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0章 钓人

    更新时间:2018-09-14 20:00:00本章字数:2044字

    我靠,真的去缘何亭了。

    看着唐毅结了账,真的向缘何亭的方向走去,出租车司机一阵哆嗦,急忙喊住唐毅:“这位大哥,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女人到处都是,千万别想不开啊。”

    唐毅转过头来,一咧嘴:“你没见过她,她好美,好清纯,好乖巧。”

    “……”看着唐毅继续向缘何亭走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出租车司机想了想,还是推门下了车,慢慢地向缘何亭摸过去。

    很快,出租车司机就来到了缘何亭,哪里有唐毅的影子啊,心中暗想,乖乖,难道是真的跳河了,可刚才也没听到跳河的声音啊。

    缘何亭,来去都是这一条走廊,出租车司机心下奇怪之极,就将手机的手电筒程序调出来,向江面上照了照。

    灯光一打开,出租车司机就看到,江面上漂着一个人,脸朝上,双眼紧闭,面色略有苍白,不是刚才坐他车的唐毅还能是谁。

    “啊……”的一声,出租车司机差点没吓了个魂飞魄散,惊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气。

    好一会儿,出租车司机才算是回过神来,一把抓起手机,急忙再向江面上照去,足足照出十几米远,唐毅的身影已经没有了。

    不会是沉底了吧,出租车司机急忙跑回车上,不敢再有任何耽搁,开了车,飞快地离开了。

    不过,出租车司机没忘报警,警察也来了,但江面上并无唐毅的身影。

    警察再次跟出租车司机核实,后者一口咬定,绝不是报假警。

    天色太晚,打捞尸体不方便,警察们就收了队,等第二天再行打捞尸体。

    唐毅刚才只是跟那个出租车司机开了个小玩笑,却不想,这个玩笑对他的冒充计划,竟然起到了相当大的推动作用。

    跟出租车司机开过玩笑,吓了他一下之后,唐毅就无声无息地将身体向江底沉去,不一会儿功夫就到了那块巨石处。

    巨石旁边没有人,唐毅心下颇为奇怪,暗想,灵源之上压了一块万斤巨石,肯定是出自修真者的手笔,可对方为何不趁夜修炼呢?

    既然那个压巨石的修真者不来,这么好的地方,自然就是我唐毅的了,唐毅啧啧一笑,立即就来到巨石之上,盘坐下来,开始修炼了。

    功法运转之后,唐毅立即就感觉到,一股浓浓的灵气顺着巨石,进入他的身体中,游入他的经脉之中。

    三十六个周天之后,唐毅就感觉到,丹田部位,有一股微微凉气感觉,停留在了金气团的旁边,这就是唐毅刚刚练出来的水气团。

    水气团,也是水气的根源,刚刚练出,并不稳固。

    于是,唐毅就一遍一遍地运转功法,水气团也就一点一点地强大起来。

    炼气一重初阶,炼气一重中阶,炼气一重高阶,炼气一重圆满,炼气二重初阶,炼气二重中阶,炼气二重高阶。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唐毅的水气也达到了炼气二重高阶,跟金气一样的品阶,他才停下了修炼,缓缓睁开眼睛。

    眼前,已经有了亮光,看来天色已经亮了,刚才的修炼差不多是四五个小时了。

    好了,金气和水气都是炼气二重高阶了,今天先这样吧。

    忽然,想知道几点钟的唐毅突然眼瞳一缩,手机,他忘了手机的事了,泡了差不多一夜,还没关机,肯定完蛋了吧。

    就在这时,手机竟然响了起来,唐毅惊讶之极,我靠,好手机就是好手机啊,绝对防水。

    唐毅掏出手机一看,是风芊羽打过来的,便接通了电话。

    “唐一枫,你昨晚跑商江干嘛去了,还在那里呆了一夜?”

    我靠,竟然定我的位,唐毅翻了翻白眼,嘿嘿一笑:“没办法啊,没地方住,只能来这里锻炼水性,江里呆了一夜。”

    “你……”风芊羽当然不会相信,冷哼一声,“好,既然这样,以后你就每晚都在那里呆一夜吧。”

    说罢,风芊羽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唐毅耸了耸肩,将手机收起来,暗想,这个女人的心思正难把握啊,一点都不像阿蕾或者小月清纯可爱。

    想起佟蕾和靳兰月,唐毅就是一阵浓浓的挫败感,昨晚每一次关键的时候,都会被人破坏掉,运气不是一般得背啊。

    站起身来,活动几下之后,唐毅一个纵身向江面上游去。

    快到江面的时候,唐毅忽然看到一条七八斤重的五彩鲤鱼正好一口咬住了鱼饵,正拼命地向下拽,想摆脱命运。

    但是,鲤鱼虽然不算轻,又在水中,拉力不小,但也抗不过鱼钩的力量,慢慢被向江面上拉去。

    唐毅见状,心下一动,游到鲤鱼身边,将鱼钩从鲤鱼的嘴里取出来,然后猛地一个纵身,手拉丝线,跳出了江面。

    江岸上,一个垂钓者正努力地收线,身边还站了好几个观看钓鱼的人。

    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江面下跃出,把所有人都惊呆住了,天哪,什么鱼,竟然这么大,鱼精吧,可也有点轻了。

    唐毅跳出江面之后,立即就往江岸上一倒,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天哪,是个人。”立即就有人惊叫起来,钓鱼竟然钓出一个人来,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啊。

    刚才,垂钓者凭借多年的感觉,说是这条鱼至少七八斤。

    所以,就有人提前调出了手机摄像功能,不想竟然录下了钓人的整个过程。

    “肯定是死人吧?”

    “不像,你看他的脸色,跟死人的脸色不一样。”

    “不错,关节也没有僵硬,看来还有救。”

    一个老太太忽然大喊起来:“大家伙儿,有没有医生或者护士啊,赶紧的,这小伙子还有救,快来帮忙救人啊。”

    十几米远处,廖盈盈正在晨跑,听到老太太的呼叫声,立即大声应了一声:“我是医生,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立即,廖盈盈就向这边跑过来,围观的群众也早就给她留好了一条通道。

    来到跟前,廖盈盈看清了地上躺着的唐毅,登时傻了眼了,这家伙昨晚不是玩得很嗨吗,怎么会跳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