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吃的慢的原因

    更新时间:2018-08-14 00:00:00本章字数:3034字

    “哦……”我赶紧又跑去拿了个碗过来。

    然后就看到他把面夹了一半到那个碗里,还倒了些汤进去。

    我征询他的意见,“给你放冰箱里,你明天热了当早餐?”

    他横我一眼,“你是猪吗?泡面能放下顿吃?”

    “……”好像是不能哈,二手泡面很难吃的。

    “要么你吃掉,要么倒掉,不许给我放起来。”他说完这最后一句话,便不再理我了,然后低头又斯文的吃起了泡面。

    他吃饭的样子,跟电视里那些雷剧里面的公主似的,特别的讲究,细嚼慢咽,吃几口还会拿纸巾擦下嘴。瞬间都显得这廉价的方便面高档了不少。

    我低头看了看面前的泡面,突然也觉得肚子有些饿了,然后拿了刚才白添不用的那双筷子,吃起了面。

    等我把碗里的吃完了,发现他碗里的,还跟没吃似的一样的多,看得我真是有些着急。

    我也是见过吃东西吃得慢的人的,比如我静姨,那是因为她身体不好,所以吃太快容易累着,所以我们平时吃饭的速度,她可能要吃三顿才跟得上,但是她吃再慢也没白添吃得那么慢。

    你说这人讲究吧,但再讲究也不可能吃那么慢啊,早上看他吃三明治的时候,还是很快的。

    于是,我忍不住问他,“你有病吗?”

    他抬起头冷冷睨我,“我看你才有病。”

    我赶紧摇手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在骂你。我看你吃得很慢,以为你身体不好而已,我有个亲人,她身体不太好,吃饭也很慢。”

    闻言,他脸色方才好转,然后淡淡地道:“我没病,吃得慢只是因为不想……”

    他说到一半就突然不说了,眼睛看向我面前的桌上,然后忍无可忍的道:“你吃东西的时候,能不能有点女孩子的样子,怎么汤水溅得一桌都是?”

    我低头看了看碗旁边的桌子,也没溅几滴啊?哪里叫得上溅一桌?

    这人不会有洁癖吧?但是早上的时候,明明他面对那样脏乱的地板都吃得下去早餐啊。

    我还在心里吐槽他,就见他抽了纸巾,然后伸手过来开始擦拭那几滴汤。

    擦完,继续低头吃自己的泡面。

    原来,吃得慢的原因,只是不想汤汁贱到桌上?

    等他吃个面,等得我昏昏欲睡,他差不多吃了四十分钟,我看了眼时间,都八点过了,赶紧收拾了碗筷洗干净,拿了拖把拖了遍地,就准备回学校去了。

    出门的时候,发现他也出门了,在跟人打电话,经过我旁边的时候,听到他跟电话里的人说了句:“在中南咖啡厅等我。”

    中南咖啡厅?

    我一听,不由欣喜,尾随在他身后,跟着他到了停车棚下。

    他走到车前的时候,正好打完电话,拿了钥匙开锁,回头见我跟在他身后,,蹙眉道:“你跟着我干嘛?”

    我勾了勾唇,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你去中南咖啡厅吗?好巧我也去那边,所以,我能搭个顺风车吗?”

    他扬了扬下巴,矜贵高冷的示意我上车。

    说实话,我其实都不抱多大希望,他会发善心载我一程的。只是没想到他竟然那么好说话,瞬间对他的印象从-99,升到了-50。

    当然,好印象是不可能有的。

    也因为对他没啥好印象,所以上了车后,就没在跟他说过一句话,他也懒得理我。

    到了中南咖啡厅,他一停下车,我就马上开了车门下去,结果迎面就看到了徐无季,瞬间尴尬得一批。

    他看了我一眼,又看向车里的白添,脸色瞬间跟捅了煤窝似的难看。

    不过我俩素来不对付,所以我假装没看到他,转身就要走。他却突然叫住我,“曲愔。”

    他的声音比平时冷了很多度,跟电视里那些见到自己杀父仇人一样的口气。

    我寻思着,他这是为之前我打扰了他和京诗诗的好事儿而生气。回头,露出一个和平笑容,对他道:“好巧啊,是送诗诗师妹回来的吗?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她已经回学校了吗?”

    话说,他都不留人家过夜的嘛,刚刚和人家那啥啥,就送回来,男人啊,果然都是完事儿后,提了裤子就走的大猪蹄子。

    他不回答我的问题,冷冷的看了一眼白添,然后又对我冷冷地道:“进来。”

    说完,转身进了咖啡厅。

    我一点都不想进去,也一点都不想面对徐无季,我一看到他,这脑袋就忍不住脑补他和京诗诗的极限画面。

    苍天可鉴,我还是个宝宝啊,思想就被这么给玷污了。

    我回头看了眼车上一直没有下来的白添,见他面色似是不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等的人还没来。

    刚跟着徐无季进了咖啡厅坐下,就看到白添也走了进来,坐我们旁边的那桌,点了杯咖啡后,就一直坐那不动如山,他约的人迟迟没来。

    徐无季见我一直偷摸摸的盯着白添看,也不知道是哪里碍了他眼,脸色瞬间又难看了几分,冷嘲着问了句,“你跟他什么关系?”

    我知道他问的是白添,所以随便敷衍了句,“没啥关系。”

    “哼。”徐无季从鼻孔里喷出一声冷哼声,很是不屑。

    他跟我讲话一向这样,所以我都已经习惯了,喝了口咖啡,我问他,“你叫我进来干嘛?”

    他向来都是最烦见我的,主动找我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必是真有事才会找我。

    徐无季沉思了一会儿,脸色看起来怪怪的,“之前你去找我……有什么事?”

    “哦,静姨说你生病了,让我给你……”说到这里,不免脑海里又冒出了那副少儿不宜的画面,我尴尬得不行,硬着头皮将话说完,“给你送点退烧药过去而已,没啥事。”

    他静默了一会儿,才道:“我和京诗诗,其实……”

    “你放心。”我打断他,我想他肯定想说他俩没啥,但是这个话题我真的不想跟他深究下去,他俩有啥没啥都是他们的事,我只是不想因为这个话题而再次尴尬,“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就算我看到了,也不会说出去的,他何必跑这趟呢。

    他皱了一会儿眉,没再说什么,然后站起身结了帐,便一言不发的就走了,脸色很难看。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为我打扰他们兴致的事而恼火。

    从小到大,我都知道他特别的讨厌我,小时候是因为同学们总在他背后指着我说,是他小媳妇,而那时候我长得磕碜,他觉得丢脸,所以一直对我都没啥好脸色,看到我也烦得要命。

    长大后,即使我们见面的次数少了,也很少有人知道我和他的那桩娃娃亲,但他仍是不待见我。

    不过想想也是,因为我,他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敢带去见自己的父母,连提都不敢提,心中又怎么可能不怨我呢。

    正惆怅,转头便看到了还坐在旁边桌的白添,依旧只有他一个人,看来,是被放鸽子了无疑。

    时间也不早了,我站起身准备回学校,却看到白添在这时叫来服务员结账。然后和我一前一后的出了门。

    他拉着个脸,看来是在气恼被人爽约,我很有眼力见的没去搭理他,然后朝学校的方向而去。

    一回到宿舍,就看到林嘉芬和佟妍妍在打游戏,状况非常的激烈,两人情绪也非常的激动。我凑过去看了眼,是在打3V3,他们另一个队友是林嘉芬的情缘缘儿,风云安我在。

    我刚凑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林嘉芬的游戏人物[君在我心],被对面的DPS一套抓死。她是奶妈,奶妈一死,全队也算阵亡。

    佟妍妍气得不行,直接退出了竞技场,然后关了电脑,忿忿道:“不打了,不打了。”

    林嘉芬说:“干嘛不打啊,不是说好了今晚带我上十段的吗?”

    佟妍妍一脸的恼火,声音也提高了几倍,“这还有打下去的必要吗?二胜,十三负,我后台分数都掉得跟你一样了,都说了叫压对面的气纯。可是风云安我在在干嘛?一直追着对面奶打,我们又没减疗,怎么打奶,而且对面还是秀奶,他都追不上,气纯就一刀了,叫他转火也不会转。你被对面集火打,他连墙都不给你隔一个保你一下,全程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菜逼一个,也不去练练手法。”

    林嘉芬听她那么数落自己情缘,脾气也跟着上来了,“就是个游戏而已,何必那么认真,心态不好,还玩什么pvp,打什么竞技场,不如去玩pve得了。”

    佟妍妍:“我心态再好,也不想再跟这种手残智障一起打竞技场,以后别找我。”

    林嘉芬:“不找就不找,自己也没多厉害,还嫌弃别人菜,你上一把开场就冲过去,不开减伤,被对面秒的时候我们说你什么了?”

    眼看两人越吵越烈,我赶紧出声阻止,“好了,好了,别吵了。不就是输了几次吗,分数掉了再打上去就好了,没必要吵架啊。”

    所谓二二死情缘,三三死亲友,啧啧啧,说得对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