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伊脉斯山下(二)

    更新时间:2018-11-18 15:00:00本章字数:2207字

    米硫斯无奈之下,只得答应安迪。他于是开始语无伦次的讲述整个事情。

    在美杜莎战争爆发之时,米硫斯不顾科洛斯神的劝阻只身去援救恰克拉。他生性好斗,又容不得这般凄惨的事实。他一个人行动起来要比战神的军队快,早战神三天到达了恰克拉。那时的恰克拉已经残颓不堪,安德古拉的大军已撤,只留下少许的军队和恰克拉的抵抗军作战。米硫斯协助恰克拉人攻击怪物,在这期间,他从怪物手中救出了一个昏迷的女战士。待战神大军到达,怪物撤尽后,他带着恰克拉的老弱病残回到科洛斯。那个昏迷的女战士最终也醒了过来——米硫斯爱上了她,并最终和她结婚——那女战士就是麦丽。可麦丽显然并不安于科洛斯的和平,尤其是当她得知了战争的真正起因后。恰好当时瑞内斯在科洛斯组织了义勇军去援助战神,麦丽便同瑞内斯一起出征了。半年之后,麦丽又回到了科洛斯,那时的她已经身怀六甲。她为米硫斯生下了一个男孩,巴赫给那孩子起了个叫做“未来”的名字。但仅仅在休养了一个月之后,麦丽又离开了科洛斯——那是她已经聚集起残留的恰克拉人并且组织了一个叫做“复仇者”的势力。米硫斯自知无法熄灭她仇恨的烈焰,可又担心她的安全,于是同妻子一齐出征。

    “复仇者”独立行动,不听从战神的调遣,用麦丽的话说,他们要用自己的方式复仇。后来,麦丽听说了尼瑞斯花被人破坏的事,她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卡玛拉——她也如愿以偿地抓住了这个罪大恶极的女人。麦丽被仇恨冲昏了头,当时就要把卡玛拉杀死。米硫斯百般劝阻,麦丽才最终没有那么做。可她最终发现卡玛拉惧怕太阳,于是动辄就把卡玛拉拉出去暴晒。米硫斯曾尝试放走卡玛拉,可麦丽显然对此早有防备,并不能让他轻易得手。事实上,米硫斯心里也颇为矛盾,他终究不清楚是否真的应该救卡玛拉。米硫斯不忍心看到卡玛拉终日受苦,于是取来些尼瑞斯湖水给卡玛拉敷用。麦丽对米硫斯的这些举动不闻不问,她知道米硫斯和安迪夫妇的关系,所以并不强求米硫斯做得太过薄情寡义,只要他不再动放人的心思就好。中秋节那天,他们到达了恰克拉,麦丽的目的十分明确:要用卡玛拉祭祀恰克拉的亡灵。

    米硫斯矛盾到了极点。他知道自己若然再不为卡玛拉做些什么,便再也没有机会了,而麦丽动辄以莫恩的生命作为要挟,他终究也不敢轻举妄动。这天他去探望卡玛拉时,忍不住失声痛哭。卡玛拉并没有责怪他,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她也泰然自若。卡玛拉唯一的请求是在临死前希望见一见安迪。米硫斯当时认为安迪已死,以为她那是与丈夫同赴黄泉的感慨,心里内疚更甚。卡玛拉让米硫斯将那只尾随他们几天的长翎雁捉来——米硫斯自然觉得责无旁贷。待长翎雁飞出之后,卡玛拉才对米硫斯说了安迪未死的事。“那只鸟将带来我亲爱的丈夫。”卡玛拉当时这么说道。米硫斯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安迪仍然活着,忧的是这样一来可能连安迪也有危险。卡玛拉对米硫斯的想法一笑置之,她笑着说道:

    “我只是想见安迪最后一面,并不奢望逃生。况且,您的妻子,那个叫麦丽的,虽然憎恨我,但是却绝不会杀安迪。也许,她更希望安迪目睹我的死亡。”

    米硫斯只听过战争起因的流言,却并不知晓其中的真相。他甚至不知道麦丽也认识安迪——以往他提及安迪时,麦丽表现得似乎毫不知情。听完卡玛拉的话他呆住了,而更令他吃惊的却是卡玛拉下面的这番话:

    “您的妻子爱的并不是您,而是我的丈夫安迪——请原谅我这么说,在她的心目中,安迪是她的恩人,又是个大英雄,所以她决不会伤害安迪——何况,她也没有那个本事。”

    一时间,米硫斯心里翻江倒海,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他郁郁的在人群中踱步,会营帐中喝酒,终也不能平静下来。他强制自己去想想怎么去救卡玛拉,这样一来反倒平静了些。安迪一来,他便注意到了,但为了谨慎起见,过了一阵子才去招呼他。

    “现在快到祭拜的时间了,我们要尽快行动。”米硫斯说道。

    “卡玛拉现在在哪?”

    “在那堆木柴里,就是高高的堆起的那些。”米硫斯说话时掩饰不住他的焦急,“我已经想好了一个办法,我一会拿几件衣服,你装扮成我们的人,你这衣服也太显眼了。我去那边救莫恩,顺便制造混乱,你趁机把卡玛拉救出来。”

    安迪一时间无言,他已经隐约感到了状况不对,既然连米硫斯都说自己显眼,那一定有别的人早看出来了——可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无奈之余,却也没什么办法,权且按照米硫斯的话去做。

    米硫斯今晚格外的焦躁,出门之后,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竟然不自觉地骂了一声:

    “该死的月亮!”

    他深知撞在了一个卫兵身上。

    如今的米硫斯已经失去了曾经的那份平和,安迪能够理解这位老友的变化。在这般芜杂而又无谓的是非中,那份脆弱的平和分崩离析也是常理之中的事。安迪也能觉察到米硫斯的焦躁中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可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安迪混入人群之中,找了个尽量靠近木堆的地方坐下。那只长翎雁又哀鸣了一声,安迪循声而望,忽觉一阵心酸,禁不住流下泪来:卡玛拉正在那堆木柴里面,自己心爱的妻子正在那里等待着死亡。

    安迪仔细的看了看周围,心里盘算着若是行动起来会有多大胜算。但他总觉得这些考虑全都无济于事,最为关键的事情他无法获悉。安迪有种强烈的感觉,仿佛他的一切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无论那双黑暗中的眼睛究竟是谁,安迪都将毫不犹豫的行动,只是那感觉让他不自在。

    米硫斯那边仍然没有动静,安迪不由得焦躁起来。这份焦躁的心情并无益处,安迪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情,于是决定在它蔓延之前行动。不清楚米硫斯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即便他失败了,安迪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