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别做白日梦了

    更新时间:2018-09-29 14:36:48本章字数:2007字

    当他喊我那一声后,我整个人都随之一颤。哆嗦着回过头看着他说:“刘,刘总,您……有事吗?”

    “今天中午……”

    “今天中午我瞎说的,你别当真啊!”我反应极快的说道。

    她温和一笑道:“我觉得你说得挺有道理的,中午你还没有说完,能告诉我有什么方法改变这个现状吗?”

    “我……”我低着头半晌说不出来。

    他又是一笑道:“没关系,你放心大胆的说。”

    李安安在旁边附和道:“刘总啊!你别他胡说啦,他就是打肿脸充胖子!”

    说完李安安还很是瞧不起我似的瞟了我一眼,我这就不乐意了,当即反驳道:“谁打肿脸充胖子,我说的都是有事实依据的!”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事实依据呢?”

    我欲言又止,盯了刘总一眼,觉得说出来也无妨,不管他接不接受与我似乎都没有太大关系。

    这样一想后,我便直说道:“什么原因我中午已经说过了,但是若想改变这种现状有两种办法……”

    李安安又不屑的“切”了一声,她俨然一副看不起我的样子。

    我不管她,继续说道:“第一种办法,简单粗暴花大量资金和人脉将附近所有的金店都集中在这条街,这样一来虽然竞争大,但是也会更加直接带来收益,并且这收益不会比现在差;第二种办法……”

    我没说完,李安安又打断了我的话,说:“你这还不是在丢人现眼吗?谁家做生意有你这么做的?傻子!”

    刘总扬了扬手打住李安安的话,对我说道:“你继续说。”

    我瞟了李安安一眼,又继续说道:“第二种办法就是主动出击,主动去找客户源,比如婚庆公司、大型酒店,去与他们合作,这样双方对都有利……当然,这么做免不了要吃一些亏,但不至于花大价钱拉拢周边所有金店。”

    说完,我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其实我更倾向于第一种办法,肯定会花一些钱,而且别人能不能来这还不一定,但是这个办法最直接也最有效……当然,如果能行,首先要做的就是整合所有金店,然后大力散步广告进行推广。”

    听我说完后,刘总若有所思了起来,好一会儿才说道:“嗯,你说得挺有道理的,小兄弟你能告诉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李安安听到刘总肯定了我的建议,她十分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那下巴都快惊掉了。

    我突然有了一种优越感,讪笑道:“我是做市场营销的,以前在北京工作,才回来没多久。”

    “难怪了,那你现在是还没有找到工作吗?”

    我心头一动,难不成要给我介绍工作,还是看上我了?

    我连忙点头说:“是呀,才回来两天,正在找。”

    可是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心灰意冷,他说:“你留一个联系方式我,有机会咱们可以合作一下。”

    我还以为她要给我介绍工作或者是要录用我,看来是我想多了。

    我顿时有些失望,但还是说好,然后将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他。

    看着他将我手机号存下后,我便和李安安一起离开了金店,回家的路上李安安一直在笑话我。

    她看穿了我,狂笑不止的说:“看你那倒霉样儿!你还真以为别人欣赏你准备赏你一碗饭吃啊!别做白日梦了,哈哈哈……”

    “笑你妹!好歹人家也肯定了我,还留了我的联系方式,指不定过两天就会联系我。”

    “好吧,那咱们就走着瞧呗。”

    事实证明过后几天那个刘总都没有找过我,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但是这几天我都没有闲下来,依然到处寻找找工作。

    只是仍然一无所获,原以为离开北京找工作应该很轻松,可事实也证明了,这年头工作是真不好找。

    而我又只有酒店的工作经历,而且又是五星级酒店的工作经历,一旦选择四星级以下,不是害怕跌份,而是以后都很难进入到五星级以上了,这就是这个行业的苦。

    几天下来包里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李安安也比我更糟糕,她还没有完全从那千金大小姐的身份走出来,花钱虽然有节制但还是很厉害。

    这又是一个一无所获的夜晚,我和李安安坐在客厅看电视,好在一点她不和我抢电视看,我喜欢看动作片和悬疑片,她也喜欢看。

    她就坐在我的身旁,身上穿着那件宽松的体恤衫和短裤,每次看见她穿这么穿我就感觉她好像没穿裤子。

    那两条白皙的大长腿,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横在我面前。

    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她正聚精会神的看电视,没注意到我轻浮的眼神。

    于是我越来越明目张胆地偷看她,谁知她她什么时候发现了我在偷看她,那双美眸冰冷的盯向我来。

    我赶紧收回视线,往后缩了缩身子。佯装咳嗽了两声。

    她随之瞟了我一眼说:“本小姐是不是很好看?”

    “你太自作多情了。”我摸着鼻梁说道。

    她哼了一声说:“那你还看!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嘛,能不能别那么猥琐。”

    我更加尴尬了,反驳道:“那你也在看我,不然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强词夺理!”她扔下遥控器就回了卧室。

    我学着她说话的样子,嘀咕了一句同时也关掉电视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我握着手机看着朋友圈的动态,谁谁又换新任了,谁谁又去某地旅游了,谁谁的肚子又被搞大了正在寻找老实人接盘……

    只是我再也看不到陈怡的动态了,连韩露也被我删除了,所以这大半年时间我是一点都不知道他们的状况。

    想着他们就要结婚了,我又是一阵苦笑……

    微信突然有了动静,我已经不期待有哪个女人主动找我了,我只瞥了一眼,却看见是戴淼发来的信息。

    就是那个和我相亲的女孩儿,自从那天后我们一直都没有再联系过,她突然找我让我微微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