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被辜负的时光

    更新时间:2018-08-17 14:52:54本章字数:3017字

    季墨枫和夏忧璃一路上,齐肩而走,相谈甚欢,季墨枫知道了夏忧璃的很多信息,比如,她最喜欢的水果是车厘子,最喜欢的明星是赵丽颖,最喜欢的歌是《至少还有你》,最喜欢的地方是云南大理……

    但季墨枫本就沉默寡言,加上夏忧璃本就不喜欢追问别人的隐私。

    因此,夏忧璃也就无从所知季墨枫最喜欢的明星,最喜欢的水果,最喜欢的风景……但她读懂了,这个看似冷冰冰的大男孩,却有一颗渴望自由,渴望被爱的心……

    虽然,他提供给她的信息并不多,但她却在他和她交谈时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羡慕,渴望……

    她突然真的好心疼这个大男孩。他没有像沐亦辰那样的嚣张跋扈,阳光外向……

    他更多的是忧郁,冷漠……可他的眼神却告诉她,他不是这样的人,他的心里住着一个最真实的自己,他隐忍着那个自己,带着浑身的刺和身边的人相处,将自己的心层层包裹,他不愿打开自己那颗渴望自由的心,哪怕是一条小小的缝隙,都不愿意打开,让别人住进去……

    不知不觉,日落西山,夏忧璃也已快到家了。

    夏忧璃回过头,对身边的季墨枫俏皮一笑:“那个……季墨枫,我到了!”

    “嗯。”依旧是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声调。

    “再见!”

    “明天见!”

    “好。”

    夏忧璃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头也不回,季墨枫看着她的背影,迟迟没有移开目光。

    令季墨枫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回过头,吓得季墨枫赶紧把目光收回来,还好他们之间的距离有点远了,才不至于让他的目光无所遁形。

    还好,有一段距离,帮了我……

    季墨枫松了口气,竟然发起了呆。

    夏忧璃跑到他身边,说:“季墨枫,你的微信号是什么?我们还没有加好友呢?!”

    没有人回应,夏忧璃这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可效果并不显著,她只好戳了戳他的手臂,“喂,季墨枫,你在听我说话吗?”

    “嗯?你说什么?”

    夏忧璃给了他一个白眼,耐着心又说了一遍,“你的微信号是什么?我们还没有加好友呢?”

    季墨枫想也不想一下,直接回答:没有。

    夏忧璃大吃一惊:什么?!现在可是2018年了,他居然没有微信?

    “那QQ号总该有吧?”算了,谁让他没有微信号呢?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季墨枫轻轻嗯了一声,紧接着,报出了一串数字。

    夏忧璃赶紧从书包里掏出手机,点开QQ,尽最快的速度加他,可是那串数字的最后两位,她还是没能及时输入。

    夏忧璃尴尬的对季墨枫请求道:“那个……你能在说一次吗?我有两位数字没记住……”

    真的是太尴尬了,以至于她说话的语气都有点断断续续的。

    季墨枫看着她,重复了一次那串数字,接着又补了句:“那也是我的微信号。”

    夏忧璃一听顿时炸毛了,“季墨枫,你逗我玩呢?”

    “嗯。”

    夏忧璃此时的内心活动十分丰富:我靠!这个男孩是故意的吧?

    为了让自己忽略掉夏忧璃那个想打死的自己眼神,季墨枫赶紧说,“同桌,你快回去吧,天都快黑了。”

    “嗯。再见!”

    这次,夏忧璃蹦蹦跳跳地进去了,连头也不带回一下的,季墨枫在原地看着她远去的身影,不禁失笑。

    直至她的身影完全消失,他才转头回家。

    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昨天才见过面的父亲,今天居然还在沙发上等他。

    这两天是怎么了?他怎么又回来了?

    季墨枫想再一次装作没看到他,可还是被他叫住了,“墨枫,你上了一天课了,应该饿了吧?快点洗手过来吃饭。”

    “嗯。”还是一声冷词。他的关心让季墨枫觉得虚伪,但这对于十岁以后的季墨枫来说是很难得的,所以,他还是乖乖洗手吃饭了。

    季墨枫对于这样的自己都有点鄙视了,可他发现自己心里并不排斥。

    “张妈,开饭了!”

    “好。”

    餐桌上。

    季凛夹了一块鱼放在季墨枫碗里,“来,墨枫,我记得你最爱吃的就是鱼了!”

    季墨枫在心里冷哼一声,我最爱吃的是鱼?谁告诉他的?

    我明明吃鱼过敏,多么讽刺啊,这个自称是我爸爸的人,居然说,我最爱吃鱼?

    虽然是真的对季凛的虚伪感到很讽刺,但他还是把这块他夹给他的鱼,送进嘴里,细细咀嚼。

    看着他的动作,季凛忍不住出声:“好吃吗?”

    “还不错。”

    “那你多吃点!”说罢,又给他夹了一块。

    “嗯。”

    父子俩在这种相对和谐的情况下,吃完了这一顿亏欠已久的晚餐。

    季墨枫冷冷地对季凛下了逐客令:“饭吃完了,你可以回去了吗?”

    既然饭已经吃完了,那他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让我心情不爽吗?

    还有,痒死了,我可不想在他面前暴露。

    他明显的不耐,让季凛觉得很心寒,但这也是他活该。通过昨天和季墨枫的兵戎相见,他想了很多很多,他真的意识到:这几年,他亏欠他这个唯一的儿子太多了,他原本应该和同龄孩子一样阳光,爱闯祸的……可他的儿子,冷漠,少年老成。

    他变成这样,都是自己这些年对他疏于关心,从来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

    他以为,自己和周雅涵不要孩子,就是对他最好的保护,至少自己辛苦守下的家产,以后都会给他。

    可现在才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太离谱了。

    他想弥补这几年对他的亏欠,所以,他今天特意早早回到了他和他的家,让张妈做好了饭,等他放学回家,他回来了,也乖巧地和他吃了他亏欠他多年的一顿饭。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儿子竞如此讨厌他,连多看他一秒钟都不愿意。

    “好,你自己要早点休息啊,别玩手机玩到太晚啦!”季凛细细叮嘱季墨枫,他现在只能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

    “嗯。我送你出去。”

    既然都要走了,送他一下吧,还不知道他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季墨枫目送季凛的车子离开后,才转身进去,他一进门,就直接上楼了。

    回到房间,他脱掉上衣,低头一看,胸前,肚子上毫不意外地长满了小红点。

    他开始在房间里四处翻找着过敏药,他几乎翻遍了整个房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瓶,可当他看到药的有效期的时候,心里拔凉拔凉的——过敏药过期了!

    他把手里已经过期的药重重地丢出了窗外,转身走到衣柜前,随手拿了一套睡衣,进了浴室。

    这一晚,季墨枫理所当然的没睡好。准确来说,是根本就没有睡着。

    他第二天又起了个大早,不过这次他去的地方不是学校,而是医院。

    医生是位年龄有点大的男人,差不多可以是季墨枫的爷爷了。

    医生爷爷非常官方的问了句:“你怎么了?”

    季墨枫意简言骇地解释了一下,“吃鱼过敏,昨天吃了两小块。”

    “你既然知道你过敏,你为什么还吃?”

    “因为,那……”是我父亲给我夹的。季墨枫差点脱口而出这句话。

    医生爷爷耸了耸肩,“怎么?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勉强了。”

    然后,刷刷地在病历上写了一些症状,并给他开了一些药。他将病历和药单一起递给季墨枫,“你按这个去交费,取药就可以了。小帅哥,以后不要吃鱼了啊!”

    季墨枫轻嗯一声,转身退出了医生办公室,并顺手替他关上了门。

    季墨枫赶到教室的时候,都已经上完第一节课了。

    夏忧璃感觉到旁边有人坐下了,疑惑地转头一看,见来人是季墨枫,问道:“哎,你来了啊?今天怎么会这么晚?”

    季墨枫一边从抽屉里翻出课本一边回答,“今天早上去处理一些事了,来晚了一点。”

    “哦!”

    夏忧璃刚准备转回去,却瞥到了季墨枫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小红点,“那个,你的脖子怎么了?怎么会有那么多小红点?”

    季墨枫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脖子,回到:“哦,没什么!”

    夏忧璃却不依不饶,又问了一遍,“到底怎么了?”昨天都计划好了,以后要多关心关心这个大男孩的,不能今天就忘了!

    季墨枫感觉到了她的坚持,他也没打算继续隐瞒了,毕竟他可是开学第一天就见识到了这个女孩的坚持。

    而且,这是她对他的关心呢!这个世界上,能关心自己的人除了沐亦辰兄妹和简思炀,怕也只有她了吧?

    他不以为然的说:“没事,只是吃鱼过敏而已。”

    “那你看过医生了吗?”

    “嗯。”

    “那医生怎么说的?”

    “没事,只要按时吃药就可以了。”

    “叮叮……”,上课的铃声响了。

    夏忧璃哦了一声就转回去了,把小脑袋埋在书堆里。她可是要好好学习的,何况她的旁边还是季墨枫这个大学霸,搞的夏忧璃压力怪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