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区别对待

    更新时间:2018-08-24 22:58:48本章字数:3028字

    我这一句是他表妹刚说出去,就感觉到了周围气温忽然下降了许多,我转头看了眼旁边散发着低压气温的人,赶紧撇了撇嘴,假装淡定无辜。

    就是装一下他表妹而已,多大点事啊,又死不了人,他这是啥表情啊?

    白添瞪了我一会儿,可能是眼睛有些痛了,便收回了眼神,然后冷冷的说了句,“排队。”

    这个排队的意思,便是说让风陌去排竞技场,我们三个人,便只能排3V3。

    我赶紧振作精神,然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奇穴以及装备是否切对。

    晚上打竞技场的人比较多,所以一般排队都挺快的,特别是组排的时候。

    但由于他们两位大佬的后台太高,导致排到的对手也是那种临近毕业的号,我看着都发虚,觉得自己开场就会被秒。

    但想了想,大神就在我旁边,他是奶妈,肯定会保护好我的,这么一想,也就没那么紧张了。

    开场之前,白添都有跟我们分析先打谁,该怎么打,所以打起来也还算有意识有思路,不像我平时跟佟妍妍他们打一样,瞎比冲上去就是顿狂按键盘。

    第一把,很快就结束了,是我们赢,可我还是被大佬数落了一顿,他将我刚刚那把所犯的错误全挑了出来,我一一记下,第二把便不由紧张了些。

    然后打完,又被他挑了一顿错误,但好在他的声音都很平稳,并没有那么怪罪的语气,单单只是指出我的错误之处而已。所以没让我感觉到难堪,还觉得自己的手法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连续打了23把,21胜2负,这是我玩这个游戏一年多到现在,打的胜率最高最快的一次。

    输那两次基本都是遇到了那种高爆发和高伤害的内功职业,在我和奶妈都没了减伤技能的境况下,瞬间把我满血爆死了。

    太叔应曲奶再大,也没法救一个死人。

    当时输第一把的时候,风陌有一点点责怪我的意思,问我为什么没开山保命。我还没来得及给他解释。

    就听到白添说:“她的山CD,”回头又交易了我一个附魔,10砖金和50个六级五行石,跟我说:“你化劲太低了,把这个附魔打在你上装上,再把你装备精炼到6级。”

    山是我的本门职业技能,全名叫守如山,是个防御加减伤技能,能在八秒内将自身受到的伤害降低百分之八十。

    附魔是将某一个能强化装备的某种属性的道具,镶嵌到装备上,以增加装备属性。

    五行石则是用来强化装备的石头。

    我被人嫌弃了,这会儿心里不太好受,所以也没多计较什么,默默收下他交易给我的附魔,然后镶嵌到了我的上装上,其实我之前也打过一个附魔了的,但由于穷,打的都是那种低级又便宜的,远远比不上他给我的这个。

    镶嵌完了附魔,又跑去把自己之前只精到三,没钱精六的装备通通精满。

    白添见我弄完了,然后又淡淡地叫风陌去排队。

    歪歪里其他窥听的人不知道为什么都没说话了,连风陌也沉默了。

    我转头看了眼旁边的白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语气突然有些严肃了的原因。

    又打了几把,中间又输了一次,这次不是我的锅,是风陌的。

    打到一半的时候,他那边突然传来一声猫叫,似乎是他家猫跳到了他的键盘上,一顿猫步走,瞬间给他瞎按了好几个重要技能。其中包括解控和减伤以及反弹伤害的大招。

    人家对面的一看他啥技能都没了,瞬间从集火我,转头换成了集火他,他又啥保命技能都没了,连奶妈都救不了他。

    风陌死后,白添便突然奚落了他一句,“你是猪吗?”

    他的声音不大,也不严肃,像只是就那么随随便便的说一句而已,

    安静的歪歪却因为他这句话,突然传来众人异口同声的“吁~”

    然后那几个安静的人又开始聒噪了起来。

    “看到没,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差距。”

    “这区别对待得,也太真实了吧!”

    “风哥,我心疼你三秒钟。”

    我:……

    他们这是在说我之前犯错,白添对待我的态度和对待风陌的区别不同。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白添,他脸上没啥情绪,淡淡地,似乎根本不受众人调侃的干扰。

    突然就觉得,虽然这个人老是讹我,但是他还是有些大佬风范的,不会输了发脾气,也不会指责谁。

    打到现在,竞技场门也关了,我也困了,正准备关了电脑去睡觉,大佬突然一把大旗插在我面前。

    系统提示:太叔应曲想与你切磋。

    我愣了愣,可怜巴巴的说:大佬,我困了。

    他转头看着我,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眼睛里却有淡淡的不容拒绝,口气也很强硬的说:“接。”

    我没法,只好点了接受切磋,他切的是DPS心法-花间游。

    我一个糙外功,真的一点都不想跟他们这些高爆发的内功切磋。

    他点我切磋的时候风陌就在旁边看,歪歪里的人也都还在,偶尔我哪个技能用早用晚或者用错了,白天都会及时的告诉我。

    还教我怎么打他玩的这个职业,但由于我手速跟不上脑速,有时候还是容易出错。

    而且我现在是真的很困,智商根本不在线,白添跟我切磋了两把,发现我犯的错越来越多后,终于大手一挥,朝我道:“你去睡吧,号挂着,我待会儿给你看看配装。”

    我实在困得不行了,也没多想,就挂着号去睡了,反正我号上没啥值钱的东西,大佬又不会拿它怎么样。

    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这铃声是我。

    迷迷糊糊的眯着眼睛去拿手机,发现已经早上七点半了,也没看是谁打来的,就直接接了起来,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

    “我在你们校门口,出来。”一声冷冷硬硬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是徐无季的。

    这声音我听了十几年,自然熟悉,睡意瞬间全无,大清早的他去我们学校干嘛?

    “嗯。”我点了下头,回答道。

    刚回答完,就发现了不对劲,我现在在白添家呢,不在宿舍里,怎么马上赶去校门口。

    “小声点。”这时,我身旁突然传来了一声淡淡地声音。

    我吓了一跳,转头看了眼,白添竟然睡在我旁边,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客房,不是他房间没错啊,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徐无季似乎也听到了白添的声音,口气瞬间冷了几十度,“你旁边有男人?”

    “……”我该怎么回答他呢?说有,那他估计会乱七八糟的想一些有的没的,给我加戏,说没有,他都听到了声音,我这不是瞎扯蛋吗?

    于是我一不做二不休,敷衍的跟他说了句“等我会儿。”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发誓,这是我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主动挂徐无季的电话。

    这可能就叫做贼心虚。

    我转头看了眼身旁的白添,还在闭着眼睛睡觉,想把他叫醒,问他为啥在这。可这是他家,这个问题估计会被他怼回来。

    而且他好像有些起床气,有起床气的人是真的不能惹的。

    于是我便出了房间,快速收拾了下,赶紧跑去公交车站坐车。

    等我急急忙忙的赶到了校门口,却根本没看到徐无季的身影。

    这人不会这么会儿就等不及了,走了吧?

    我正准备打个电话给他,就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他冷冷的声音,“你昨晚去哪了?”

    我被他吓得脊背一僵,回过神来看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也问他,“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昨晚在哪里过的夜?”他也不回答我的问题,一直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朋友家。”我敷衍的说。

    “哪个朋友?”他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目光中透出几丝嫌恶,“是不是上次送你到中南咖啡厅的那个男人?”

    我笑了起来,好奇的问他,“你什么时候那么关心我的事了?”

    他脸上的的神情一滞,脱口而出道:“谁关心你,我只是……”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没再说下去,好半天才逼出一句,“你最好自己知道分寸。”

    “嗯,我知道的,谢谢提醒。”淡淡地说。

    “不知耻。”他眉头又皱了下来,甩下这三个字后,便转身怒气冲冲的走了。

    大概真的是以为我昨晚出去鬼混了吧。

    所以,他到底是来干嘛的?就为了隔应我两句?

    他的心思一向最难猜,所以我便也懒得猜,在路边小铺买了几个包子,便拧着回了宿舍。

    刚到宿舍,林嘉芬就跳起来,手里拿着个袋子叫我,“愔愔,刚刚我在校门口遇到你哥了,他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一直以来,我都跟旁人说,徐无季是我哥,并没有提过跟他娃娃亲的事,所以她们便一直都以为他是我哥。

    我看着她手上提着的那个精美的袋子,愣了愣,原来他来找我,是真的有事,而不是单单奚落我而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