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西游记的前世今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1:20:11本章字数:5579字

    亲们,由于平台不支持图片上传,遇到(图片自查)提示,请用其他方式查找卦象及图片。

    ~~~~~~~~~~~~~~~~~~~~~~~~~~~~~~~~~~~~

    《西游记》现存最早刊本是明朝万历二十年,即公元1592年金陵世德堂梓行的《新刻出像官版大字西游记》。全书共二十卷。每卷五回,共计一百回,世称世德堂本。作者用宋代著名哲学家、易学家邵雍《清夜吟》的二十个字,作为小说的卷题。诗云: 

    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

    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

    既济卦(图片自查)

    既济卦金上火下,是炼丹之象。内丹术中月为铅、金、肾,卦象为坎;日为天、汞、火、心,卦象为离。“月到天心处”在道教代表心肾相交,炼成金丹。既的本意为食毕,在易经中是成功之意。济为度。既济在佛教代表度人到彼岸,即般若波罗蜜。既济兼具儒释道三教教义,乃三教合一之大成。

    中孚卦(图片自查)

    中孚卦巽上兑下。八卦中巽为风,兑为泽。“风来水面时”就代表中孚卦。中孚卦是易经中唯一带有中的卦名。中为中心,孚为诚信。中孚在易经中代表中庸至诚之道。巽代表柔顺,兑代表愉快。中孚卦风行水上,表现的是道家自然逍遥的思想。中孚卦外实内虚,代表佛道二教的空无思想。中孚也集三教中庸、守中、空无思想为一统。

    “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是作者留给后人的一个谜,一个咒语。是谜终要被揭秘。作者虽然成功的迷惑了我们四百余年,但只有揭开西游记的秘密,才能不辜负他的良苦用心。

    《西游记》的研究历史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明清金丹大道期。明清的研究者所处时代,更接近宋,更接近小说的真相。他们认为小说是以寓言方式,讲述儒释道成佛、成仙、成圣的修炼著作。现存的明清刻本就有十余种。其中明代刊本就有《鼎镌全相唐三藏西游释厄传》《新刻出像官版大字西游记》《新镌全像西游记传》《唐僧西游记》《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等。清时对《西游记》的研究达到了一个高潮。清初有汪澹漪的《西游证道书》;康熙年间有陈士斌的《西游真诠》;张书绅的《新说西游记》;嘉庆年间刘一明的《西游原旨》;道光年间张含章的《通易西游正旨》等。

    世德堂本《西游记》的卷首原有一篇陈元之作的《西游记序》。《序》曰:

    太史公曰:“天道恢恢,岂不大哉!谭言微中,亦可以解纷。”庄子曰:“道在屎溺。”善乎立言!是故“道恶乎往而不存,言恶乎存而不可。”若必以庄雅之言求之,则几乎遗《西游》一书,不知其何人所为。或曰:“出今天潢何侯王之国”;或曰:“出八公之徒”;或曰:“出王自制”。余览其章近馸弛滑稽之雄,卮言漫衍之为也。

    旧有叙,余读一过,亦不著其姓氏作者之名。岂嫌其丘里之言与,其《叙》以为:孙,狲也,以为心之神;马,马也,以为意之驰;八戒,其所戒八也,以为肝气之木;沙,流沙,以为肾气之水;三藏,藏神、藏声、藏气之三藏,以为郛郭之主;魔,魔以为口耳鼻舌身意,恐怖颠倒幻想之障。故魔以心生,亦以心摄。是故摄心以摄魔,摄魔以还理。还理以归之太初,即心无可摄,此其以为道之成耳。此其书直寓言者哉!彼以为大丹之数也,东生西成,故西以为纪。彼以为浊世不可以庄语也,故委蛇以浮世。委蛇不可以为教也,故微言以中道理。道之言不可以入俗也,故浪谑笑虐以恣肆。笑谑不可以见世也,故流连比类以明意。于是,其言始参差而俶诡可观,谬悠荒唐,无端崖涘,而谭言微中,有作者之心,傲世之意。夫不可没已。

    唐光禄既购是书,奇之,益俾好事者为之订校,秩其卷目梓之,凡二十卷数十万言有佘,而充叙于余。余维太史、漆园之意,道之所存,不欲尽废,况中虑者哉?故聊为辍其轶《叙》叙之。不欲其志之尽湮,而使后之人有览,得其意忘其言也。或曰:“此东野之语,非君子所志。以为史则非信,以为子则非伦,以言道则近诬。吾为吾子之辱。”余曰:“否,否!不然!子以为子之史皆信邪?子之子皆伦邪?子之子史皆中道邪?一有非信非伦,则子史之诬均。诬均则去此书非远。余何从而定之?故以大道观,皆非所宜有矣。以天地之大观,何所不有哉?故以披见非者,非也;以我见非者,非也。人非人之非者,非非人之非,人之非者,又与非者也。是故必兼存之后可。于是兼存焉。而或者乃亦以为信。属梓成,遂书冠之。

    时壬辰夏端四日也。

    明袁于令在《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卷首有一篇题词。《西游记题词》曰:

    文不幻不文,幻不极不幻。是知天下极幻之事,乃极真之事。极幻之理,乃极真之理。故言真不如言幻,言佛不如言魔。佛非他,即我也。我化为佛,为佛皆魔。魔与佛力齐而位逼,丝发之微,关头非细。摧挫之极,心性不惊。此《西游》之所以作也。

    说者以为寓五行生克之理,玄门修炼之道。余谓三教已括于一部,能读是书者,于其变化横生之处引而伸之,何境不通?何通不恰?而必问玄机于玉椟,探禅蕴于龙藏,乃始有得于心也哉?至于文章之妙,《西游》、《水浒》实并驰中原。今日雕空凿影,画脂镂冰,呕心沥血,断娄茎髭而不得惊人只字者,何如此书驾虚游刃,洋洋洒洒数百万言,而不复一境,不离本宗。日见闻之,厌饫不起。日诵读之,疑悟自开也!故闲居之士,不可一日无此书。

    《西游记》在刊印之初,就被认为是关于三教合一的寓言小说。绝非神怪的荒唐之言、东野之语。另外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小说的作者不知其人。

    清代汪澹漪对《西游记》研究的更大贡献是发现了大略堂《西游释厄传》古本。《西游证道书》第一回批语:《西游记》一书,仙佛同源之书也。第九回批语:童时见俗本竟删去此回,杳不知唐僧家世履历,浑疑与花果山顶石卵相同。而九十九回历难薄上,劈头却又载遭贬、出胎、抛江、报冤四难,令阅者茫然不解其故,殊恨作者之疏谬。后得大略堂《释厄传》古本读之,备载陈光蕊赴官遇难始末,然后畅然无憾。俗子不通文义,辄将前人所作任意割裂,全不顾凫胫鹤颈之机。如此类者,不一而足,可胜欢哉!

    这个古本虽然遗失,但是间接证明了它可能就是世德堂本的古本。汪澹漪据此补齐了小说第九回唐僧的身世,才使现代版百回《西游记》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

    元虞集的《西游证道书原序》:

    余浮湛史馆,鹿鹿丹铅。一曰有衡岳紫琼道人,持老友危敬夫手札来谒,余与流连浃月,道人将归,乃出一帙示余,曰:“此国初丘长春真君所纂《西游记》也。敢乞公一序以传。”余受而读之,见书中所载乃唐玄奘法师取经事迹。夫取经不始于唐也,自汉迄粱咸有之,而唐之玄奘为尤著。其所为跋涉险远,经历艰难,太宗圣教一序言之已悉,无峡后人赘陈。而余窃窥真君之旨,所言者在玄奘,而意实不玄奘,所纪者在取经,而志实不在取经。特假此以喻大道耳。

    猿马金木,乃吾身自具之阴阳;鬼魑妖邪,亦人世应有之魔障。虽其书离奇浩汗,亡虑数十万言,面大要可以一言蔽之曰收放心而已。盖吾人作魔、成佛,皆由此心:此心放则为安心,安心一起,则能作魔,其纵横变化无所不至,如心猿之称王、称圣,而闹天宫是也;此心收则为真心,真心一见,则能灭魔,其纵横变化亦无所不至,如心猿之降妖缚怪,而证佛果是也。然则同一心也,放之则其害如彼,收之则其功如此,其神妙非有加于前,而魔与佛则异矣。故学者但患放心之难收,不患正果之难就,真君之谆谆觉世,其大旨宁外此哉!按真君在太祖时,曾遣侍臣刘仲禄万里访迎,以野服承圣问,促膝论道,一时大被宠脊,有《玄风庆会录》载之详矣。

    历朝以来,屡加封号,其所著诗词甚富,无一非见道之言。然未有如是书之鸿肆而灵幻者,宜紫琼道人之宝为枕秘也,乃俗儒不察,或等之《齐谐》稗乘之流,井蛙夏虫,何足深论。夫大易,皆取象之文。《南华》多寓言之蕴,所由来尚矣。昔之善读书者,聆周兴嗣,性静心动之句,而获长生诵。陆士衡山晖泽媚之词,而悟大道,又何况是书之深切著明者哉!

    天历己巳翰林学士临川邵庵虞集撰。

    汪澹漪还在《西游证道书》中力主小说作者是全真七子,龙门派创始人丘处机。这个观点也是明清时期的公论。陈士斌的《西游真诠》和刘一明的《西游原旨》完全依据道教内丹术解读《西游记》。明清期间各种再版《西游记》评注的序、叙、跋也是观点一致,认为《西游记》不是神话小说,而是包含佛教《法华经》《心经》《金刚经》;道教内丹术《周易参同契》《悟真篇》;儒家《周易》《河图》《洛书》,以及《黄帝内经》《难经》等博大内容的巨著,是天下第一奇书。其中以张含章《通易西游正旨》的《后跋》议论的最为通透。

    《后跋》:窃拟我祖师托作《西游》之大义,乃明示三教一源。故以《周易》作骨,以金丹作脉络,以瑜伽之教作无为妙相。

    第二个阶段是民国神怪小说期。鲁迅和胡适分别在《中国小说史略》《西游记考证》中考证小说的作者是吴承恩;孙悟空的原型是印度猴子哈努曼和中国水猿无支祁;金丹大道说“是被这三四百年来的无数道士、和尚、秀才弄坏了”,被迫“罩上了儒释道三教的袍子”;他们还告诫大家研究《西游记》不用“隐藏和深求”,将《西游记》定性为一部浪漫、滑稽、诙谐的神话小说。孙悟空因此成了一个革命者,是反帝反封建的大英雄。

    第三个阶段是八十年代后还原期。研究者重新回到了明清学者的起点,掀起了《西游记》研究的热潮。各类的学术机构纷纷成立,各种学术观点激烈碰撞。《西游记》的研究能够返回金丹大道,就是回归本真。实事求是,不脱离原著,客观的厘清小说的章句,才能接近《西游记》的核心。

    关于孙悟空的原型。印度猴说认为,孙悟空的原型来自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力大无比,能够变大变小和飞行的神猴哈努曼。中国猴说认为,原型来自《太平广记》中被大禹治水,镇压在淮阴龟山下目光如炬,有火眼金睛的猿形水怪无支祁。其实《西游记》第六十六回中的水猿大圣才是无支祁。弼马温说认为,孙悟空的原型来自《本草纲目》。本草记载将母猴子栓在马圈,可以避马的瘟疫。由于本草刊印的时间晚于《西游记》,其观点不能自圆其说。驯化说认为,古丝绸之路商队为警戒和辟邪,携带经过驯化的猴子。孙悟空的原型来自辽代瓷器上猴骑骆驼的造型。认为壁画说认为,孙悟空的原型来自敦煌唐僧取经的猴子画像。但不能说明壁画上为什么没有八戒和沙僧。总之,上述观点都是简单的现象联系,没有揭示猴子与小说的内在关系,更不能说明为什么沙僧不是动物,皆可断定为附会之言。

    关于小说的作者。明清时期也有人认为作者不是丘处机。吴承恩的老乡吴玉搢,在《山阳志遗》中以天启《淮安府志》的《淮贤文目》和小说使用大量的淮安方言为证据,怀疑小说的作者可能是吴承恩。《淮贤文目》:吴承恩:《射阳集》四册囗卷、《春秋列传序》、《西游记》。鲁胡二人正是依据吴玉搢的观点考证,推定小说的作者是吴承恩。

    《汉书·艺文志》是古代目录学的开端。分六艺、诸子、诗赋、兵书、数术、方技六略。其中诸子为儒家、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农家、小说家。班固认为“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诸子十家,其可观者九家而已。……若能修六艺之术,而观此九家之言,舍短取长,则可以通万方之略矣。”目录学以经、史、子、集为正统。小说戏剧等民间艺术被认为是下品,都不署作者的名字,更不可能被录入其中。清吴虞稷的《千顷堂书目》卷八史部地理类记载:唐鹤征《南游记》三卷,吴承恩《西游记》,沈明臣《四明山游记》一卷。可见,单从卷数上分析,就可以断定《淮贤文目》中的《西游记》只是一篇游记性质的文章,与二十卷小说《西游记》只是名字上的巧合。近代小说署名起源于新文化运动之后。今人凭借个人,通过对古典名著的考证,强刊印作者于其上,实属擅改名著的好事之举。

    其实根据小说对中医和内丹术的精准描述,以及诗词对佛道修行理论的精深阐释,完全可以断定作者是一个精通内丹术的人,甚至是一个实修者。小说出现的第一个道教大师级人物就是丘处机,说明丘说绝不是空穴来风。吴承恩本人没有内丹修炼的经历。在遗著中没有发现相关的作品。在他的朋友和晚生的著述中也没有发现关于小说的论述和记载,这对一部巨著来说是不可理解的。关于淮安方言的问题,现代学者指出《西游记》的语言大多不是淮安方言,而是长江北部地区和吴语方言并存。

    《西游记》博大精深,涉及天文、地理、动植物、中医药、武术、蹴鞠各个方面。仅诗、词、颂、偈、联就有800余首,为四大名著之首。如果将小说的诗词加以整理,就会发现这些诗词就是一部完整的丹书。现代版《西游记》补录的第九回是小说唯一没有诗歌的章回。恰好说明世德堂本是在一个缺少诗歌的古本基础上,由无数的僧道、秀才们整理改编而成。《西游记》不是一个孤立的文学作品,而是经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文化积累的鸿篇巨制。

    返真首先体现在回归小说。西天取经师徒为什么需要五个人;小说交代悟空三兄弟的启蒙老师并不是唐僧,而是道教内丹术大师;唐僧既然软弱无能,为何能成为取经队伍的领导;师徒五人中为什么只有唐僧和悟空二人能够成佛;小说为什么将悟空称作金公,金公与猴子有什么关系;金箍棒为什么一万三千五百斤;孙悟空魂号一千三百五,寿三百四十二岁,七十二般变化,筋斗云十万八千里,八万四千毛羽都是什么含义;一个怀揣“君临天下”理想的齐天大圣,为什么要修炼成佛;沙僧为什么称作刀圭和黄婆;为什么在四个徒弟中唯独沙僧不是动物的形象而且不会变化。如果你不能回答这些问题,说明你根本就没有读懂《西游记》。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高明。质疑精神不但是做学问的根本,也是自由思想之基础。如果回避这些问题,那我们就永远找不到研究《西游记》的正确方向。

    目前学界共识,师徒五人是金木水火土的五行关系,分别代表人体的五脏;小说中孙悟空称作金公和婴儿,代表内丹术的坎金;金箍棒一万三千五百斤代表人一天的呼吸次数;八戒称作木母和姹女,代表内丹术的木火;沙僧称作黄婆和刀圭,代表内丹术的土;悟空、八戒和沙僧代表佛教三毒贪嗔痴;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代表受五戒;西天取经十四年零八天共五千零四十八天、八戒的钉钯和沙僧的降妖杖重量为五千零四十八斤,是唐朝时期翻译成汉文的佛经数量。遗憾的是这些发现,远没有揭示这些数字的真正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