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章 骨雕手串

    更新时间:2018-08-13 09:45:50本章字数:2484字

    “什么字据,拿来我看看。”唐毅就要去抓,但卢少伦却将字条收走了,冷笑一声,“唐一枫,少跟我玩这一套。”

    “打赌输了,就得认账,以后我还能把你当个人物,不然的话,字条上有你的签字和手印,就算是闹到你们家老爷子那里,这丫头也是我的。”

    妈的,唐毅心中暗骂,这个唐一枫真不是个东西,竟然也舍得拿这么漂亮乖巧的女仆打赌,关键还输了,还签字按手印了。

    “不行。”唐毅怎么舍得将佟蕾拱手送人,立即就一摆手,“姓卢的,这事不是我干的,我不认,阿蕾你带不走。”

    卢少伦眯了眯眼睛:“唐一枫,做过的事都不敢承认,难怪你不是个男人。哼,阿蕾跟着你,简直是暴殄天物,老子今天必须带走他。”

    说着,卢少伦上前一步,就要去抓佟蕾的手,吓得佟蕾尖叫一声,急忙躲在唐毅的身后,秫秫发抖。

    唐毅冷哼一声:“姓卢的,这是我唐家的地盘,你竟然敢在我这里放肆?”

    这姓卢的说唐一枫不是男人,看来那家伙真是有点问题呢,嘿嘿,那么,阿蕾肯定还是纯洁得很喽。

    卢少伦大怒,“噌”地抽出一把匕首,冷笑一声:“姓唐的,马上给我闪开,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下手狠了。”

    唐毅转首看了一下别墅方向,风芊羽的身影就在三楼的阳台上,立即大喊一声:“老婆,快过来帮忙,姓卢的竟然要强行带走阿蕾。”

    风芊羽听了,丝毫没动,心中反倒是颇为欣喜,这件事情发生得太及时了,阿蕾留在这里,以那个混蛋的好色性格,早晚都会露出破绽。

    若是阿蕾被卢少伦带走,再也跟唐毅无法见面,冒充计划成功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

    风芊羽冷冷说道:“唐一枫,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解决,这事我帮不了你。”

    卢少伦知道风芊羽功夫不错,心下本来颇有点紧张,但风芊羽置身事外的态度登时让他放心了,哈哈大笑着:“听到没,唐一枫,这么漂亮的女仆天天在眼前晃悠,你未婚妻不吃醋才怪,怎么可能会帮你。”

    “这……”风芊羽不肯出手,唐毅登时就急了,对方有四个人啊,打起架来,他肯定不占优势。

    没想到,堂堂的唐家大少爷也能被人这样欺负,唐毅双拳紧握,咬牙切齿,怒视着卢少伦,突然感觉到自己很无能,连个女仆都保护不了。

    “大少爷,我…我不想离开您,大少爷,求求您救救我。”佟蕾哀求的声音从唐毅的身后响起,楚楚可怜,差点没让唐毅的心儿碎了。

    “放心,阿蕾,有我在,谁也不能把你带走。”脆弱的念头崩然碎裂,唐毅心中突然冒出一股勇气,怒喝一声,上前一步,伸手就向卢少伦打去。

    卢少伦冷笑一声,手中匕首一挥,立即在唐毅的手腕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唐毅趁机大喊:“风芊羽,你再不下来,姓卢的就把我杀死了。”

    卢少伦大怒,飞起一脚,重重踢在唐毅的小腹上,将他踢飞出去:“阿蕾,你若是再不跟我走,今天我就把这个废物打残废。”

    看着卢少伦还准备再出手,佟蕾吓得立即大叫一声:“不要,卢二少爷,你别…别打大少爷,我…我跟你走。”

    卢少伦嘿嘿一笑:“这才乖嘛,阿蕾,我肯定会比唐一枫对你好十倍。”

    “阿蕾,你……”唐毅又惊又怒,急忙站起身来,刚开口,忽然感觉到右腕的伤口处一阵剧痛传来,急忙一看,却是骨雕手串碰触到伤口处了。

    这个骨雕手串是昨晚风芊羽在汽车上给他的,说是唐一枫从小的随身之物,唐毅就顺手戴在了右腕上。

    而且,白色的骨雕手串竟然泛起了五色的光芒,白、青、黑、赤、黄,不住地变换着。只不过,光芒不是太盛,加之是白天,不近看根本看不出来。

    疼痛,顺着伤口,进入唐毅的身体里,很快就遍布他的全身。

    唐毅张嘴想喊,却发现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来,身体也突然间似乎被抽空了力气一样,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轰”,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充斥在他的大脑里,瞬间又覆盖了他的身体,唐毅再也忍不住,晕了过去。

    “大少爷。”突来的情况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直到佟蕾尖叫一声,向唐毅扑了过去。

    风芊羽也吃了一惊,急忙一个纵身从三楼跳下,飞快地向这边赶过来。

    卢少伦也吓了一跳,急忙来到唐毅的跟前,右手指在他的鼻子下探了探,才松了一口气:“没事,这个废物只是晕过去了。”

    风芊羽来到近前,发现唐毅并无大碍,也放下心来,粉脸一沉,怒喝一声:“卢少伦,带上阿蕾,马上滚出去。”

    卢少伦心中冷哼,臭娘们,先是阿蕾,然后是你,老子要把你们全都骑在胯下,到时候你就知道老子的厉害了。

    佟蕾眼泪汪汪,知道事情无法挽回,只得颤抖着嘴唇道:“卢二少爷,我…我回…回房间拿…拿几样东西,几…几分钟就好。”

    能把人带走,目的达到,卢少伦心情大爽,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

    果然,只是两分钟,佟蕾就提了一个小包,再次回来了,向昏迷不醒的唐毅鞠了一躬,又看了风芊羽一眼,低着头跟卢少伦出去了。

    风芊羽知道佟蕾对她心有怨恨,心下一叹,她不是跟佟蕾没有感情,而是,那个冒充计划,逼着她不得不狠下心。

    待卢少伦等人出门之后,风芊羽转首看了唐毅一眼,作为补偿,我会再给你找一个女仆,姿色绝对不会在阿蕾之下,到时候你想对她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会再管你。

    风芊羽将门关上,又对赵妈和李妈交待一声,让她们不要动唐毅的身体,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门外,卢少伦笑眯眯对佟蕾说道:“阿蕾,咱俩坐这辆车,一起坐后面。”

    “不……”佟蕾摇了摇头,“卢二少爷,我要自己坐一辆车。”

    卢少伦登时脸色一变,沉声喝道:“阿蕾,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仆了,竟然敢不听我的话?赶紧跟我一起上车。”

    “我不……”佟蕾心里明白,只要跟卢少伦一起上车,就会被他占尽便宜,自然不愿,咬了咬牙,从包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一脸的坚决,“卢二少爷,您若是再逼我,我就死在你跟前。”

    “你……”卢少伦又惊又怒,眼珠不停地转着,冷笑一声,“阿蕾,你是不是还对唐一枫抱有幻想啊?”

    “哼,我告诉你,就算唐一枫去求唐家老爷子,这事是唐一枫理亏,你觉得唐家老爷子会因为一个女仆跟我们卢家翻脸吗?”

    虽然不满,但卢少伦冷哼之后,还是转身去了另外一辆汽车。

    佟蕾又留恋地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唐一枫,看了一眼那栋别墅楼,才叹了口气,坐在了这辆汽车的后排座位上,但手中的水果刀她没敢收起来。

    距离远,佟蕾没发现,唐毅的身体正在发出着五色的光芒,而且是五色交错,每两种颜色的间隔时间不到一分钟。

    随着五色交错,唐毅的肌肤渐渐起了皱纹,皴裂并脱落下来,露出了一层白白的肌肤,犹如出生婴孩一般,再渐渐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