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娃娃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8:02本章字数:1942字

    你们有被苦逼的定过娃娃亲吗?

    反正我和徐无季有。

    那是在徐无季刚满四岁,我妈刚怀上我,都还没生下来,甚至都还不确定我是不是女孩儿的时候,就定下的了。

    按他妈和我妈两个老腐女的思想来说,就算我生下来是个男娃,也要逼着我俩承认这门婚事。

    这就是赤裸裸的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儿女是路人啊!

    当然,我是不看好这门亲事的,徐无季也是不想认得,不然他就不会老牛吃嫩草的偷摸在我们学校勾搭个大学生做女朋友了。

    他女朋友还是那种颜好,身材好,前凸后翘,校花级别的。反正能甩我十条街的就是了。

    所以说,要我是他,也是不会选择要屁股没屁股,要胸没胸的我的!

    但尽管如此,他也是不会说“不愿意”三个字,或者让他妈知道他交了女朋友,而那个女人还不是我这件事的。

    因为他妈妈在生他的时候并不顺利,又听人说顺产的孩子比较聪明,他奶奶就死活不让他爸签剖腹产协议。导致他妈妈差点一命呜呼,好在抢救及时,把命给捡回来了,但却也因此落下了病根,从此身体大不如前。

    所以凡是他妈妈提出来的要求,无论多么的无理取闹,他从来都不会拒绝。

    而我,为什么也不拒绝这门婚事呢?

    因为不能。

    我不能拒绝,也没脸拒绝。

    原因……

    那是在我才六岁的时候,我爸外面有了女人,某次以带我出去玩的借口面见了他的小三,他大概以为我什么都不懂,不会露馅,就买了很多零食,哄我在小三家客厅自己玩。

    两人亲热的时候,却忘了关门,我忍不住好奇跑过去看,然后就哭着吵着要回家,他们嫌我烦,吼了我两句,把门锁上,任由我哭叫。

    这时候我妈正巧打了电话过来,我爸手机放外面没拿进去,我就颠颠的跑去接了。

    小三家其实挺捡漏的,门只是块薄木板,隔音并不好,两人翻云覆雨的声音太大,我妈自然听见了,却不动声色的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我爸再次带我出去玩的时候,我妈在后面悄悄跟踪,也就知道了我爸的这个小三。

    两人吵了七七四十九天后终于奔上了离婚的道路,可就在两人去民政府的路上的时候发生了车祸。

    一去,便再没回来过。

    后来奶奶怪是我害死的我爸妈,拒绝扶养我,亲戚也没有愿意接手我这个扫把星的,然后我就被徐家收养了。

    徐无季的妈妈当时哭得梨花带雨的,抱着我,跟徐叔叔说:“这是咱们儿媳妇,哪里需要假手他人,我们自己养。”

    所以,这十六年的养育之恩,便是我没资格对他们说一个不字的原因。

    ——

    “芬芬奶我奶我!快奶我,要死了要死了!”

    “读条呢,你还有啥保命技能?赶紧开了!”

    “没了啊!全交了!卧槽!!!”我话音刚落,对面一勇士突然朝我袭来致命一枪,电脑屏幕一暗,我——卒。

    我忍不住转头,愤怒的对我旁边的室友兼好友林嘉芬道:“你个水奶!对A!”

    她转过身来,拍了拍自己那对傲人的36D,高傲的仰着下巴对我说:“你刚刚的话,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然后惆怅的认输:“我说自己呢,对A。”

    她得意的转头回去,一边说再来一把,一边跟她游戏里的情缘,私聊得热火朝天。

    我撇头看了眼,呵,这死娘们竟然跟她情缘说刚刚那把竞技场输了的原因,是因为我太菜,手法太烂,还爱瞎跑,连用大招都救不回来。

    明明是她自己只顾着跟她小情郎你侬我侬,根本不管我的死活,在划水好嘛?

    我一个散排后台十一段,2154分的选手,她说我菜?

    她连散排十段都上不来的菜奶,有什么脸说我菜?

    “叮咚!”

    突然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我懒得再看他俩恶心人,拿了手机看了眼,是徐无季给我发来的短信:

    [中南咖啡厅,八号桌,五分钟之内,自己想办法过来。]

    中南咖啡厅,离我们学校并不远,也就两三公里的路程而已,我关了电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对林嘉芬道:“不玩了,得走了。”

    林嘉芬连头都没回过来看我一眼,虚情假意的问:“你要去哪啊?”

    “回家。”

    “又没放假,明天还有课呢?你回家干嘛?”

    “我静姨生日。”静姨是徐无季的妈妈,也是当年唯一一个在我被众亲戚之间推来推去的时候,愿意牵起我的手的人。

    我一生最感激的人。

    说完,刚好收拾完了东西,然后背着包便一路狂奔冲出了学校,朝中南咖啡厅的方向而去。

    当我气喘吁吁的跑到咖啡厅门外的时候,用时刚好五分钟,我来不及休息,推门进去,不用找,就知道八号桌在哪,因为徐无季每次找我,都是叫我来这家咖啡厅的八号桌会面的。

    此时一对男女正坐在那里喝着咖啡,男的英俊帅气,就是看他脸上的情绪有些寡薄。女的甜美可爱,就背影都能看出来是个大美女。任谁看了这副场景,都不自觉在心里感叹一句:这两人真特么般配。

    这两人不是别人,就是徐无季和他的小女朋友京诗诗。

    京诗诗跟我一个学校的,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比我小一岁,大三金融系,是个白富美,家庭背景很牛.逼,父亲是某公司老总,母亲是我们学校的英语老师。

    追她的人,一人拿出十块钱,够买下这家咖啡厅。只是不知道她哪只眼睛的眼神有问题,竟然看上徐无季那厮。

    我走了过去,坐在两人旁边,然后朝京诗诗打招呼,“哟,小师妹,好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