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不想搞太难看

    更新时间:2018-09-28 12:09:49本章字数:3044字

    夏忧璃比许晨晞高一点,她睥睨着许晨晞,冷声道:“许晨晞,你一定要我把一切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吗?一定把事情搞的很难看,你才会满意吗?”

    许晨晞,我已经看在大家都是同学的份上,你之前对我也“挺好的”份上,有心放过你这次,给你留点面子了,可你为什么就不知道领情呢?

    有点迟钝的沐亦晴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忧璃说这话的意思是,把她最宝贵的书搞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是——许晨晞。

    认识许晨晞这么多年了,也没发现她是这样的人啊,她不是一向最温柔善良的吗?小时候到现在,哪个叔叔伯伯不说,让自己学学许晨晞啊,学一下别人的温柔,聪明。她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但忧璃,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她一向性格外向,诚实,她肯定不会骗我的,许晨晞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是因为——墨枫哥?许晨晞喜欢墨枫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可墨枫哥喜欢忧璃,应该不会有人知道啊,我可是观察了好久才知道的呢!如果真的是这样,墨枫哥还真的是男颜祸水啊!那许晨晞的嫉妒心真的是太强了点吧?不就是一个墨枫哥吗?她干嘛要毁了忧璃最珍视的东西,还真的是一招致命啊!果然最毒妇人心……

    既然想清楚了,那也该为忧璃找许晨晞算个账了。

    沐亦晴瞪着许晨晞,“许晨晞,忧璃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一定要让自己颜面扫地吗?如果,你还在乎你自己面子,就不要拦着忧璃,让她走!”

    还有一句话,沐亦晴凑近了许晨晞的耳朵,用只有她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警告道:“许晨晞,我警告你,你以为我们不知道是你吗?这是忧璃大气,不跟你计较,如果下次,你下次如果再这么做就不要怪我不顾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了。夏忧璃,会是我沐亦晴此生最重要的朋友,假如你敢再次伤害她的话,我可就不知道我自己会做什么了……”

    说完她打算拉着夏忧璃就走,可夏忧璃不太甘心,想看看许晨晞有什么表现,许晨晞的表情果然没有让夏忧璃失望呢,一张绝色的脸上全是惨白,眼里还有这掩不住的嫉妒。

    经沐亦晴的这一提醒加警告,许晨晞也明白了,夏忧璃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

    原来自己的处心积虑,在她眼里不过就是一场玩笑而已,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为什么还在这里陪自己演戏?为什么沐亦晴才认识她不到一个月就可以这般维护她,自己用了几年都不能得到,她夏忧璃就这么轻易得到了,不管是沐氏兄妹的友情还是墨枫哥的喜欢,都是那么轻易……她好嫉妒啊,她也好不甘,她真的好想哭啊,许晨晞,这里是教室,你绝对不可以哭……不可以!

    没有了阻挠的夏忧璃冷着脸,转头就走,她一路低着头,强忍着眼底的泪水。

    她知道,自己今天这一闹肯定会被请家长的,而且,自己最宝贵的书,也被许晨晞搞成这个样子了。

    她真的很委屈很委屈,她从开学到现在,也没惹过许晨晞吧?许晨晞凭什么把她的书搞成现在这样,凭什么?

    低着头的夏忧璃迎面撞上一个人,撞得她脑袋疼。

    胸口被夏忧璃的撞的生疼,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夏忧璃,用手戳了戳她的肩,“喂,夏忧璃,你这么急,打算干什么?都快上课了!”

    夏忧璃从他怀里退开,并未抬头,“沐亦辰,你让开,我要出去。”

    听到沐亦辰的声音,沐亦晴立刻屁颠屁颠地小跑过来和她哥告状了:“刚刚发生了一件特别大的事情!”

    沐亦辰整个人都有点懵,“什么事?”

    沐亦晴一边拉着沐亦辰往教室里走,一边口里念叨着,像是在和沐亦辰说话也像在自言自语,“哎呀,我说也说不清……你还是自己进来看吧……”

    夏忧璃刚好趁机自己一个人跑出了教室,而刚好上完厕所回来的季墨枫将刚夏忧璃撞到沐亦辰以后的一切事情尽收眼底,心里有点闷闷的,加快脚步朝教室这边走过来。

    沐亦辰看着夏忧璃的桌面,勃然大怒:“这是谁干的?”

    教室里鸦雀无声,空气寂静地一阵风刮过都能听到声音。

    沐亦晴踮起脚尖,在沐亦辰耳边说:“哥,忧璃知道是谁,但她并没有打算过多追究,所以,你的任务就是把这些书清理干净。我先去追忧璃啦。”

    还不等沐亦辰说什么,沐亦晴转头就走,当她快到门口的时候,又转身折了回来。

    沐亦辰看到她,有点不明所以地问道:“亦晴,你怎么又回来了?”

    沐亦晴从书包里翻出所有纸巾,把它们丢给沐亦辰,“就是为了给你这个的,我走了。你一定要完成工作啊!”

    交代好沐亦辰,沐亦晴一心只想去追夏忧璃,她实在是太慌张了,以至于撞到了刚过来的季墨枫。

    “亦晴,刚刚你们在教室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么急急慌慌的,准备去哪里?”

    “墨枫哥,我就不细说了,我哥在里面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问他。我先走了!”

    等季墨枫看到沐亦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的时候,还很是疑问,不过,当他看到那一堆书以后,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亦辰,还有一分钟就上课了,你先回座位吧,否则又要被老师骂了,我来擦就好。”

    沐亦辰一脸惊讶地看着季墨枫,“墨枫,让我看看,你发烧了吗?”

    “我没发烧。”

    “可我怎么记得你有很严重的洁癖,就连别人不小心碰到你,都会皱眉的。”

    “不说了,还有半分钟,你快回去吧。”

    “你真的确定你可以擦?”

    “嗯。”

    “好吧。”

    沐亦辰狐疑地看了一眼季墨枫,眼底全是难掩的惊讶。

    他站起来,对着季墨枫反复交代:“墨枫,你一定要擦干净啊,亦晴说,这些都是忧璃的宝贝。”

    季墨枫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寡,好像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许晨晞虽然有点气愤季墨枫愿意帮夏忧璃擦书,但想到季墨枫看到这一片狼藉的反应也不过如此,更多的是得意,看来墨枫哥也没有那么在乎夏忧璃嘛。

    可她没想到的是,季墨枫早就打算好了,先尽力把夏忧璃的书擦干净,等下午放学了,再把那个破坏忧璃宝贝的人找出来。

    季墨枫坐下来,一本一本拿过夏忧璃的书,仔仔细细地擦拭起来。

    “叮叮……”

    上课铃声夹杂着班主任高跟鞋的声音,传进教室里每一个人的耳朵。

    年轻的班主任扫视全班,发现夏忧璃和沐亦晴都不在教室,“季墨枫,你同桌今天怎么了?简思炀,你同桌呢?”

    原本还在玩着手机的简思炀突然被点名,吓得赶紧把手机向抽屉里一塞,站了起来,声音发颤,“老师,怎……怎么了?”

    “我问你,你同桌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简思炀并不知道早上教室里发生的事情,但亦晴刚给他发微信了,说让他帮忙请假。

    既然这样,他就随口胡诌了个借口:“哦,老师,她今天早上给我发了条微信,说,她今天有点发烧,让我帮她请个假。”

    “是这样啊,那季墨枫,夏忧璃是怎么回事?”

    季墨枫正被那堆混合着牛奶气味的书搞的焦头烂额,才没有多余的心情去管班主任呢!

    见季墨枫一点反应也没有,班主任气就不打一处来,“季墨枫,我再问你一次,夏忧璃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季墨枫被班主任的一次次点名实在是搞烦了,他头也不太抬地瞎说着:“她没什么事,她今天有事,可能会晚点来,可能会不来。”

    他这样无所谓的样子,让班主任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对他们的管教太宽松了?

    这些之前还很听话的孩子,现在一个个变的无法无天起来,请假也不打电话通知一下,还有回答我的问题,都是一副随随便便的样子。

    班主任转念一想,这些孩子个个都是天之骄子,天之骄女,平常在家里也都任性惯了,怎么会轻易就被我这个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驯服呢?

    算了,还是慢慢来吧,否则一不小心就会适得其反了。

    “同学们,虽然她们俩请假了,但我们的课也不能停。下面,我们开始上课,大家把课本翻到第34页。”

    这节课班主任到底讲了些什么,沐亦辰和季墨枫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沐亦辰担心夏忧璃和沐亦晴,怕她们俩出什么事,季墨枫则是一心在想怎么样才能让夏忧璃没有牛奶味。

    “墨枫,要不,我们也请假吧,亦晴和忧璃从早上跑出去以后到现在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担心她们。”

    季墨枫的眉头一皱,“什么?她们不是回你家了吗?”

    “没有,早上忧璃跑出去以后,亦晴就追了出去,到现在都没有给我一点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