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回 秦琼疾雨救唐公

    更新时间:2018-08-27 07:20:34本章字数:3990字

    第十回秦琼疾雨救唐公

    话分两头,不言瑞辰自与伯当醉仙楼吃酒回来,一连几日径往大兴城西郊延平门外督建科场去了。且说自隋主杨坚心中因梦生疑,以谋逆之罪尽斩了李浑一家三十二口,这朝中李姓的大臣纷纷辞官隐退,唐国公李渊亦上书乞回太原养病。文帝准了李渊奏本,因是自家外甥,倒还着他作了个太原府通守,节制西京。

    那位说了,这隋文帝杨坚与着李渊究竟有何亲戚?此话说来就长了,原来那隋文帝杨坚之父杨忠与唐国公李渊之祖陇西郡公李虎,同仕西魏。后来西魏宇文泰之子宇文觉代西魏称制,是为北周孝闵帝。杨忠加封隋国公,李虎之子李昞进封唐国公。后杨坚因袭父爵,娶大将军卫国公独孤信七女独孤氏为妻,李昞亦娶独孤信四女为妻,遂生李渊。因此,隋主杨坚却是唐国公李渊的姨父,李渊正是杨坚的外甥。那位又说了,既然如此那太子杨广因何屡次三番要害这李渊?原来隋主杨坚虽与李渊有这层亲戚,那太子杨广却与李渊有仇。话说《隋唐演义》的第一回唤作《隋主起兵伐陈晋王树功夺嫡》讲的就是这段故事——如今的太子杨广却有个哥哥,唤作杨勇,这杨勇因是世子,隋主即位之始便封他为太子,杨广却是晋王。当时南朝陈朝后主陈叔宝文弱风流,日日饮宴作诗,不思朝政,后宫又有一班佳丽相伴——龚、孔二贵嫔,王、李二美人,张、薛二淑媛,袁昭仪,何婕妤,江修容,并得贯鱼承宠——其中张淑媛,名唤丽华,发长七尺,光可鉴宝,更是性格敏慧,举止娴雅,浅笑微颦,风华入目,非但皇帝宠爱,就连州官僚属、平民百姓都晓得他的名讳姿色。消息传入隋朝,隋主杨坚便有了起兵伐陈之意,恰逢晋王杨广自请领兵伐陈,便着他做了行军兵马大元帅,又着杨素为行军兵马副元帅,高颎为晋王元帅府长史,李渊为元帅府司马,以韩擒虎、贺若弼二将为先锋,统兵六十万,总管九十员,浩浩荡荡,各路进发。要说征伐岂是一刀一枪的事业,晋王怎的便要领兵南征?原来这晋王杨广是个不甘为人下的亲王,自忖与太子杨勇一般兄弟,将来他作皇帝,自己却是个臣子,心中不甘,遂想到要建立一个轰轰烈烈的功业,再用计谋将个杨勇陷害,自己却来做这世子。因此自请统兵,不但总握兵权,还得结交外臣,以为羽翼。却喜这隋主素来便是个猜疑之人,正不肯把大兵尽托臣下,便把六十万人马尽予晋王节制。杨广虽说是领兵南征,到底有着多少战将谋士,俱为他所用,那肯自己上前拼杀。也是陈主贪玩废边,陈朝合当灭亡,大军还未渡江,韩擒虎、贺若弼先锋二将竟已攻破建康。高颎、李渊二人奉晋王之命先往建康,安抚百姓。那杨广素知张丽华美色,暗着高颎之子记事高德弘驰到建康,即取张丽华还见。无奈高颎、李渊二人只道女色祸国,竟命将孔贵嫔、张淑媛二美人径行斩首,高德弘苦苦争阻,只是不听。德弘无奈,返回晋王行营复命,却将这一干事情具推在了李渊身上。由是这杨广便就时时记恨着李渊,直到他后来取代哥哥杨勇当了太子,仍要暗里害却李渊。

    此时太子杨广闻得李渊辞任,大喜道:“李渊这厮终是辞了官职,只是未能除掉,每想起他来,心中还是忿忿!”东宫左卫率宇文述道:“殿下欲除李渊有何难哉?如今这厮要回太原,必要过那京城二十里外的楂树岗。若殿下先派下百八十个东宫卫士装成响马,藏在林中,待李渊过时,将他截住杀了,岂不易哉?”杨广一听便叫声好,当下即命宇文述亲去选那身强体壮的卫士操办此事不提。

    这一日,唐国公李渊骑了马,领着家人,伴着夫人的轿子,缓缓向太原行走。方行到楂树岗,才进了林子,忽从那树丛中蹿出了一伙强人,个个穿青挂皂,手里执定了刀棒,一发齐声喊叫:“休管是那里来的客商,先把银子统统留下来再走!”这边李渊看见吃了一惊,暗道一声:“如何这皇都近地还有强盗!”遂命家丁连忙到后面将他的方天戟抬来。因喝道:“好大胆子的强盗,这里是京师地界,往来的具是官吏客商,你们怎敢在这里剪径劫道!要知好歹,速速把这道路让开,赏你们些两银子,自去寻谋生路,休得再做强盗!”那些强盗问道:“你是何人,竟敢教训我们?”队伍当中,李渊的长子李建成虽是害怕,到底也是将门出生,此时大着胆子喝道:“你们是那来的毛贼,也敢拦挡山西太原李府唐国公的车驾?”这帮强盗闻听“李府”二字,更不废话,一齐发声喊:“我们劫的便是狗官!”即便冲上前来将李渊围了。恰好家人将大戟抬到,李渊抓戟在手,命家丁分成两队,一队跟定自己来战贼人,另一队跟定建成前去保护家眷、车辆、行李退往后边的镇子里去。

    当下两边战在一起,刀对刀,枪对枪,刀枪交错,好不纷乱。李渊虽是河东大将,怎奈贼人众多,又皆是东宫卫士改扮而成,虽是奋力厮杀,却也未分胜负。喊杀间不觉已过了半个时辰,李渊这边人马那抵得太子亲军武勇,且看不支,正在这苦战之时,只见东南面杀过一骑黄骠马来,马上之人河目海口,膀阔腰圆,掣着一对黄铜双锏,正是那山东齐州历城县的秦琼秦叔宝——人道他:马踩黄河两岸,锏打山东九州六府一百单八县,交朋友似孟尝,孝母赛专诸,《说唐》当中第十六条好汉——当时喝一声:“强盗休要伤人!”已经冲进林子来了。这秦琼将那双锏舞起,好似两条银蛇,只在众强盗面前上下翻飞,早打倒了两个。那些贼人不知从那里杀出个这般凶猛之人,起初倒也害怕,终究是仗着人多势众,大起胆子又聚拢起来,死死的围了唐国公和秦叔宝不放。秦琼亦是勇猛,但终究只有双手,只与这班东宫卫相持——他若是想杀出来,亦不困难,只是帮不得李渊脱难,故此只得左右抵挡,护持唐公。

    再说疾雨回隋,亦是天数使然,朦胧之间来到了这日的楂树岗下。待睁开一双虎目,正瞧见这群强盗围定李渊、秦琼众人,两下在那岗上混战厮杀。疾雨见而大骇,不知自己缘何来至此地,更不知这干人等又因何在此争斗!这战神英雄即便定下心神,凝视观战,只见一人穿得官员模样,寡不能敌那四周围穿著黑衣之徒。这疾雨路见不平,心中竟起愤恨,迈开虎步,纵了虎躯径往岗上冲来。

    正是:

    椿萱育我文武双全,天地生我除暴安良!

    话说疾雨迈虎步,纵虎躯,抢将进贼群来,早抬起左手拨倒一贼,又进那右拳打在一贼胸口,把那贼人打得脚跟站立不稳跌倒在地。那群强贼早先欺他赤手空拳,并不在意,此时见他连伤二人,便也蜂拥上来围攻疾雨。这疾雨倒也不怕,把双拳左抵右攻,纵虎躯前闪后躲,真好似虎搏群狼!只几招又打倒了数人。这旁边秦琼秦叔宝见来了如此豪杰,心中便也稳下心神,趁那些贼人分兵去挡疾雨之际,使出一套怪蟒翻波的锏法,把自己周围的强贼打散了,便向前来助那李渊。这秦琼和李渊两人于是合兵一处,杀了一通。那些强盗见伤了自己好些弟兄,急不能胜,便弃了李渊逃进林中散了。李渊亦不追赶,与秦琼来助疾雨。这厢里围攻疾雨的强贼一见那两边的贼人非是死伤即是败走,便亦弃了疾雨往树林中走。这疾雨却不放过,一个箭步跃到了败兵身后,伸展双臂抓住两个强贼衣襟,往后一拽,那二贼就地摔倒在地,众强盗顾不得来救,撒开双腿,往树林中四散去了。这疾雨见追赶不上,也兀自向南去了。

    再说这唐国公李渊吩咐手下家丁将两个贼人绑了,便要审这强徒,只见疾雨早已转身行向南去了,叔宝亦随后打马跟随。唐公忙教家丁看守这被缚之贼,自己竟向前去追那疾雨和叔宝二人。这李渊边走边喊:“二位义士且请慢行!二位救我太原李渊一命,我李渊自知无以报答,且请二位恩公回来受我一拜。金银细软若有所爱,尽随挑选,我李渊当拱手奉送。”这疾雨和秦琼俱是路遇不平拔刀相助的豪杰,虽是听见,亦不愿求他报答,便不理唐公,各自前行。那李渊见他二人并不理睬,亦晓得豪杰相助不求回报之理,便喊道:“既二位恩公不求报答,亦当通晓名姓,让我李渊永记于心。”说来也巧,此时正刮着一阵东北风,秦琼顺风,又离得李渊切近,听得真切,心中道:“何不说与他知道,省他追赶!”因道出自己的姓名来。秦琼正是不愿报名,因此话音不大,这李渊却又是逆风,故此只听得个“琼”字,暗记在心,虽未知道疾雨名姓,欲待追赶,一来久战之后马力已乏,二来又惧那贼人复来劫径,只得打马转回,自去审那两个强盗不题。

    却说疾雨终是步行,那有秦琼的黄骠马快,早被叔宝追上。这秦琼敬服疾雨武艺,在后问道:“尊兄稍慢,敢问尊兄高姓大名?”疾雨停步转身笑言道:“我叫疾雨,怎么,有事么?”看官,你道疾雨怎么如此说话?只因得他久在现代,重武好数,初到隋朝不谙文言之故。因此一时之间仍以白话对答。秦琼虽是古人,然则山野州县之间谁人却是刻板循章,不求说话方便?这秦琼大概亦是懂得白话的,遂是能解疾雨之意。当下,秦琼开言道:“兄弟真是好武艺,我秦琼佩服,佩服!当今天下,豪杰众多,相逢于山泽,建业于日后!今日若蒙疾雨兄弟不弃,我秦琼愿与尊兄结为异姓兄弟——未审尊兄之意,冒昧相求,还望兄弟原宥!”疾雨闻听,不想面前之人竟是秦琼!思得《隋唐英雄传》中秦琼字是叔宝,因问道:“你就是秦琼秦叔宝么?”秦琼答道:“正是在下!不知兄弟如何知道我秦琼的贱字……”这疾雨毕竟少年俊朗,威风凛凛,武艺高超,独当一面,虽道秦琼是条好汉,初次相见只道他实不似电视剧中潇洒豪杰,不比轩云才貌双全、同窗四年。故说道:“不了,我初来乍到,尚不谙世事,结拜太显仓促,不若就先免了!”秦琼见说,亦不好勉强,便道:“如此,还望兄弟保重,来日再见!”遂是兜转马头自投东方去寻樊建威了。 

    那位看官道了:“这樊建威是谁?秦琼怎去东方寻他?”您别着急,我说书的一张嘴,难讲两头话。原来这秦琼与樊建威具是山东齐州府的捕盗都头,这日正押了两个犯人去那山西潞州配送从军,行到长安城北,故此遇到李渊。也是李渊命不该绝,将来唐朝大业兴隆有望,因是得了叔宝相助。这樊建威此时正在那小树林外等这叔宝。要说秦琼,之后还有一段落难潞州、二贤庄卖马、发配幽州、打擂认姑娘的故事,说来话长。只因此书乃是《古今如意箫演义》,不讲这段故事,还请看官自去读那《隋唐演义》不题。

    再说疾雨见秦琼已走,自投南方去了。

    有偈云:

    “好雨及时疾中的,潇潇细细抚田畦。

    狂风惹恼乌云怒,休怪万拳倾海堤。”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