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虚无欲念3

    更新时间:2018-11-10 22:00:00本章字数:1784字

    萧焦急的说,“影,是我们啊,你怎么攻击我们啊!”

    暗九仔细的观察她的眼睛。

    果然发现了陌生的情绪:那让人胆战心惊的寒气,人死于眼前无动于衷的冷漠,杀人不见血的冷酷。

    暗九的心狠狠一抽,寒气席上心头,明明是那么陌生的情绪,他怎么觉得那么熟悉?!

    但他伸臂拦住大家,凝重的说道,“别过去,现在的她不是落影,不记得我们。”

    几个人心中也是一凛,轮苦笑起来,“不是影又有什么办法,难道你还忍心对影的躯壳,影的灵魂下手?!”

    暗九一怔,无奈说道,“好吧,现如今我们唯有……束手就擒。”

    慕容冰干脆一开始就没听他的远离落影,而是一直慢慢接近落影,无形面不改色,一把便抓住了他的手腕,大力一扭。

    慕容冰被扭得背过身去,冷汗直流,却只是忍耐的皱了皱眉,很快便舒展了。

    他轻声的唤,“影,影,影,影……”

    无形竟又一次手一顿,放松了钳制他的手。

    慕容冰内心泛起淡淡的喜悦,不管如何,影总是不会负了他们的情义,哪怕她什么都不记得,哪怕她做尽万般恶事,也不会动手伤他们。

    他继续轻唤,“影,落影,落影,落影……”

    落影眉头一皱,竟忍不住松开了手,向他们说道,“宗主要见你们。”

    她转身带路。

    看着面前熟悉的背影,慕容冰无声的笑了,笑着笑着泪落下来。影,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请记住,慕容冰永远不会背叛你,永远跟随你。

    你是我的全部、我的一切……我一辈子放不开的执念。

    昆仑山底。一个透不过阳光的狭小石洞内。

    其实那也不是山洞,因为四周都是石壁只有一端有着狭隘的通道,却也无法与外界联系,都灌输着强大的灵力,还有……混沌之力。

    正对通道的石壁上,竟吊着一名男子,他四肢都带着玄冰所制的禁制环。

    那些禁制环一侧有手腕粗的链子,直接与墙壁锻造在一起,将那男子四肢抻开吊起,而环内,时时刻刻盈满惊人的力量在禁锢着他。

    他低垂着头,四肢亦软软的垂在禁制环内,身上竟有着压抑、邪性的戾气。

    许久,他突然抬起头。

    竟是个很帅气的男子呢。

    因为常年监禁,不见阳光,他的皮肤是病态的苍白,薄唇却暗红如血,两者一对比,竟有一种邪佞的气息。

    他的皮肤也是极其顺滑的,毕竟在山洞中一动不能动,自不会有茧之类的东西。

    而他的鼻峰挺拔,一双眼睛勾魂摄魄,泛着浓郁而危险的黑光。

    他的身材是精瘦的,却并不瘦骨嶙峋,而是极完美的体态。

    他半边唇勾起,勾勒出一抹邪笑。

    同样的邪笑,凰九夜笑得是邪气魅惑,林萧云笑得是耀眼,他,笑得却是深深的阴邪。

    那种好像是地狱里带出来的阴邪,一无所有,深深绝望的阴邪。

    他说,“影,就快结束了。这是最后的一世,只要,只要轩辕离一死,凰九夜执念离体,我便可以离开这里了!影,等我!”

    “只剩区区几千年,影,等我!等我出去了,我们便可以幸福的在一起了!我会给你最好的幸福,我的阳光!”

    仿佛有天使驾临,他眼中有光,看着缓步向他走来的落影:一身白衣飘飘若仙,三千青丝飘荡,衣带垂落脚边,腰上玉佩轻响。

    她朱唇含笑,伸出手对他说,“哥,我们走吧。我喜欢你,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他知道这不过是幻象,可是,就让他沉溺一会儿吧,就一会儿。

    他轻声呢喃,“我也喜欢你啊,就让我们生生世世在一起吧。”

    看着脖子上那枚碧绿的玉坠,中还夹杂着一丝血色,在玉中如絮般缠绵。

    那是她亲手雕刻的玉坠,那血色,是她在雕刻这枚玉坠时不慎割伤手指,这玉灵性强,认得是极纯极高强的灵力,便自行吸收了。

    寂痕玥的眼中尽显温柔。

    影,这玉,可算是我们的定情物呢。只不过,你不记得了,只不过,你不承认而已。

    五人跟着无形走了进去。

    无形将五人带到大堂。正欲跪下禀明任务已完成,却忽然感觉有些不适。

    她脑袋里忽然响起一句话。

    那声音是桀骜不羁的,还有些高高在上的冰冷。

    “我凰九夜一生骄傲,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跪佛。而你落影,也要一样。”

    落影狠狠甩了甩头,将脑子里的奇怪想法甩出,却再也拜不下去。

    她恭敬的垂首禀报,“宗主,人带回来了。”

    身后的几个人神色复杂,惊疑不定的看着落影。

    凰暗九眯了眯眼,看着眼前的落影,眼尖的在她的脖子上看到了一株忘忧草的印记。

    他很确定,落影以前根本没有这个印记,因为落影根本就不识得忘忧草!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中了忘忧草!

    他轻轻咬了咬唇,“做个交易,你解了他们两人身上的忘忧草,我们提供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如何?”

    那两个男子笑脸一怔,低头商量几句,又抬起头来。

    “交易可以做,不过,条件可不是这些。”

    “如何?”慕容冰急急问出声。

    那两个男子笑得奸诈,“要么你们为我们做事,要么,让她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