够救她了,毕竟,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在战斗。

    他可不能冒险去等待虚无缥缈的他们会找到他们的可能性。

    也不是不相信他们,只是,除了他们等待的救援,还需想办法自救。

    凰九夜咬了咬牙,狠狠的闭了闭眼,复又睁开,眼里已换上坚定和执着。

    他也走了出去,将落影所做重复做了一遍。

    单膝跪在地,竟发出“咚。”的一声大响,好像敲在他的心里。

    那一刻,虽万千屈辱,却始终不悔。

    他强忍着不站起来,强忍着不让身躯有半分抖动,装出恭敬的样子。

    凰九夜垂下眼睑,掩下滔天杀意,辱我者,辱落影者,有朝一日,我凰九夜定取了你们首级,以做债偿!

    偿还那在你们手下暂且低下的高贵龙头!

    毕竟,做什么,都是有代价的不是么?

    这个代价啊,也不昂贵,不过是你们的命罢了。

    那两个人说,“那便赐你命为无影吧。”

    他语气恭敬,“是。”

    他有多么骄傲,没有人知道。只是记得,他曾月下豪言——

    “我凰九夜一生骄傲,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跪佛。”傲气言语犹在耳,凰九夜却已……

    骄傲如斯,却甘愿为她低头跪地。

    当他的膝盖接触地板的那一刹,风云流转,惊雷乍现,好像连天地之间都弥漫着巨大的悲伤。

    连落影头也微不可见的向他那处偏了偏。

    凰九夜的手心已被掐出血,鲜红的血从他手上顺着纹路滴下,更显难得一见的哀伤。

    天边的轩辕离看着这一幕,苦苦的笑了,“九夜啊九夜,轮回了上千万年,终于,你终于有一世宁愿放弃你冥帝的骄傲,为她下跪了啊。”

    “你终于有一世这么爱她了啊。不枉啊,不枉影陪你转世轮回三千世。不枉我舍弃性命成全啊。”

    “其实,你从来没有爱她这么深。从来没有。”

    “其实,你爱她,一直都比不过她爱你。”

    “然而这一世,我愿是你更爱她。你欠她,不管是哪一世,不管你记不记得,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欠她。”

    “你凰九夜欠的最多。”

    “这一世,该还了。”

    下界。

    突然一个骨人来到两个男子身边,喊道——

    “宗主,副宗主,门外有五个人一直狐狸在门外挑衅,让您还人,喊得很是嚣张。”

    宗主笑了笑,道,“无形,你一个人能搞定吧?活捉了他们。”

    无形沉声答,“是。”便去了。

    凰九夜站在两人身后,急的不行。

    他们来了固然是好事,可他们竟直接去叫门了。现下有落影这个不自由人质在手,他们就一定也会受束缚。

    到时候不成助力,反而碍事。

    凰暗九啊凰暗九,这么久了你还不了解你哥吗?若是无事,自会想办法出来与他们回合。这番出不来必是遇险了啊!

    你难道没有劝阻他们几个吗?!

    门外

    那五人一狐已经等到不耐烦了,正想直接砸门时,门却冷不丁直接开了。

    他们猛地就看到了那个令他们朝思暮想的人儿出现。

    他们正想像以前那样围上去关心,却见她直接出招,竟是对准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