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0章 我暂时救不了她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00本章字数:2053字

    见唐毅承认是来偷东西的了,但苏倾月也觉得有点不对劲,这里是重症监控室,只有监控设备值点钱,可唐毅又不能带出去,其他貌似没什么可偷的。

    苏倾月皱着眉头问:“唐毅,你准备偷什么?”

    唐毅眨了眨眼睛,对苏倾月做了一个鬼脸:“我是来偷病的。”

    “偷病?”苏倾月登时愣住了,这是个什么意思?

    唐毅迈步向重症监控室里走去,微微打量了一下,这里并不算大,只有三十多个平方,除了一张病床之外,就是几台监控设备了。

    见唐毅向里面走去,苏倾月急忙跟上:“唐毅,你干什么?”

    唐毅也不回答,径直来到唐一杉的病床跟前,看了一眼唐一杉,发现跟他的确有五六分的相似。

    唐一杉长得很漂亮,瓜子脸,长长的睫毛,身材也很不错。

    只不过,脸色很白,属于那种惨白一类的,毫无一点血色,看着很吓人。

    唐毅看看监控设备,各种指标也都是很正常的,心中暗想,看来,唐一杉应该不是得了什么病。

    立即,唐毅坐在床边,抓起唐一杉的左手,催动丹田,度了一丝真气进入唐一杉的体内。

    苏倾月也跟着来到近前,见唐毅竟然是用右掌的掌心对着唐一杉左腕的脉搏,立即就瞪大了眼睛:“你…你这把脉的手势……”

    唐毅立即对苏倾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催动那股真气顺着唐一杉的经脉流动过去。

    苏倾月搞不清唐毅到底是什么意思,却也没再开口,只是静静地望着他的手。

    果然,将真气在唐一杉的经脉游走一圈,唐毅双眉一展,唐一杉果然不是得病了,而是被人用真气封住了五个穴位。

    这五个穴位正是心肝脾肺肾的五个要穴,一旦被封,对唐一杉的身体不会造成任何损伤,但这五个穴位是一个五行阵法,一旦被封闭时间久了,五行阵法产生的力量,能够慢慢吸取唐一杉的元气,导致她的死亡。

    点唐一杉穴道的人,不是内家高手,就是修真者。

    唐毅皱了皱眉,立即再将自己丹田的真气度过去一部分,对玄金穴发动冲击。

    但是,这个五行阵法很牢固,唐毅的真气对玄金穴发动冲击,立即就使得五行阵法受到了感应,五行之力汇聚在玄金穴上,抵御着唐毅的真气。

    唐毅的内修刚刚是炼气二重高阶,连筑基都没有,算是很弱了,真气根本无法跟这个五行阵法产生的力量抗衡。

    这下就糗大了,信誓旦旦地过来给救唐一杉,却发现自己的本事太低了,唐毅心中大汗,眼珠直转,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实力不够,能有什么好办法,唐毅只得继续催动丹田的真气。

    很快,唐毅就大汗淋漓了,依然无法斗过这个五行阵法的力量,唐毅不得不放弃。

    苏倾月心下奇怪之极,唐毅貌似什么都没做,怎么会满身大汗呢?

    唐毅将唐一杉的手放下,站起身来,皱了皱眉:“月姐,事情有点不太妙,我暂时救不了她。”

    心下暗叹,唐毅握了握拳头,若是我能再修炼出一股跟金气有关的五行之气,至少能够压制一下这个阵法,减慢阵法吸取唐一杉元气的速度。

    金气,可以用金条修炼,但其他的四种五行之气该如何修炼,唐毅目前还没有一点门路。

    苏倾月将信将疑:“那你说,唐一杉得的是什么病?”

    唐毅摇了摇头:“唐一杉并不是得病,而是被人暗算了,元气正在被慢慢吸走。”

    被人暗算?

    元气正在被慢慢吸走?

    苏倾月听得玄乎,但看看唐毅满头大汗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我怎么能相信你?”

    “这个……”唐毅看了苏倾月一眼,心下一动,右手突然在苏倾月的脖子下面点了一下。

    苏倾月立即就动弹不得了,急忙大喊:“唐毅,你干什么?”

    唐毅邪邪一笑:“当然是让月姐你相信我了。”

    说着,在苏倾月惊恐的目光中,唐毅将右手放在了苏倾月的胸前,见她准备大叫,左手立即就捂住了她的嘴。

    不到五分钟,唐毅收手了,又在苏倾月的脖子下面点了一下,苏倾月就恢复了自由。

    “唐毅……”苏倾月又羞又怒,“你…你竟然这么放肆,我…我一定要让医院把你开除,你这个人渣,败类。”

    唐毅翻了翻白眼:“我的姑奶奶啊,我刚才可是帮你治胸啊,你现在不疼了吧。”

    苏倾月一愣,还真是不疼了,再用手试一下,的确如此,不禁惊讶之极:“唐毅,你…你会气功?”

    刚才,苏倾月只顾惊慌去了,没怎么留意。

    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刚才的经过,似乎从唐毅的手心里流出一丝凉气进入她的胸部。

    而且,唐毅的确是只用手盖在她的胸上,并没有乱动。

    唐毅对目瞪口呆的苏倾月眨了眨眼睛:“月姐,不要太崇拜我啊,当然,如果你想追求我的话,我会给你一次机会的。”

    立即,唐毅这一句话就把他在苏倾月心目中刚刚树立起来的高人形象瞬间击碎了。

    苏倾月红着脸啐了唐毅一口,哼了一声:“你就做梦去吧。”

    “我天天做梦,梦到月姐好几次,一次是月姐在洗澡,还有一次是月姐突然向我表白,非要拉着我去开房,还有……”

    “你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打死你。”苏倾月大羞,立即拿起手中的本夹子,就要向唐毅砸过去。

    唐毅急忙笑着侧身闪开,来到门口,笑着说道:“月姐,唐一杉的情况,我会继续想办法,我会气功的事,你先别对人说起。”

    然后,唐毅用手放在嘴上,给苏倾月来了一个飞吻,就转身出了重症监控室。

    看着唐毅离开,苏倾月将手中的本夹子放下来,仔细想想刚才的经过,自言自语道:“这家伙,既然是个高人,为何甘心在这里当清洁工呢?”

    想不通,苏倾月就稳了稳神,也离开了重症监控室。

    唐毅和苏倾月都没在意,唐一杉肌肤的惨白颜色,比刚才略略淡了一些,而且还缓缓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