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回 同窗友弄箫回隋

    更新时间:2018-08-16 21:30:00本章字数:2001字

    第一回同窗友弄箫回隋

    古语有云: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此一回便讲的是这般故事。

    话说笔者缀成此书时,中华夏历早已不知过了几轮甲子,又逢着一年辛卯,按西历算来却是西元二千十一年。前两岁又半载,塞北辽东首府沈阳城内第五中学初分文理。高一十六班乃是文科班也。这班里少年人才济济,志趣不同而性情相合。中有要好者四人,乃是瑞辰、轩云、疾雨、清月四友也。看官,你道他四人相貌若何,各是何许人也?原来皆是有志之士:那瑞辰生在书香门第,身高七尺,面正唇朱,眉清目秀,鼻下两道小青须、腮间一张方海口,是个文生公子,好读史、善属文,最喜明清两代章回小说把个一文一史融在一起,又爱效仿古人,慕文人风骨,修学人遗事,不枉为一代才子也;清月者,一女子也,生得面庞白净——两腮泛红,眼如点墨,唇若涂朱,齿若镶贝,秉性好奇喜动,不肯饱读诗书,却能通晓外语,也一奇人也;再道那轩云,身高八尺,姿容甚伟,眉似利剑,浓重锋刃,目含碧波,深邃明亮,尚武好文,有侠客风骨,时常斜负书包在背,只道是斜挎了一口宝剑,虽然生在富商巨贾之家,但却又颇好诗礼书画之雅,岂非时之英杰?疾雨者,更是了得,此人学业勤勉,球技精湛,可谓能文能武,身高、出身与轩云不相上下,最是自信、谦逊,尝视己身是自古及今的武状元,瑞辰赞他有三国时赵云之风范并希腊神阿瑞斯之勇武,故而谓之曰“战神、英雄、赵子龙”。

    看官,你道是无事耶,怎讲这些无关言语?其实这番闲话并非就是徒费唇舌之谈,你不见那项王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谓“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蜀主幼时尝与乡中小儿戏于树下,言“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后具为实,果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盖人之少年,其志非凡,有志者,方能成就大业,后之故事与他四人性情志向息息相关,故且先于此讲明。

    正是:

    支言寥摩相貌,片语难尽其才!

    却说一日清晨,瑞辰早起竟往学校漫步而来,只见街市边摆得一摊,主人在卖古玩。这摊子,百般古玩是样样俱全:外圆内方的铜钱儿有顺治通宝、康熙重宝、雍正元宝、乾隆通宝,一直排到了宣统;串成串儿的配饰有珍珠的、翡翠的、黄白玉的,有圆珠的、有方块的、有圆珠加方块的;倒着扣儿的瓷碗有酱黄釉的、银灰釉的、青花款的、粉彩款的;还有零零碎碎儿的玉片子、牙片子,铜盆儿、铜壶儿、铜罐子,铜洗、铜爵、铜印章,铜矛头和铜铲子。

    瑞辰见了这些宝贝真个是眼花缭乱、目瞪口呆,忽瞟得摊子尽头有一支三尺来长的东西,尚套着绒套,究竟不知是个什么宝贝,乃搭言问那摊主:“这物件儿是个什么?”摊主道:“是一管箫。”瑞辰听罢自语着应承一声,俯下身去,拿将起来细细玩看。那摊主言道:“看你这小伙儿挺喜欢这个,这管箫也是个老物件,十有八九是要卖给你了,我也就图个吉利六十八卖了罢,看你要不要。”瑞辰闻听,自忖这价格倒也公道,便翻出钱来买下了。于是乎,欣欣然,好似提了个哨棒,大步流星直奔到学校,竟以为足可以炫耀一时了。遂径直闯进一年十六班的教室来。正是“无巧不成书”,偏却撞见疾雨陪伴清月独坐屋中——悄然私语,好生亲密。瑞辰不见则已,见了反怪自己坏了这“莺哝燕语双织曲,花娜柳宜两相然”的好气氛。急欲转身出去时,又早已被他二人瞧见了,便不好意思再退出去,只得装作不经意道:“两位来得好早!我昨夜难眠,今日早起吃罢饭,径往学校来。路遇一摊,满摆古玩奇货,均是牙片玉佩、古钱铜货、笔墨砚台……”清月插言笑道:“我又没问你这些来!你说话却好不痛快,莫非是要我买来送你不成?”瑞辰亦笑道:“正若你言,我却果然少些钱财买那玩意,不期你便要送我几件,依得依得!”清月方要说些什么,只见轩云悄然间已从后门迈步走进教室里来,笑道:“瑞辰兄打搅了他两个温情人,却是好生不解风月!”疾雨问轩云道:“你是从那里来的?”轩云道:“我来了许久了,只从窗中看见你与清月相叙,故而出去走走。方才转回,见大哥已经进来了,想是坏了你们气氛。”瑞辰接言道:“若非轩云兄说知,我实未注意先时屋中只你两人尔……”不料瑞辰这话不曾深思,竟是欲盖弥彰,急忙止住不说了。轩云向疾雨笑道:“你可休得嗔怪大哥啊!”疾雨瞧着轩云嘿嘿一笑,也不搭话。

    此时只见瑞辰举起箫来,将套绳解了,从里面取出竹箫,众人凑近一齐细看。瑞辰道:“我的钱钞不足,未买得那些玩物,只买到这箫。”清月又笑道:“你买他可有用处?且与我们吹一段来!”瑞辰道:“吹便吹之,谁谓我不能吹耶?”乃将五指按住箫孔,即拭箫之吹口而试:屏气凝神,伸上唇,收下唇,正对其孔缓缓吐气——却如何发得出声音?疾雨道声:“待我一试。”即便取过试之,却也不能发出一声。轩云见二友具不能吹得出音,乃执箫管在手,屏息一吹,声音呜咽。四人但觉天旋地转,一阵犀利之声响彻脑际,瑞辰已先不见,其次清月,再次疾雨,轩云亦持箫而没。

    有分教:

    四友弄箫箫语悄,原来此管非凡箫。

    轩云无意陈封启,怎料陷隋乱世涛。

    毕竟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