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9章 我教你游泳

    更新时间:2018-08-20 10:00:00本章字数:2139字

    “滚,你马上给我滚出去。”被单中的风芊羽气得浑身发抖,几乎是歇斯底里地怒吼着,不但唐毅的耳朵懵懵的,一楼的佟蕾和院子里的两个下人也都听得清清楚楚,忍不住齐齐打了一个寒颤,心中皆想,貌似大少奶奶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吧。

    佟蕾却多了一个心思,既然这个假大少爷是大少奶奶带来的,他为何不听大少奶奶的话呢,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刚才,佟蕾也下决定了,暂时不把这件事情告诉老爷子,她想先看看风芊羽和唐毅的动机是什么再做决定。

    “本来还想帮你穿衣服呢,算了,还是楼下等你吧。”唐毅转身离开,嘴里还哼着自编的小曲,“有事没事抓两把,生活过得真潇洒,老婆漂亮女仆俏,一起上床多美妙,啧啧,没想到我也能出口成章了。”

    “……”这样一个下流痞子,又突然变得这么强大,使得风芊羽突然生出一种浓浓的无力感,唐毅的大胆放肆,完全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范围。

    风芊羽望着门锁,喃喃自语着:“不可能,我刚才明明锁了门的,他怎么能……”

    揉了揉太阳穴,风芊羽飞快地穿上衣服,也下楼去了。

    唐一枫这里,厨房和餐厅是单独一座二层小楼,主仆吃饭的地方也是分开的,佟蕾她们三个在二楼厨房旁边的小屋吃,唐毅和风芊羽在一楼的豪华餐厅。

    唐一枫和风芊羽来到,赵妈和李妈急忙将他们的午餐端过来,放下之后,就赶紧离开了,一副似乎很怕他们的样子。

    四热四凉,八个菜,全都是菜香味俱全,两个汤,一甜一咸,咸汤里竟然还漂着两根虫草,主食是大米饭,还有花卷和馒头。

    “我靠,好丰盛的午餐啊。”唐毅眼睛冒光,口水瞬间就流下来了,飞快地跑过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啊……”唐毅坐得快,跳起来也快,惨叫一声,硌住他屁股的金条掉了出来,“当啷”一声落在了椅子上。

    不好,唐毅急忙将金条抓起来,装进裤兜里,但已经晚了,风芊羽已经看到了。

    风芊羽怒气冲冲地来到跟前,玉手伸在唐毅跟前:“给我。”

    “不给。”

    “你……”风芊羽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大声,“堂堂唐家大少爷,兜里装了一根金条,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冒充的吗?”

    “我欠芸姐半年的房租了,我要用金条抵房租。”

    “……”风芊羽简直是恨铁不成钢,“房租的钱我给你,金条你必须给我。”

    说着,风芊羽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扔在桌子上:“这是唐一枫的银行卡,密码是他的生日。”

    唐毅一把将银行卡抢在手里,反复看了几下:“里面不会没钱吧?”

    风芊羽几乎能气晕,咬牙切齿着:“你觉得我有这个必要吗?”

    唐毅这才笑嘻嘻地掏出金条,递给风芊羽:“老婆,你早点给我银行卡,我就不至于偷金条了嘛。”

    风芊羽狠狠地瞪了唐毅一眼:“你若是再犯这样的错误,小心被大卸八块。”

    “人家的小心肝被你吓得扑通扑通的。”唐毅摸着心口,伸了伸舌头,对风芊羽做了一个鬼脸,重新坐下来,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打住,唐家的餐桌规矩很严格,像你这种狼吞虎咽吃法肯定不行。”

    “嗝嗝……”唐毅抬起头来,一边打嗝,一边不满地说,“吃个饭也要规矩啊,真是太麻烦了。”

    风芊羽瞪了他一眼,喝道:“唐家是商市首富,是大家族,规矩自然多,少废话,好好听着。”

    “商市首富?”唐毅眼冒金光,一脸坏笑地问,“老婆啊,我是唐家大少爷,岂不是说,唐家的财富都是我的吗?”

    “嘿嘿,理论上是,因为唐家的产业基本上都是老爷子一个人创下的。”风芊羽向门口看了一眼,向前微微探了脑袋,低声说道,“不过呢,唐家的内忧外患很大,虽说外患方面有我,公司的运营没问题,但唐家的内斗,就需要你来解决了。”

    唐毅一愣,问:“我怎么解决?”

    风芊羽淡淡说道:“很简单,只要你活着就行了。”

    “活着?”唐毅皱了皱眉,脑海中忽然亮光一闪,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唐一枫就是被唐家的人干掉的吧?”

    风芊羽再次向外看了看,低声说道:“小点声,据我所知,外面这三个下人,有一个是你二叔唐岩的眼线,一个是你三叔唐崖的眼线。嗯,时间不早了,回头我再慢慢告诉你,现在我教你唐家餐桌上的规矩。”

    二叔唐岩?

    三叔唐崖?

    唐毅心中嘿嘿,看来,豪门内幕,果然很丑恶啊。

    于是,唐毅也就不再问了,开始向风芊羽学习唐家的餐桌规矩。

    一个仔细教,一个认真学,连带着唐家其他的一些规矩也一并了,一顿饭二人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

    这一个多小时里,风芊羽不知道,但唐毅的身体经过了骨雕串的改造,能够听到门外佟蕾的呼吸声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心下一动,暗想,莫非阿蕾是唐岩或者唐崖的眼线?

    想到这里,唐毅的心里就很不爽,暗骂,丫的,若真是这样,老子一定不放过唐岩和唐崖那两个老东西。

    吃过饭,风芊羽擦了擦嘴,淡淡问道:“你的水性怎么样?”

    “水性?”唐毅又是一愣,“我是个旱鸭子,不会游泳。”

    风芊羽皱了皱眉,眉宇之间纠结了一下,叹了口气道:“那可不行,唐一枫的水性还不错,这样吧,先休息十五分钟,然后咱们四楼游泳池见,我教你游泳。”

    “你教我游泳?”唐毅登时眼睛一亮,上下打量了风芊羽一眼,嘴角挂上一丝邪笑。

    风芊羽立即发现了,心里一阵警惕,立即就粉脸冰寒:“唐一枫,我警告你,你若是敢占我的便宜,我就…我就再也…再也……”

    不等风芊羽把话说完,唐毅就嘻嘻一笑,眨了眨眼睛:“我知道,如果我占你的便宜,你就再也不管我了,随便我的冒牌身份被揭破,对不对?”

    “你……”风芊羽又气又怒,这是她的七寸,被唐毅牢牢抓着。

    毕竟,这件事情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不然的话,风芊羽岂会冒着被唐毅占便宜的风险,亲自教他游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