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奇兽初现

    更新时间:2018-08-10 20:43:25本章字数:1975字

    二零二二年的初春,本来应该是万物复苏的时候,但即使寒冬的茫茫白色如潮水般褪去,春天的绿意却没有重新覆盖到这片土地上,人们还来不及对此异像表达自己的感触,天空突然一片出现紫色,各种奇形怪状的动物大量地从地底钻出并袭击人类,被称之为紫春事件。

    紫春事件还没有发生前的一年,正是移动互联网和各种共享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一个年轻人背井离乡坐了两个多小时的飞机来到了冬国首都。

    陈启铭高中就已经靠做淘宝和各种小项目实现经济独立,但就在大四组建游戏公司想要大展身手的时候,却因为经验不足失败赔了个精光,还好借助这段经历在网上面试,拿到了一份在首都不错的工作机会。

    就在工作了半年之后,距离陈启铭转正还有一天的时间,CTO突然过来找启铭谈话。

    “启铭,经过这半年,我觉得你可能和我们公司不太匹配。”一个四十多岁的秃头男人把启铭叫到了会议室。“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星期的缓冲期,你准备准备找找下家吧。”

    “明白了。”启铭没有多说,走出去开始收拾东西,他并不屑于向他人祈求怜悯。虽然最近几年,现实一波一波的挫折向这个青年袭来,失败和孤独感几乎遍布了他的全身。他曾经觉得自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回过头来却发现也许只能被世界改变。

    晚上,陈启铭把公司的东西都拿回了三环的出租屋,躺在床上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不由得越来越觉得伤心,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不知道为什么,陈启铭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周围优秀的同龄人有的在名校读研,有的进入了世界五百强,有的已经创业小有所成,有的则家业富余,并不需要为前途所考虑,在强烈的对比之下,越来越多看似不可能磨平的差距,在毕业后的这一年突然一下子涌现了出来,让他怀疑了自己的努力,怀疑了这个世界的不公,也渐渐感到心灰意冷。

    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异响,把陈启铭拉回了现实。他抬了抬头,往窗口望去,结果差点吓得从床上蹦起来。

    首都夜晚微弱的街灯下,一只似乎全身都是透明翠绿色的龙型生物,隔着透明的窗户看着陈启铭。一种奇怪的感觉传递过来,似乎是小青龙表示他没有恶意。这让陈启铭想起了几年前一本优秀的小说《三体》,其中的三体人,可以不通过对话,直接将思维展现在其它人的面前,但是三体人必须暴露自己的所有思维,所以它们不能撒谎。

    “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小青龙没有理会陈启铭的惊愕,继续传达着它的想法。

    ...

    在陈启铭遇到小青龙的同时,各地也陆陆续续出现各种奇怪的动物。

    一开始还不是很多,并且大都比较温顺,没有表现出攻击性,科学家仅仅是把他们作为新物种进行研究。

    直到二零二二年,发生了震惊世界的紫春事件。

    大部分普通人第一次见到了各种各样的地底生物,有长着人脸的蜘蛛,两个獠牙触及地面的老虎,比手掌还大的蚂蚁。不仅长得奇形怪状,而且战斗起来极为凶狠,虽然政府部门似乎早有准备,一批又一批的军人们很快就加入了战斗,但是这些奇怪动物的数量和战斗力还是超出了人类决策者的意料,到处都是横尸遍地。还活着的人类开始拥挤到防御力量比较强大的城市,出现了大量荒废的农村土地,粮食,也成为了最珍贵的流通品。

    而这些从地底钻出来的动物,被称为奇兽。

    在极具威胁的灾难面前,各国终于放下了政治方面的成见联手研究和抵御奇兽。在各地奇兽的出现的同时,也出土了一批古书籍,人类惊讶的发现原来自古代来奇兽就已经出现,但都被镇压下去了。

    在没有枪火的古代,对付奇兽最有效的不是枪炮,而是古功法和古武器。随着翻译的进行,人们逐渐掌握,按照古书记载,修习功法的人类配上古武器足以和最强大的异兽进行对抗。于是各个人类政府开始网罗一群体制优秀的人集体进行修炼,同时向社会公开所有功法的修习资料。修习功法的人也被称为炼体者。

    但是这一切的时间都太短,人类最顶尖的炼体者也发挥不了古武器的一成威力,与奇兽的战斗节节败北。

    而且每年春天都会发生突然从地底涌现大量的奇兽,到第三年,各国还活着的人龟缩在剩下的几个大城市苦苦支撑。

    夜色下的冬国首都到处都是军人活动的声音。

    高楼大厦还是灯火通明,古色建筑也一如既往的庄严,水泥马路却不再呈灰色,街灯的照耀下鲜血的颜色是如此刺人,倒下的人越来越多,活着的人越来越少,人类败局已定。

    在冬国首都的一栋独栋别墅里。

    “开始吧。”

    陈启铭对着三年前遇见的小青龙微微叹息道。

    这是他与小青龙进行的第二次交易-小青龙帮助陈启铭回到第一次兽潮前的十年。

    一座横跨马路的天桥连接着两边的教学楼和足球场,教学楼上的大时钟正停在7:30上,校门口的值日生在登记迟到,而陈启铭刚从旁边的公交站点走下公交车。

    从口袋里掏出了iphone4手机,IOS 5.0.1系统显示着日期:2013年9月2日。

    再不是到处染着鲜血的城市,木棉花树,上课钟声,还有穿着校服的可爱人儿走在身边,原来这段时光这么美。

    那些过往一一涌来,陈启铭的眼角有些湿润。

    我回来了。

    “喂,放学去开黑啊,我最近用ap剑圣上分贼快。”

    陈启铭感觉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