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18 12:00:00本章字数:4172字

    已经可以走路的周曦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绕着大榕树转,眼睛不时望着门外边,就好像是古代的女性在等丈夫回家一样,转达转达又跑去门外面看,看样子是在等人。

    不错,她就是在等人,等那个上星期说话不算数的聂臣,他答应过这个星期带她出去玩,而她也选择再次相信他说的话。希望他不要再次让她失望才好。

    第二个星期了,如果这个星期聂臣再不来带她去迪士园,他就说话不算数,以后再也不理他了,周曦如此想道,从上个星期周曦的腿伤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现在她正在等聂臣带她去玩,可是左等右等还没有来,而周曦也不是很有耐性的人,所以她决定一个人去,反正也没有人有空陪她去玩。

    老大磊藤回来吃了午饭又回去开会了,说什么到了年尾要结算工程款,崔收工程款,计算公司利润,公司分红,年度大抽奖,跟一班下属忙到昏头转向。

    老是口口声声说关心人家,竟然关心人家就不要限制人家的行动吗?如果不让人家出去,就派个人来跟她玩吗?这算什么吗?根本不是在关心人家,而是悚绑她吗?呜呼……她的命真苦。

    老二聂臣又说话不算数,本来前个星期说好了带她去玩,现在都过了一个星期了,这个星期也快过去了,聂臣却没有回来过,人影也没有见半个,所以也别指望他了。以后再也不相信他说的话了,老是这样子。

    老三翔宇最近在设计什么大厦的设计图,明明公司有那么多的设计师,他又不是什么设计师,却又做了那么多不关他的事,叫他陪陪人家,他的理由是,设计师们设计东西达不到他自己要求的水标,不合他的品味,又找不到感觉,所以他干脆自己设计了。

    老四昊裔去德国主持什么美食节,哦对,是德国巡回啤酒节,跟一班德国美女在一起,又有得玩,又可以泡妞,美女在怀,哪还记得她啊。

    于是小曦自己一人回房里穿戴整齐后,顺手带上个包包,从后院跑了出去,上个星期磊藤给她的零花钱还没有花掉,又撞上她受伤,在院里躺了一个多月,那些钱还是没有用处,现在好了,正好拿它们去物尽其用。

    其实有时候自己一个人在路上走或逛商店、逛公园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人生在世,不就是要及时行乐吗?

    虽然有时候孤独得很心慌,但是反过一面去想,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多好,想干什么就干么,不必因为有时候买衣服或别的东西跟同伴意见不合。

    总之自己喜欢就好,孤独,它有时候也是一种美丽。

    周曦想通了之后,自己一个人开开心心的往迪士乐园的方向跑去。

    俊河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这种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记得上一次逛公园是什么时候起的啊。

    大概是他五、六岁起的时候吧,那时候他正好读幼稚园,看到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有带他们去迪士园玩,于是他乘他老爸不再的时候,跟他妈妈撒娇,要她带他去那里玩。开始他爸爸是打死也不肯带他,因为他嫌那里太吵了,因此他们父子两就大眼瞪小眼,要不是俊河他妈妈出来当和事佬,怕是他们父子俩会打起来呢?

    闹别扭完了之后,俊河一个人回二楼自己的卧室,俊河的妈妈看着他的背影,她觉得她不是一个好妈妈,俊河孤单的身影振憾着她,她从来不知道,她儿子是那么孤独。

    “孤独”她从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身上体现这个名词,身为人家母亲的她,突然感到自己是多么失职,这些年来,只顾着跟她老公环游世界,忘了她有一个儿子,一年只见几次的儿子,他眼里的失望,让她觉得幸酸,出于冲动,她脱口而出:“儿子,我们明天一家去迪士乐园玩”。

    她话说出口里,两个男人,也就是赤震和俊河都回头看向她,但他们的表情是截然不同的。

    俊河的欢呼,而赤震则是不解,那种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自从那次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去过那里了,要不是今天看到了幼时的那些相片,他也不会突然心血来潮的想再去看看,想试试回味童年的时光,过去曾经让他最向往的地方,现在是否还有当时的心情。

    但是他失望的发现,逝去的也就是最美的,它只能成为回忆,再也找不回那种温馨的童年了,他茫茫然的走在游乐园的路上,但心绪却已飞向很远的地方去了。

    周曦自己一个人在迪士园里面像红楼梦里的老嬷嬷进大观园一样,东摸摸西摸摸,好奇极了,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当自己的愿望实现的时候,心情原来可以这么愉快,思想停止了转动,都停留在眼前这么好玩的娱乐上面,也不懂要去坐摩天轮、转木马,她打算就么看下去,也不想想一张票一百多块钱就这样白花了。

    周曦转到走道的木椅旁,看着全被坐满的椅子,心情正懊脑着呢,头一偏,就看到了离她不远有一张只坐一个人的椅子,她走过去在椅子的旁边停了下来,走累了,于是没有注意到别人就头也不抬就坐了下去。

    从来不知道玩也可以这样的累的啊,好累啊,逛了一个上午,累得都喘不过气来了,难怪他们一听要带她出来玩,个个都说有事情做。

    虽然是这样子的累,不过这里的人好多哦,好喜欢哦。

    一直以来她都很喜欢热闹的地方,那代表人多她可就可以忘了自己是一个人的,她不要那种感觉。

    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她老是感觉到好像是别人不要她了,孤立,孤单的走在大街上,那种感觉很不好受,茫然的也不知道要走去哪里,无意识的自我流浪。

    她很无措,很茫然,不知道怎么办好,去那里好。

    俊河不知道还有人敢和他坐一起,因为他冷着一张脸,摆明了“别烦我”的表情,吓得路人不敢走过去坐。

    霸着一张椅子,一个人冷眼看着周围的事物,仿佛那跟他没有关系一样,事实的确跟他没有关系。在人群里,他永远都是那么出色,那么显眼,看看那些游人就知道了,因为他们向俊河投来的注目礼实在是太……

    也不知道周曦是胆子大,还是不受外界干扰,没有看清楚他是谁。只顾着低下头按按自己的脚,因为脚刚好,加上走了那么多路,脚走累了。

    下次出来玩的时候,记得拖个人来跟她一起玩,这样,以后有什么状况就不用她出马了。不知道要不要打电话给他们,叫他们来接她,但是如果被他们知道她自己一个跑出来玩,不知道会不会大刑伺候呢?但如果不打电话给他们,那她怎么回去啊,再说出来这么久了,他们会担心的。

    俊河等了大半天,旁边的女孩还没有抬起头,只能盯着她的后脑,那女孩子也还真是奇怪,低下头这么久,头不酸吗?于是他很好奇的想去叫叫她,手刚伸出又伸了回来,别人的事关他什么事啊。

    但是他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觉得旁边坐的这个女孩子的背影很熟,很像……对了,很像那天那个差点被他撞到的女孩子。于是伸回的手又伸了出去,拍拍那个女孩子的肩膀,见她没什么反应。俊河翻过她的脸。

    天啊……,真是她耶,而她现在怎么了,竟然在这里睡着了,真是的,这种事也只有她能做得出来,真不该说她是单纯还是愚蠢。

    她真是太奇特了,让他有一种想要了解她的欲望,想知道她脑子里面是装什么东西,怎么会有这样奇特的思想呢?

    于是俊河不假思索的把周曦揽入怀里,不忍心弄醒她,只有慢慢的等着她醒来。

    俊河看着睡熟的了她,长长眼睫毛底下的眼睛闭着,小而挺的鼻子白而圆润,在鼻尖有着反光,那是被阳光反射的。脸上的表情时而微笑时而皱眉,好像在梦里有什么东西困扰着她。

    大约过了一个钟左右,周曦慢慢的醒来了,好舒服哦,好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这么舒服的枕头,好温暖的被子,抱枕也很合适,于是想转个身,耳边突然响起……

    “小心……”

    好吵哦,什么声音啊,睁了一下眼睛,因为不适应强光,于是用手摭了一下,缓缓地看清楚眼前的情况。

    “啊……”

    周曦在毫无防备的情况,吓了一跳,她怎么会跑到别人的怀里去,等她抬起头看到那个人,呆住了,怎么会是他,难道刚才坐在她旁边的人是他。

    天啊,她出糗了,居然钻在人家的怀里面去了,他会不会生气啊,其实她也不是故意的,好没面子,她都不敢看向他了。

    周曦再次看向他,发现他嘴角一扬,正在对她笑。

    “还认得我吗?”俊河突然丢出了一个问题。

    “啊……”周曦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呆呆应了一声。

    俊河见状,笑意变得更深了,看来她还没有进入到状况中。

    “我是问,你还记得我吗?”俊河重申一次,看着她眼里那多变的情绪,俊河觉得这是一种享受,跟她说话也是一种消磨时间的好方法。

    “你……你就是害我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的罪魁祸首。”周曦总算是反过应来了。

    “你还好吧。”俊河关心的问了一声。

    “哼……你说呢?”被撞到的人又不是他。

    “怎么了。”俊河再次反问一下。

    “你那么想知道,你怎么不去撞一下车,感受一下。”周曦口不择言说道,可恶也不向她道歉,虽然,虽然是她走路不看路灯,还撞到他的车,但是……但是好像怎么没有理由要他向她道歉一样?

    算了,好女不跟男斗,再怎么说都是自己理亏一样。

    也许是再次见到他,激动的心情反而转变成难为他的体现,这也就是男女双方在恋爱当中而迷失了自己,不懂得怎样控制自己外露的感情。

    其实这样还好,如果完全压抑了,那么对方就不知道你是怎样的表情,怎样去猜测你的心意。

    俊河也不和周曦争议下去,他怕争到天黑问题还是会在原地打转,那么这么好的天气不就浪费了,于是换了一个话题。

    “你今天怎么也会来这里玩啊。”

    “哦……你可以来,我为什么就不可以来了。”周曦的口气还是很不友善,谁叫他长得那么帅呢?害得她憋得好难受啊,想说话好声好气,却又是找不到籍口。

    俊河也不和她计较,还是找话题和她聊:“去玩摩天轮了吗?”

    “没有去过。”她一看到那个东西在那么高的地方摇起摇落,她好怕,不敢去,也不知道怎么去。

    “想不想去啊”俊河提出了建议。

    “好啊”周曦眼睛发亮,对俊河也不再是不理不睬了。

    周曦拉着俊河的衣服,一个劲的往前走去。

    俊河只能任着她,没有理由的宠溺。

    两个人尽情的玩,虽然还想在去玩,但是天幕已降临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这么过去了。看着周曦玩的情绪依然这么高涨,俊河只好再顺着她,带她去一个更好玩的地方玩,路过便利店,他买了一些食物,开车截她上山顶看夜景。

    于是两个人在外面玩到了深夜十二点才回去,俊河送她到了院子里门口,周曦依依不舍不让他离去。

    俊河只能哄着她:“乖,进去吧,要不然里面的人会很着急的。”

    “可是,下次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呢?”周曦着急的反问,她都已经把他当成一个好朋友了。

    “你还想去那里玩啊。”相处了一个下午,俊河已经很了解这个小妮子,她绝对不是想要再见他,而是想要他带她去好玩的地方玩。

    真不知该感到失望还是该高兴,失望她不是想自己,高兴她想跟他出去玩。

    “啊……还是你最了解我。”她傻笑了两下,想掩饰她的意图。

    但在隐隐的感觉中,他发现周曦对他也是有感觉的,只是她现在自己不知道而已。“你会见到我的,等你理清楚了自己的感情后,我会来带走你的。”

    俊河说着周曦半懂半不懂的话,这种事情只能她自己去慢慢体会。

    “我走了”俊河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