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1章 大哥,一枫死了

    更新时间:2018-09-15 12:00:00本章字数:2081字

    “大哥。”唐岩装作一副很悲痛的语气,又深深叹了口气,“我实在不想给你打这个电话,但是,这个消息又不能不告诉你。”

    一大早,唐山刚起床后不久,就接到了唐岩打过来的电话。

    唐山皱了皱眉,问:“老二,是不是一枫又闯什么祸了?嗯,老二,这孩子做事不靠谱,你也是知道的,你是他二叔,多担待一下。”

    唐岩又叹了口气:“大哥,不是一枫闯祸了,而是一枫不在了啊。”

    “不在了?”唐山一时没听懂,“老二,什么意思,这孩子又去哪里了?”

    唐岩暗骂唐山老糊涂,立即就解释道:“大哥,一枫死了。”

    “什么?”唐山呆了呆,随即就怒骂一声,“老二,你脑子有毛病啊,还是昨晚喝多没醒酒?这种玩笑也能随便开吗?”

    “大哥,我能跟你开这种玩笑吗?”唐岩一边心中暗骂,一边将唐一枫被人杀死,沉尸商江的事情对唐山讲了一遍。

    只不过,唐岩为了避嫌,没说时间,也没说他已经把尸体打捞出来了。

    这就是唐岩的老谋深算之处,故意留下不确定因素,以增加唐山对此事的可信度。

    果然,唐山立即沉声问道:“老二,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唐岩立即回答道:“大哥,我也是刚刚得知消息,第一时间就给你打电话了。你放心,我这就亲自带人去商江,打捞一枫的尸体。”

    刚刚得到消息?

    唐山关心则乱,立即皱了皱眉头,感觉到心口一阵剧烈的疼痛,大叫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大哥,大哥……”唐岩心中窃喜,立即焦虑地大喊几声,但手机里并没有传来唐山的声音,反倒是传来了一个老外的叫声,“Mr tang,How are you?”

    唐岩心情愉悦地将通话挂断,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老大啊老大,别怪我这做弟弟的逼死你,实在是你逼着我这样做的。”

    “哼,若是你把家产一分为三,大家都领一份,唐氏集团公司依然让风芊羽运作,我和老三谁都说不出什么来。”

    “但是……”唐岩的脸色突然变得恶狠狠的,“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糊涂之极,竟然只顾你那个不争气的儿子。”

    “所以,哈哈哈哈,老大,你就别怪我狠心。”唐岩拿起一根烟点上,一脸的得意,“这个消息,足以让你无法活着回来了。”

    唐岩的第一步,就是告诉唐山这个消息。

    唐山必然会派人调查,或者去问风芊羽跟佟蕾,而这俩人肯定知道真相,这件事情就掩盖不住了。

    接着,就是唐山的病情加重,让唐岩和唐崖飞赴米国,交待后事。

    唐家,自然就是一分为二,唐岩和唐崖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然后,唐岩会建议,让风芊羽继续执掌唐氏集团公司,他和唐崖做董事长。

    这样的话,就更能抛清唐一枫的死,是跟他们兄弟二人没有任何关系了。

    啧啧,就在唐岩憧憬着唐山被气死之后的美好前景,一个匆忙的脚步声快速向他的书房方向传来。

    是一柳,唐岩皱了皱眉,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不稳重。

    唐一柳来到书房门前,敲门进来,立即发现房间内烟雾缭绕,不禁一呆:“爸,您不是早就不抽烟了吗?”

    唐岩这才想起自己抽着烟呢,立即老脸一红,尴尬地咳嗽几声,叹了口气道:“刚接到电话,你大伯的病情加重了,我的心情不太好。”

    “什么?”唐一柳微微吃了一惊,“大伯的病情加重了?爸,怎么会这样,大伯他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看着唐一柳一脸的惊讶和沉重,唐岩都不得不佩服,他这个儿子演戏的天分绝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明明唐一柳是巴不得唐山早点死,巴不得唐一枫早点死,可他的表现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在关心唐山和唐一枫,在维护唐家的亲情和利益。

    有时候,唐岩都被自己儿子的虚伪和阴沉而感到害怕,但好在他们是父子,不然的话,唐岩肯定先一巴掌拍死唐一柳再说。

    唐岩淡淡说道:“不太清楚,你大伯听说了一枫出事的消息,给我打电话求证,我……唉,我刚才真不该支支吾吾,被他起了疑心。”

    “结果,你大伯认定一枫出事了,受不了打击,就晕过去了。具体情况,我还不知道,只能等你大伯醒来之后再说了。”

    “噢。”唐岩抬起头来,望向唐一柳,问道,“一柳啊,一大早,慌慌张张地来找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是这样啊。”唐一柳点了点头,坐下来,“还不是那个冒牌货,您不是让我盯死他吗?”

    “嗯。”唐岩点了点头我,问,“怎么,那家伙又不安分了吗?”

    唐一柳笑着说道:“今天一早,朋友圈有两条消息快被刷屏了,都是关于那家伙的。”

    “第一个消息。”唐一柳也拿起一根烟点上,笑着说道,“昨晚,有个出租车司机,看到那个冒牌货在商江的缘何亭跳了江。”

    “他打电话报警,警方来到并无任何发现,但那个出租车司机却一口咬定。”

    “第二个消息。”唐一柳没注意到唐岩的脸色微微一变,继续说道,“今天早上,咱们唐氏银行流沙支行新提拔的支行长黎莎莎,在商江边垂钓,竟然把那个冒牌货从商江里面钓出来了。”

    “恰好蓝月医院的急诊科主任廖盈盈晨练遇到,施展急救手段,连带着压胸和人工呼吸,把那个冒牌货给救过来了。”

    讲完之后,唐一柳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两个人都是风芊羽破格提拔的人,帮着风芊羽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但她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就是时间问题,哈哈哈哈。”

    “啪……”的一声,还没等唐一柳笑完,唐岩狠狠地在书桌上拍了一下,“嚯”地站起身来,一脸的懊悔。

    唐一柳吓了一跳,急忙跳起来:“爸,您怎么了?”

    唐岩的心在滴血,却没法说出来,他故意没对唐山说时间,反倒是无意中帮了风芊羽和唐毅一个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