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11 17:13:22本章字数:3039字

    但事实呢?

    周曦越怕麻烦,麻烦还真的跟她很有缘分。老是形影不离。

    在上高中的时候,因为填错了志愿,把人力资源管理填成了人类考察,为此她大哭了一场,要不是院长硬推她进学院,恐怕她现在还在后悔,不肯去上课呢?

    虽然她是这样迷糊,但是大家对她的怜爱却是一点也没有减少。

    是的,虽然院长很疼他们,但院长不是父母,而且院长的爱要分给那么多孤儿,每天看院长忙上忙下,大家都很心疼,所以每个人都很懂事,每个人都加倍努力学习,更加懂事。他们希望快快长大,可以帮院长分担一些事情。

    每个人都尽量不让院长担心,每个人都对院长有一份敬爱的情感,在以往二十几年来,院长无怨无悔的照顾了他们,他们看到的是院长为了他们操碎了心,从一个铝华女子演变成一个年近半百的中老年人。

    在他们的眼里,这不单是母性光辉,还是一个典型伟大的母亲,在别的家庭,亲生的儿女,母亲未须肯做到这种程度,而院长,她不是他们的亲生母亲,更和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待他们有如亲生儿女一般。

    所以在这些年来,他们心中早已把讶异变成了感动,院长就犹如他们的亲母亲一样。

    但为什么今天她也来拔草呢?

    当然有原因了,因为快要放署假了吗?长长的两个月,不知道要怎么过,长长的两个月耶。

    其他的同班同学可以一放假就去体验半工半读的自身经历,但是她就不可以,为什么呢?还不是那群男人爱心泛滥成灾。

    说什么女孩子在外面危险,院子里有那么多人在做事,也不差她一个了,只要她好好的把功课做好就行了。

    做事是他们男生的责任,其实他们那群男生也是太大男人主义了,但无论从那个角度说起,他们就不要他们的“家人”受到伤害,即使是小的时候。记得有一次小麦发高烧,需要到医院拿药,年仅九岁的磊藤也不让院长离开院里半步,而他自己一个人在黑夜12点跑到医院,经过一条很黑暗的路,根本没有人敢在夜里走,但是磊藤牙一咬,闭上眼睛直往前跑。

    因为他不要院长离开那群比他小的“弟弟妹妹”身边,他要院长留下来陪他们,再怎么说,院里有一个大人还是好的。

    想起以往她都是呆在院里帮院长的忙,说来渐愧,她只会帮倒忙而已,所以今年院长说不要她帮忙,要她好好复习好功课就好了。

    所以她觉得无聊,好像所有人都把她当小孩子一样,她都快二十岁了,是个大人了。

    记得她昨天去求磊藤,请多安排一个职位让她体验一下当上班族的滋味,那知道磊藤连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哄住她。

    “不行”

    “为什么”

    周曦嘟着个嘴,用眼睛瞪着他,要他说出个原因。

    “没有为什么”现在的世道真的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并不是他的保护心泛滥,而是他不愿意他的亲人受到什么伤害,现在的女孩子出来做事,很多都选择了坠落,还有外面的治安实在太差了,盗贼倡狂,白天骑着摩托车在路上做案,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骑着自行车在路上的时候,强盗可以拿着刀割断你的背带,这样背包就被他们抢走了。不反抗还好,一反抗他们就亮刀子。

    “可是我真的想出来工作耶,我知道你们很疼我,不想我出来做事,外面太危险了,可是你们想过了没有,如果你们不让我出来,一味的想要保护我,那以后我怎能么办,你们不可能保护我一辈子,你不是常说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吗?”周曦不看向磊藤,一股脑的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

    磊藤听完了周曦这一席话,沉思一下,也觉她说得不无道理,但是他们还是不放心她啊。但又找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

    “但是如果你出来工作被人骗了怎么办呢?”

    “我可以到你公司来做啊。”周曦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坐在磊藤的办公桌上,两条腿摇晃着,一只手还拿着文件夹玩弄着,随手翻动文件。

    “可是……”磊藤还想跟她辩解。但是周曦没等他说完说的断了他的话。

    “没有什么可是的了。这就样说定了。我一放假就来你这里上班。”她从办公桌上跳下来,拍拍手,斜着头对看着他。如果他答应,那么这个署假就不会过得很无聊了,嗯,是应该提早出来社会实践,扩展自己的社会视野。也应该加强自己的交际。他们老是说她很钝,她要彻底改变一下自己,让他们割目相看,她周曦也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你啊,我总是说不过你,不过你来我这里上班,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高出周曦一个头的磊藤低头望着她,态度有了明显的软化。

    “好啊,只要我能接受的条件我都答应。”太棒了,他答应了,计划可以提早实现了。

    磊藤一副溺爱她地捏了周曦鼻头:“话不要答应太得太早了,小心闪到舌头。”这丫头太得意忘形了,真是的,给她一点颜色,她倒开起染房来了。

    “不会的,你才不会那样对我的,你最最疼的就是我了。”周曦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来她是吃定磊藤了。

    从小她就知道,磊藤最疼她了,当然现在磊藤会做出让步也是她意料中的事,她根本不担心。

    而原本不想答应她的磊藤,反过头一想,如果现在不答应她,说不定她会出什么坏主意来气他,想来想去,他还是答应她好了。

    “你啊,不要对我抱有太大的信心了,说不定我出什么坏主意整你。”磊藤想吓唬吓唬她,但是周曦好像不为所动的样子。意思表明了‘你整我,你疼我都来不及了,你怎么会整我呢’。

    但是嘴上又不是这样说的哦。

    “不会的,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我现在都能猜到你想对我说什么。”

    “哦,你这么神,那你说来听听。”鬼灵精怪,磊藤不信她能猜得出。

    “大概是就要我自己小心点,在公司不要捣乱什么的啊。”也不想想她周曦是什么人,怎么会在公司捣乱呢,最多也只是把公司搞得鸡飞狗跳而已嘛!相信这只是小动作而已,再说了,如果不捣乱怎么增进同事的友谊呢?

    “我说得对不对啊。”

    “知道了就好了,不过不能太顽皮了,知道吗?你知道我都很难做的了,公司那么大,我不可能面面都能顾到。”

    “知道了,知道了”

    周曦赶紧说道,就怕磊藤呆会哆嗦起来,那她想走也走不了了,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他说的,你不要去反驳他,就不会有事了。

    对于这点,周曦还是有一点了解他的,因为这种事往往成比例,被骂的次数越多,对于他的脾气也就多一分了解。

    “那我先走了。”

    “嗯,要不要我送你回学校啊。”磊藤关心的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好了。”开玩笑,当然不能让他送回学校去了,如果让他送回去,那她就逛不成街了,买不成漂亮的衣服,泡不到帅哥了?嘿嘿~~开玩笑而已,后而那句话只能放在心里面,纯属玩笑,再说了就算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行动啊。

    “真的不用我送。”唯恐她反悔,磊藤再次问了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

    “那你路上要小心点……”

    “知道了”磊藤还没有说完,周曦就抢了他的话说。

    “那我先走了。”她好像要赶着去投胎一样,走起路的时候,两旁向刮台风一样,连纸琐和灰尘也跟着舞动。

    “等一下”磊藤再次叫住她。

    死了死了,周曦心想不妙,以为大事不好的周曦伸了伸舌头,背着他做鬼脸,但又没有办法不回答,于是慢吞吞的转过头去,用轻轻的语气问磊藤。“什么事啊。”

    磊藤拿出皮夹拿出几张钞票给她,怕她钱不够花,她从小就很漫不经心,对于钱更是没有概念,说不定你现在问她说:“你现还有多少钱。”她一定会翻遍所有的衣袋和背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没办法,为了不让她想花钱的时候没钱花,他只好把她的钱袋装满了。

    啊,有这么好的事,本来以为一定没什么好事,或她做坏事被他发现了,但被他的“实际”行动“感动”得昏头转向,真是标准的好人一个,她不忘向磊藤道谢,于是:“藤,谢谢你。”

    说完掂起脚亲了他一下。

    对她来说,磊藤就是她的大哥哥,而磊藤也像哥哥一样宠她。天知道对她有好处的就像亲哥哥,那没有好处的呢?

    周曦把钱塞进包包里,背起就走向电梯的方向去了。

    哈哈,有钱万事OK,做什么事情都觉得很顺手。

    磊藤看着她的背影,只能摇摇头,小曦真是很孩子心性,真不知道这样的性格好不好。

    超级管家男的磊藤有一点担心她的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