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为君觉醒

    更新时间:2018-11-24 22:00:00本章字数:3143字

    晚上

    七个人聚集在凰九夜房中。

    冰说道,“安排:杀了宗主后,去影的房间把她带出来。”

    凰九夜点头同意。

    冰接着说道,“骨人从这里出来,我们绕开这里,从这个门出去。各自离开,山脚下集合。”

    冰有条有理的吩咐着作战计划,想当年,冰神可是幻神的两个副将之一呢!

    “凰九夜和落绝欲最强,开路,我、轮中间,萧、蝶在我们之后,暗九细心,断后。让影在凰九夜后战斗,冲出去。机会唯一,错过了就再救不到影。”

    几个人都没有异议,都在心中感叹。

    看来冰在排兵布阵上会很厉害啊,这么会安排,完全可以指挥大军作战,日后绝对前途无量,那洛神冰族族长是眼瞎了吗?!

    他们的惊叹只不过是因为没看见落影在军事上的能耐,只是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却是如修罗地狱般,尸骨横天,血流成河。

    没有人会想那一天的到来,因为,那时,落影的大军,对的是他们之间的一个人,那个人,在恨落影。

    凰九夜和凰暗九互相看了一下,决定不把那件事说出来,如果说了,必定要延后救影的时间,为避免夜长梦多,就今天搞定好了。

    冰倒是看了看他们的神情,但为了影,他什么都没说,也没太在意。

    几个人迅速的出去了。

    依照刚刚讨论好的位置,他们开始向宗主的房间逼近。

    他们在狭长的走廊中小心的穿行,不巧的是,在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迎面碰上了刚从宗主房中出来的落影。

    落影显然也吃了一惊,马上明白了他们想要做什么。

    她沉默的站着,不知道到底是让他们过去还是不让。

    那几个人心里一慌,靠,完了完了,这回定要失败了,以后再救就难了。

    实际上她的内心却并不像表面那样平静,她在慢慢的思考,思考她到底要怎么做,她不舍得让面前那人受伤,但是,又不能违抗命令。

    凰暗九看着落影沉默,嘴角带着一抹温润的笑意,他已经知道结果了。

    果然,落影想了片刻,转过了身,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一般沉默着与他们擦身而过。

    凰九夜一直看着她,在她从他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落影好似浑身一震,立刻开始挣脱他的手。

    凰九夜没有放手。

    她淡淡向凰九夜投去一瞥,淡红的唇中吐出一句话,“凰九夜,我什么也没看到。”

    凰暗九笑了,果然,果然!

    落绝欲看着落影的背影,脑子里不停的回放着她刚刚的神情和动作,瞪着凰九夜,眼中尽显阴狠愤怒,面容似乎都有些扭曲。

    他站在后面,谁也没有看见他眼中可怕的怨毒。

    他们都继续向前走了过去。

    终于,走到了宗主的房间,却见两个宗主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睡下,而是衣冠楚楚的坐着,看到他们来,好像并不吃惊,反而笑了,笑得神秘。

    那七个人却没有在意,走了进来。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木兰花香气,凰暗九站在最后,最后一个进去,也是最后一个闻到。

    当他闻到的第一秒,就大喝一声,“屏息!香味有异!”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当啷”几声,几个人都觉得浑身软绵绵的,紧握在手中的武器不禁掉落在地。

    然后,除了凰九夜以外的人全部倒在了地上,无力的瘫软。

    落绝欲愤恨的大吼,但声音都是有气无力的,“凰九夜,原来你竟是帮他们的!”

    凰九夜特别无辜,特别懵,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对他无效。他正想解释,那宗主却说话了,他在挑拨离间。

    “无影,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想要什么赏赐?”

    明显的挑拨离间手法,但他没有成功。

    剩下的五个人却都坚定的不相信,“不是他,绝对不会是他,凰九夜不可能是叛徒!”

    凰九夜是那样骄傲重情的人,这样的人,不会也不可能出卖他们,更不可能出卖影,置落影生死于不顾。

    不管是什么,都无法在他手上换得一个落影。

    凰九夜听了不可谓不感动,他抽出那把落影为他锻造的长剑,欲取宗主首级来自证清白。

    宗主看到他们没有被骗,又看到凰九夜浑身杀气的向他们走来,他们俱都大喊,“无形,快来救驾!”

    无形冲了进来,宗主笑得像个老狐狸,看着凰九夜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将剑收回,打算束手就擒。

    凰九夜发过誓,绝无可能会伤落影。

    无形沉默着站在他身前,挡着宗主,手中举起了长剑。

    那是他给她炼的剑啊,是他教给她的剑法啊!

    他苦笑,好吧,就这样吧,死在爱人的手里,也是一种幸福呢,不是吗?

    他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一刻的降临。

    落影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看着他苦笑,看着他闭上眼睛,心中竟有一丝触动,有一些画面闪过她的脑海:

    他的声音冰冷却含情,“我不能对你出手。”看到他给她做好吃的,教她剑法,对她笑……

    她抿了抿唇,缓慢但坚定的向后退去,迎着宗主惊愕的目光,她说,“对不起,我不能,对他出手。”

    一滴泪留下来,是闭着眼睛的凰九夜流下的泪,影啊影,你失去记忆也仍然不想伤我吗?谢谢你,影。

    只是,影啊,不要对我这么特别,我会以为你也是喜欢我的啊,我怕我会不顾一切告白,那就是失去你的一天了吧。

    那滴泪仿佛是滴在她的心上,那一瞬间,她闭上眼睛,眼泪同时落下。

    一切的一切都回来了。

    记忆,情感,还有那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爱恋,都回来了。

    那滴泪包含着她的疼痛,欢喜,感动,还有一切的感情,刺痛了每个人的心。

    那边的落绝欲,看着她的眼泪,为别人流的泪,心中充满了浓浓的嫉妒与愤恨,眉心处竟有一丝带着其他气息的黑气出现。

    那股黑气很快就钻进他的识海中,使得他对凰九夜的厌恶又增添了几分。

    很快,没有落影保护的副宗主被凰九夜砍下了脑袋,只是那宗主却在他们刚刚的感叹间迅速溜走了。

    ……

    八个人没有在意这些。

    在这个时候,落影才发现队伍中多了一个人。

    她看到他的第一眼,瞪大了眼,看到他笑着向她伸出双手,她兴奋的直接扑了过去,落绝欲默契的接住她,她就直接到了他的怀里。

    落绝欲笑得开怀,释然而满足:原来师妹还没有忘记我啊!

    落影开心的大叫,“绝欲,绝欲,你怎么出来了?!师父不是一向不允许你出山的吗?”

    落绝欲亲昵的刮了刮她的鼻子,画面出奇的美好,好像他们原本就该一起,而别人怎么都横插不进去一样。

    “当然是托你的光咯,师父叫我出来保护你,说是以后的路会很凶险,叫我务必保证你的安全。”

    “为什么要你来保护啊?”

    “因为你实在是太菜了呗!学这么久,出门还那么差劲。不过才几百年未见,你的功夫见长不少啊!”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天下第一的落影诶!你竟敢说我菜,别忘了,我当年出师的时候,你的功夫还不及我呢!现在也比不过我啊!”

    “是是是!我的小师妹最厉害了!”

    “知道了吧!”

    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嬉笑打闹,凰九夜就觉得心中一窒,闷痛的厉害。

    他轻咳一声,“影,你还没有介绍他是谁呢!”

    “啊?”落影是迷茫的,完全忘记了这件事,脸上的表情真的是萌。眉目偏冷凉,却偏偏是这个表情,很萌啊。

    “对啊,你该介绍介绍这几位陌生人给师兄啊。”

    落绝欲被打扰了与师妹的亲昵时间,内心窝火,看着那个让没有记忆的落影都不舍得动手的人,那人不输自己的帅气容颜,更是不爽。

    他刻意的加深语气咬着陌生人一词,成功的看到几个人眼里都黯了黯。

    “啊!”落影终于反应过来了。

    她指向了落绝欲,对那些人说,“嗯,介绍一下,他叫落绝欲,是我的师兄。”

    “从小一起长大。”落绝欲接过了她的话,挑衅的看着那个因为他这句话猛地看向他脸色发白的男人。

    “呃……”落影就是情商再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古怪,随着师兄那句话,空气都仿佛要冷凝了起来。

    凰九夜看着面前面露挑衅的所谓落影的师兄——落绝欲。心中其实很奇怪,这个男人好像一直都很讨厌他一样,一直在为难他。

    鬼蝶看着那个落绝欲,眉头不舒服的微微皱起,莫名的有些排斥这个人,似乎还带着强烈的戾气和恨意,让她的黑暗血液都沸腾起来,叫嚣着想杀了他。

    他好像是夺走过她心爱的人的命一样,莫名的觉得他很危险,就是不想落影接触他,但她立刻将这些,以及血液的暴动给压了下去。

    “嗯……”似乎是想化解几人的尴尬,落影又继续介绍了起来。

    “他叫凰九夜,不是陌生人,是我的朋友。”

    “我看,是情人吧!”落绝欲又回道。

    “没,不是。”

    凰九夜在听到落影的否认的时候,心中忍不住又疼了一下。他自嘲到,本来就不是,难不成你还指望人家说是啊!

    只有凰暗九看到了落影眼中那一闪而逝的连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