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与你无关的未来

    更新时间:2018-08-13 11:23:40本章字数:3011字

    一路在偷偷观察着他们的许晨晞不由得怒火中烧,为什么这个女孩刚出现,就能带走那么多目光。 

    包括季墨枫的,她一路追随季墨枫从小学到高中,他都不曾正眼看过她一眼,凭什么这个女孩一出现,就能获得所有人的目光。

    许晨晞双手紧紧握拳,压抑着心底的那抹妒火,她提醒自己不能轻举妄动,要不这么多年辛苦在季墨枫面前建立的形象就崩塌了,她绝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她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自己应该回家了,可她还是不受控制的跟着他们。

    他们一前一后,两米之隔,夕阳西下,岁月静好。

    其实,夏忧璃一直都知道季墨枫在她身后,只是她选择了装作不知道。

    至于季墨枫为什么要跟着她,她也不知道,她都问过一次了,不打算在问第二次,也不好意思问第二次了。所以她也就没有回头,只是一直向前走。

    “额,完了,我好像又迷路了……”她赶紧回头,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向季墨枫,那眼神在说:额……那个……我迷路了,你能带我回家吗?

    可季墨枫却装作什么也没看到,只是继续向前走。

    你既然不想理我,那我也就不理你了,你自己回家吧。

    我去,他就不能不那么高冷,理我一下?我迷路还不是因为他一直跟着我,我太紧张了吗?现在居然装作不认识我?

    “那个……季同学,我好像迷路了,你能送我回家吗?”夏忧璃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还是软下语气,可怜巴巴地向他求助了。

    哎,没办法,谁让自己蠢呢!

    “好。”季墨枫十分爽快的答应了。可脸上的表情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真不知道这个男生拽什么拽,不就迷路了吗,顺便让他送我回家吗?干吗,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摆给谁看啊!

    “你家住在哪里?”

    “嗯?”这个人是有病吗?问我家在哪?

    “你不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怎么送你回家?”这个女孩怎么还是这么迷糊,刚刚看着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啊!

    大写的尴尬,夏忧璃突然老脸骤红,“哦哦,这样子啊!”

    看着这样的夏忧璃,季墨枫确定了一件事:眼前的这个女孩就是他找了几年的她,他不禁嘴角微扬,虽不易察觉,但还是有人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他开口,语气淡然清冽,“所以,你家在哪里?”

    这个男生的声音真好听啊,笑起来也是真的好看啊!比砸我的那个人还帅,不过,他好像问我了家庭住址吧!

    “御景花园。”

    夏忧璃突然说说出这几个字,搞的季墨枫一愣,“嗯?”

    “我是指我的家庭住址。”夏忧璃没好气的说道,附带着一个大大的白眼。

    “哦,走吧。”

    这个女孩,是她迷路了,让我送她回去吧?为什么她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上辈子欠了她钱吗?不行,不能再看他了,再看花痴都要犯了。

    夏忧璃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清醒。

    季墨枫看着这样呆呆萌萌的夏忧璃,眼底泛起笑意。看来,这次留级还真留对了,让他找到了她,并且还有幸能和她在同一个班,要是能和她做同桌该有多好啊!

    咦,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不过,假如真的能做她同桌也不错,她这么好。

    这一幕当然没逃过在他们身后的许晨晞,她认识季墨枫这么多年,他对她的笑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却在短短半小时,对这个女孩笑了两次,两次啊!满满的嫉妒写在许晨晞不算很完美的脸上。

    她深刻觉得自己就是来找虐的,为什么放学不好好回家?非跑过来跟踪他,就那么好奇吗?

    其实许晨晞的长相并不差,只是和夏忧璃这种天生丽质的女孩比起来还是稍有逊色。

    许晨晞这种自暴自弃的念头,也仅仅只有几秒种就烟消云散。她暗自发誓:墨枫哥,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只对我一个人笑,一定!许晨晞恨恨地在心里暗暗发誓。

    看着他们并肩而走的背影许晨晞的嫉妒感更加深刻了:这个女孩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才出现在墨枫哥的世界里不到二十四小时,我认识了墨枫哥这么多年,都不能与他并肩而走,凭什么她刚来,就可以和他并肩,他还对她笑了两次!

    许晨晞气愤地踢了一下路边路灯的柱子,踢得脚尖生疼,但她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仿佛一点也不疼一样。

    她看天色不早了,就自己先回家了,太晚了爸爸妈妈会担心她的。

    一小时后,御景花园。

    “那个……我到了,谢谢你了!”夏忧璃有些别扭的先开口,这一路都是季墨枫在前面走,夏忧璃跟在他身后两步的位置,就两步,不多不少。

    “嗯,你快进去吧,天色不早了。”声音依旧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但没有人会知道,他内心有多激动!

    夏忧璃觉得尴尬,就挥着手对季墨枫说:“季同学,拜拜!”说完就进去了,留给季墨枫一个纤瘦的背影。

    看着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眼前,季墨枫转头就走。

    季墨枫回到家里的时候,天早已是漆黑一片,伸手都看不见五指。

    其实,他大可以早点回家的,但为了可以和夏忧璃一起多待一会,他故意选择了一条最远的路。

    他打开别墅的大门,刚换掉鞋子,走到客厅,他抬眼就看到了一整个暑假都没露面的父亲——季凛。他故意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径直走上楼梯。

    季凛听到声音转过头,却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他是有多可悲啊,自己的儿子看到自己连一个微笑都不屑于给他。

    “季墨枫,你站住,看到你爸爸就这种态度吗?”季凛的语气怒气满满。

    季墨枫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季凛,语气冰冷:“呵,您一个暑假都没有回来看过我一眼,您又凭什么要求我对你热脸相迎?”

    季墨枫的一番话真的刺伤了季凛,他站起身,朝季墨枫走过去,语气不由得柔和了一些,“墨枫,你听爸爸解释……”

    季墨枫最看不惯季凛这副虚伪的样子了,毫不犹豫地打断他,“够了,不要再拿你工作很忙来搪塞我了,从我妈妈离开以后,您每年在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而我,作为您的儿子,见到您的次数居然都比不上你的秘书……您又关心过我几次,我每次生病的时候,你在哪里?家长会的时候,你又在哪?你恐怕不知在哪个地方和你的小情人卿卿我我吧?在我眼里,从那个女人出现的那天起,您就不是我爸爸了。”

    季凛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受伤和愧疚,“可我这样做都是为了给你一个好一点的未来啊!还有,我和你周阿姨已经结婚6年了,她不是什么小情人!”

    季墨枫薄唇轻启,语气轻蔑,“你就那么爱那个女人?那么迫不及待?在我妈妈去世没多久就娶了她?”更可笑的是,作为儿子,他竟然从来不知道,他和那个女人已经结婚6年了。三年前,他带着那个女人来到家里,想要他接受那个女人,季墨枫还以为那个时候他们才刚在一起,却没想到他们已经结婚6年了,还真是讽刺呢!

    6年,足够季墨枫从妈妈逝世的悲痛中走出来了,足够他学会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不论是大事还是小事。

    6年,足够季凛忘记亡妻让他和周雅涵结婚的初衷,让他真的爱上周雅涵,让他习惯性选择遗忘儿子的存在……

    季凛早已走到季墨枫身边了,他伸手握住季墨枫的肩膀,季墨枫几乎没有一秒钟的犹豫,立刻向后退了一大步,眼神犀利,语气尖锐,“怎么?无话可说了?还有,不要在说什么为我好之类的话了,我听着都觉得虚伪,我怕污染我的耳朵。你又何必装呢?真TMD恶心!”

    刚说完,转身就向楼梯上走去,季凛赶紧拉住他的衣角,语气诚恳,“小枫,我不说这个了,好吗?我今天主要想问你,你为什么要留一级,继续读高一?爸爸记得你成绩一直都很好的。”为了讨好季墨枫,季凛用了季墨枫的乳名,希望这样可以打动他。可是,事实证明……并没有什么卵用。

    季墨枫丝毫没有被小枫这个称呼影响到,更准确来说,从他妈妈去世以后,他就对这个称呼免疫了。他斜眼瞥向季凛,他语气中夹杂了一丝冷漠和嘲讽,“和你有关系吗?”

    季凛气极了,大怒道:“季墨枫,你别忘了,无论怎样,我都是你爸爸,你都是我儿子!我都是有权利管教你的。你就那么不把你的未来当回事吗?不明不白的就留级!”

    “那又怎样?从你和那个女人结婚的那天起,在我心里,你就不是我爸爸了,我的未来也与你无关了!”

    他也真的是气极了,怼完他父亲就摔门而走,连头也不带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