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1章 冒功

    更新时间:2018-09-01 12:00:00本章字数:2115字

    没多久,进来一个护士,发现唐一杉竟然醒过来了,大吃一惊,立即就给廖盈盈打了电话。

    这个时候,廖盈盈正在院长李孝非的办公室里,接受着李孝非的怒火。

    跟廖盈盈一起扛李孝非怒火的,还有朱玉彪,那些个专家没有跟过来。

    在蓝月医院,重症监控室归属急诊科分管,廖盈盈是主要负责人。

    李孝非拍桌大骂:“这些科室主任,几乎是商市医学界最有名的专家,几个人加在一起,竟然连唐一杉的病情都解决不了。”

    “蓝月医院是唐家的医院,唐一杉若是死在这里,我好过不了,他们也都一样,还有你俩。”

    朱玉彪右脸抽动一下,神情颇为尴尬:“李院长,我们也都是尽力了,唐一杉的病情的确太奇怪了,身体所有器官都没任何异常,就是生命迹象在不停地减弱。”

    李孝非怒声喝道:“若是简单的病,还需要这么多专家联手吗?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必须要把唐一杉救活,不然的话,全都引咎辞职吧。”

    就在这时,廖盈盈接到了那个护士打过来的电话,心中震惊之极啊。

    廖盈盈立即就向朱玉彪低声汇报了这件事情,后者同样是震惊不已。

    不过呢,朱玉彪眼珠一转,笑着对李孝非说道:“李院长啊,其实呢,我和廖主任对唐一杉还做了一种施救。”

    “只不过呢,我们也不敢确定是否有效,没敢轻易说。但刚才廖主任接到电话,唐一杉已经醒过来了,看来我们的办法还是有效果的。”

    “……”廖盈盈大吃一惊,没想到朱玉彪竟然冒功,而且还把她一起拉着。

    李孝非大喜,急忙向廖盈盈问:“廖主任,真的吗?”

    “……”廖盈盈犹豫了一下,看了朱玉彪一眼,后者正对她使眼色呢。

    无奈之下,廖盈盈只得点了点头:“是的。”

    “好,太好了。”李孝非激动不已,狠狠拍了一下桌子,“朱院长,廖主任,你们两个这次可是立了大功。”

    “唐一杉被救过来,唐家老爷子少不了给你们重赏,咱们医院也亏不了你们。嗯,廖主任,眼下医院还有一个副院长的名额,我会向风总裁建议你的。”

    廖盈盈大喜之极,急忙向李孝非道了谢。

    “还有你,玉彪,我的年纪大了,干不了几年了,以后这一把手的位子,也是非你莫属了。”

    李玉彪自然是狂喜不已啊,嘴巴乐得都合不拢了。

    离开李孝非的办公室,廖盈盈立即就去了重症监控室,果然发现唐一杉已经醒过来了,但因为身体太过于虚弱,暂时不能开口说话。

    廖盈盈问了一下那个护士,后者是进来之后就发现唐一杉已经醒过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不知道。

    沉吟一下,廖盈盈就去了一趟安保部,将刚才的监控视频调了出来,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苏倾月竟然被唐毅摸胸了,而且还不反抗,一动不动。

    只可惜的是,听不清二人说什么。

    廖盈盈暗想,唐毅只是用手按着唐一杉的手腕,最后竟然是浑身大汗,难道这也算是救人之法吗?

    廖盈盈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唐一杉,发现的确是在唐毅按着唐一杉的手腕半个多小时之后,唐一杉的肌肤颜色就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

    看来真的是这家伙出手了,廖盈盈离开安保部,就给唐毅打了一个电话。

    唐毅得知这个消息,也是暗暗吃惊,怎么回事,唐一杉的情况缓解了,难道是还有高人出手了?

    但唐毅当然不会否认此事,得意一笑:“盈盈,别忘了你答应过我,连请我吃一个月的饭啊,今晚就算是第一顿吧。”

    “……”廖盈盈登时就一阵尴尬,那句话是她随口说的,当然算不得数,但却被唐毅给揪住了小辫子。

    廖盈盈眼珠一转,立即说道:“什么,我说过那样的话了吗?我只记得,咱俩打过赌,我输了,今晚我请你吃饭,但我不可能答应请你一个月的。”

    嘿嘿,廖盈盈心下暗暗得意,我就不承认,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不承认是吧,唐毅心下冷笑,小样,跟我玩这一套,你还差得远。

    于是,唐毅故意小声地喃喃自语道:“亏得我留了一手,没有彻底治好唐一杉的病情,只是缓解了一下症状而已,啧啧,看来我还是很明智的嘛。”

    然后,唐毅大声说道:“既然这样,廖主任,就当这事没发生过,我白出手一次,今晚吃饭也免了,我唐毅也不差这顿饭。”

    廖盈盈吓坏了,唐毅可以当这事没发生过,但她可不行啊。

    如果刚才唐毅的话是真的,那么,一旦唐一杉的病情再次恶化,她怎么样向李孝非交待呢,难道明说她今天冒功了?

    还没等廖盈盈再开口,唐毅就已经挂了电话,登时让廖盈盈心里一阵咯噔,看来唐毅说的很可能是真的了。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廖盈盈再次回到重症监控室。

    廖盈盈仔细看了一下唐一杉的情况,后者虽然睁着眼睛,但眼神却是一点神采都没有。

    廖盈盈又一连问了唐一杉好几句,但唐一杉的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天花板,毫不看廖盈盈一眼,更是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更可怕的是,廖盈盈感觉着,唐一杉的脸色正在慢慢地变白。

    太可怕了,廖盈盈心中害怕之极,左思右想之下,就给朱玉彪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朱玉彪。

    “哈哈哈……”朱玉彪听完之后,立即就大笑起来,“廖主任,你为人低调,不想冒这个风头,我能理解。”

    “可是,你想找个人当冒牌高手,怎么着也得找咱们医院的一个专家吧,你竟然找一个清洁工,你觉得谁会相信呢?”

    廖盈盈心中大急:“朱院长,我知道这件事情匪夷所思,但是,我可以向你发誓,我没有撒谎,我……”

    “好啦,好啦,别闹了,廖主任。”朱玉彪打断了廖盈盈的话,“李院长都许给你了,提拔你当副院长,你若是再提条件,可就有点太过分了啊。”

    “我还有事,就不跟你多说了,先挂了啊。”

    “……”廖盈盈几乎想哭了,更是深深后悔,在李孝非办公室的时候,她真不应该冒这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