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5章 差点喷漏嘴

    更新时间:2018-09-17 12:00:00本章字数:2136字

    唐毅一边走过来,一边嘿嘿笑着:“李院长,我就是咱们医院的清洁工唐毅啊,怎么,你不记得我了吗?”

    看着唐毅对自己使了一个眼色,李孝非登时就反应过来,后面的“一枫大少爷”五个字总算是没有喊出口。

    “我呸。”在李孝非的办公室,朱玉彪的胆气更加硬壮起来,呸了唐毅一口,怒喝一声,“你一个小小的清洁工,最低级的货色,李院长会认识你?”

    “啪”的一声,唐毅来到朱玉彪跟前的时候,又是一甩手,一记耳光打在了朱玉彪的脸上,淡淡说道,“老猪,跟你说过一次了,不要随便用手指对着人,会吃亏的。”

    “你……”朱玉彪又惊又怒,立即转过头来,对李孝非说道,“李院长,您看看,他太猖狂了,当着您的面,也敢打我,咱们得报警,让他蹲监狱。”

    李孝非早就对朱玉彪不待见,心中暗叫一声痛快,嘴上却说着:“玉彪啊,这事是你不对在先,是你先骂人的嘛,还拿手指对人。”

    “我……”朱玉彪一呆,想了想,的确是他刚才骂唐毅是最低级的货色。

    朱玉彪哪里肯服气,立即争辩道:“李院长,清洁工本身就是咱们医院最低级的,我没有说错,也不算骂人。”

    李孝非淡淡说道:“玉彪,本来我还想推荐你接下一任院长呢,看你眼下的思想素质,还需要再提高一些才行啊。”

    “好好听一听,老猪,看看李院长的境界,再想想你自己。”

    唐毅啧啧说道:“在咱们医院,无论是什么工种,都是在为医院做贡献,为病人服务。如果医院没有清洁工的任劳任怨,不怕脏,你说说咱们医院会变成什么样子,还会有病人来咱们医院看病和住院吗?

    “如果一个医院没有病人,医生和护士靠什么吃饭,你们这些院长副院长的,还能再继续干下去吗?”

    李孝非点了点头道:“唐毅说得很对,所以,玉彪啊,这件事情你做得不对,回去好好反省一下,以后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廖盈盈完全呆住了,脑子里乱哄哄的,这是什么节奏啊?

    唐毅打了朱玉彪,重症室打两下,刚才当着李孝非的面打了一下,最后的结果竟然是,朱玉彪做得不对,需要反省。

    太离谱了吧,廖盈盈望着一脸得意的唐毅,心中暗想,这家伙莫非跟李院长真的认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后勤的岗位太多了,很多都不需要行医资格证的,若唐毅跟李院长认识,李院长怎么会让他做清洁工呢?

    想来想去,廖盈盈最后算是勉强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李孝非不喜欢朱玉彪,借这个机会好好敲打敲打他。

    李孝非笑眯眯地问:“唐毅,听廖主任说,唐一杉的情况好转,是出自你的手,不知真假啊?”

    “盈盈说的,当然是真的。”唐毅点上一根烟,立即就开始大喷起来,“李院长,你不知道吧,我可是岐黄圣手啊。”

    “我一直很低调,在蓝月医院做了好几年的清洁工。整个医院吧,只有盈盈一个人知道我有超凡脱俗的医术。”

    “一般的小病,我肯定不会出手,除非是整个医院也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李院长,要不是看在盈…嗯,你明白的,不然我也不会出手。”

    差点喷漏嘴,还好及时反应过来了,唐毅看了李孝非一眼,后者并没有在意,于是就继续喷起来:“李院长啊,只要有我在,咱们蓝月医院一直都会是商市第一。”

    李孝非可没听清唐毅喷的是什么,他在担心,堂堂唐家大少爷,竟然在他的医院里当了好几年的清洁工,这事要是被老爷子知道,他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而且,李孝非可不相信唐毅说什么他的医术超凡脱俗,他认为唐毅是关心妹妹唐一杉的病情,所以才会出现在重症室中。

    至于廖盈盈呢,是被风芊羽破格提拔起来的,而风芊羽是唐一枫的未婚妻,所以,廖盈盈知道唐毅就是唐一枫也不足为奇。

    这会儿,朱玉彪也反应过来,阴沉着脸:“李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医院的副院长,被一个清洁工打了几耳光,你竟然说是我不对?”

    “当然。”若在平时,李孝非快退休了,肯定不会得罪朱玉彪,但今天情况不同,他淡淡说道,“我刚才听清楚了,你骂人在先嘛。”

    “你……”朱玉彪大怒,眯了眯眼睛,冷笑一声,“李孝非,老爷子在国外住院,能不能回来还是两说。”

    “别以为有风芊羽在后面罩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哼,这件事情,我会如实向唐三先生汇报的,你就走着瞧吧。”

    唐三先生?

    就是唐崖了。

    唐毅皱了皱眉,没想到朱玉彪竟然是唐崖的人,看来唐家的关系还不是一般复杂啊,到处都有制约和监视。

    李孝非又惊又怒:“朱玉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朱玉彪冷笑一声,淡淡说道:“李孝非,唐一杉的病情已经恶化了,你是医院的一把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啊。”

    “我是一把手,但你是分管副院长,责任更大,我快退休了,无所谓,倒是你,嘿嘿,准备好引咎辞职吧。”

    朱玉彪哈哈大笑起来:“那可未必啊,李孝非,眼下唐家的形势,你还没看出来吗?老爷子快不行了,唐家的大权就要归唐二先生和唐三先生了。”

    李孝非鄙视地望着朱玉彪,心中不屑,唐家大少爷就在这里,你竟然说唐家的大权就要旁落了,真是可笑。

    但李孝非心里也更奇怪,唐一枫不学无术,好男风,商市几乎无人不知,却不想,这次相见,跟以前几乎完全不同了。

    待朱玉彪离开之后,李孝非立即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脸的恭敬:“大……”

    “李院长。”唐毅立即将他打断,淡淡一笑,“别忘了你是院长,我是清洁工。”

    看着唐毅大有深意的一眼,李孝非登时明白了,敢情是不想让廖盈盈知道啊。

    唐毅又说道:“李院长,把这几天五号重症室的监控调出来,我要看看是谁又出手捣乱了。”

    “好的,没问题,我这就安排,然后发到您手机上。”

    看着李孝非对唐毅如此恭敬,廖盈盈登时傻了眼了,如在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