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7章 亲个嘴都这么难吗

    更新时间:2018-09-13 12:07:47本章字数:2027字

    靳兰月的家,就在小区最里面的一栋楼,价格自然也是小区里最便宜的一栋楼。

    只不过,好一点的是,靳兰月的家在一楼。

    来到家门口,靳兰月掏出钥匙,开门进去,打开灯,嘴里喊着:“妈,妈您怎么样了?”

    几秒钟之后,从里面的一个房间里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小月,疼,我好疼。”

    “妈。”靳兰月立即就飞快地跑进了卧室里,顾不上招呼唐毅了。

    唐毅没着急跟过去,四下打量起靳兰月的住处。

    客厅并不大,更是非常简陋,电视机还是老款的,连个空调也没有,沙发茶几什么的,也都是破旧不堪。

    不过呢,很干净,很整洁,一看就是房子的主人很勤快那种。

    啧啧,唐毅心中暗赞,小月具备了做女仆的基本素质啊。

    这时候,房间里传来靳兰月几乎快要哭的声音:“妈,您再忍一会儿,我这就带您去医院。”

    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不用,小月,妈…妈能忍得住。”

    “妈,您别再骗我了,您衣服都快湿透了,脸色苍白,肯定是疼得很厉害。不行,妈,您必须要住院,接受治疗,不能再耽误了。”

    “可…可咱们没钱啊,小月,妈真的不想活了。”虚弱的声音突然哭了起来,“小月,你让妈死了吧,妈真的活够了。”

    “妈,是女儿不孝,没钱给您治病,呜呜呜……”靳兰月也失声痛哭起来。

    忽然,靳兰月忽然想起了什么,说了声“妈,您等我一分钟”,就飞快地又来到了客厅。

    “唐大哥。”靳兰月来到唐毅的跟前,双膝一跪,搂着唐毅的腿,哭着说道,“求求你,把我妈送到医院,花钱给她看病,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唐毅暗叹一声,将靳兰月从地上拉起来,伸手抹了抹她脸上的泪水:“傻丫头,唐大哥不是早就答应你了吗?”

    “走,咱们一起进去,唐大哥会医术,说不定能先把你妈妈的疼痛缓解了,至少别让她再受这么大的罪了。”

    唐毅带着靳兰月走进她妈妈的卧室,靳兰月的妈妈武芸娇正捂着小腹左侧的位置,疼得豆大的汗珠一直不停地向下滴着。

    “妈。”靳兰月再次飞快地来到床边,扶着武芸娇。

    武芸娇也看到了唐毅,双眉一皱,勉强问了一句:“小月,他…他是谁?”

    “我…我男朋友。”靳兰月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想想她跟唐毅的约定,似乎这个解释最合适。

    唐毅迈步上前,微微一笑:“阿姨,我还是一名医生,您的病不轻,我先帮您看看病吧。”

    说着,唐毅将武芸娇的右手握住,依然是手掌按在武芸娇的手腕处。

    一股清凉之气,瞬间就从手腕处进入自己的身体,武芸娇只觉得精神一振,疼痛似乎也突然缓解了很多。

    再次抬起头,武芸娇一脸的惊讶,仔细打量着唐毅,这孩子竟然会内功,好年轻啊。

    以前怎么没小月说她有男朋友呢,今晚突然把他带回来了?

    唉,就算这孩子会内功能怎么样,我这病已经几十年了,医院都说治疗痊愈的几率只有百分之十。

    靳兰月也发现武芸娇的脸色好很多了,看着唐毅给武芸娇奇怪的号脉姿势,心中也是惊讶之极。

    望着唐毅,靳兰月心中暗想,难道唐大哥真的是神医吗,可也太年轻了吧。

    大约十几分钟后,唐毅将真气收了回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小月,你妈妈的疼痛,我已经帮她止住了。”

    “不过,你妈妈的病应该是很多年了,说是病入膏肓都不为过,想要彻底治好,必须多次的治疗才行。”

    靳兰月颤声问道:“唐大哥,你…你能治好我…我妈妈的病吗?”

    “可以。”唐毅皱了皱眉,“估计需要一段时间吧,具体多少时间,只能看你妈妈的身体恢复情况了。”

    靳兰月大喜之极:“唐大哥,谢谢你。”

    武芸娇已经不疼了,微微叹了口气,又看了唐毅一眼:“谢谢你,小伙子,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医术这么高明。”

    唐毅呵呵一笑:“阿姨过奖了,我这是内力治病,跟西医和中医都不一样,不用打针吃药,却能从源头上治好病。”

    “嗯。”武芸娇是彻底相信了,刚才那一股冰凉之气让她很舒服,不但疼痛完全消失了,身体也比之前轻快了许多。

    “小月。”武芸娇又看了女儿一眼,“妈妈有点累了,想睡觉,你替妈妈招呼一下小唐吧,别怠慢了贵客啊。”

    “嗯,您放心吧,妈妈。”靳兰月的心情也好了许多,点了点头,扶着武芸娇躺好,关上灯,又带上门,跟唐毅来到客厅。

    来到客厅之后,靳兰月再次说道:“唐大哥,真是太谢谢你了。”

    唐毅对靳兰月眨了眨眼睛:“小月,你准备怎么谢我呢?”

    “我……”刷一下,靳兰月的脸就全红了,低着头,犹豫了一下,似乎下定了决心,迈步来到唐毅的跟前,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闭上眼睛,准备主动献上自己的香吻了。

    嘎嘎,唐毅心中得意之极,这一次,不会再被人打搅了吧,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两人的嘴唇就要接触的一刹那,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靳兰月立即就如受惊小鹿一般松开唐毅的脖子,向后退了两步。

    靠,唐毅快要疯了,亲个嘴都这么难吗?

    抬头向门口望去,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一脸阴沉地走进来,双眼死死盯着唐毅,似乎是九世仇人一般。

    靳兰月惊魂甫定,红着脸问:“凯哥,你怎么还没休息?”

    男子淡淡说道:“我刚从外面回来,看你家亮着灯,没关门,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就过来看看。”

    然后,男子向唐毅喝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小月的家里?”

    “这还用问吗,我当然是小月的男朋友了。”唐毅翻了翻白眼,“不然,你觉得我俩会随随便便亲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