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天堂”与“烈火”

    更新时间:2018-08-14 23:12:03本章字数:2833字

    “您好,长官。目前一切顺利。”

    身穿军服的高大男性背对着门,注视着落地窗外经过的飞艇:“你说目前?”

    “对不起,这个意外概率还是不能忽视。”小兵低着头有些犹豫。

    那位长官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听天由命吧,他想。

    今天是新历的4016年13月(注:新历一年有13个月,每月27天)14日,一个注定要被铭记的日子。杰尔特。布莱德所负责的新地球军区要迎来一位重要人物,一位享誉世界的城市规划工程师,这里只有杰尔特知道他是天堂计划的产物。

    天堂计划作为一个由超级大国秘密策划的军事项目,在数千年来一直不为人知。杰尔特有一个不可透露的特殊身份,让他知道了内情:天堂计划的目的是通过基因编程设计出“完美”的人类——同时在体能、智力方面达到巅峰的个体。这些个体在胚胎时就被标记过,将会由医疗组织提供的资料来决定他们的养父母,并在此后18年中对此家庭进行持续的关照,包括保证个体无重大疾病、能受到良好教育、家庭关系稳定等。一代个体一般有两个,一男一女,X染色体完全相同。而且处于社会因素考虑,不同批次的个体有着不同的职业、种族、外貌,这些都经过了精心调整规划和对比实验,来找到各个人种中的杰出个体和全人类中最杰出的个体。

    理论上来说,一个人从事的职业会受到自身能力的影响,但天堂计划需要规避这一点。他们不需要“偏科”的产物,他们想要的是“完美”——一个在各个领域同样杰出的个体。他或她将拥有均衡的智能,大脑全面发展;还要有强健的体魄、卓越的免疫系统和反应力,在需要时脱离危险。但是根据实际情况考虑,政府只允许地球上同时存在两个天堂计划的产物。而且,不可能每个世纪都能出现两个达。芬奇级别的全能人物,所以天堂计划限定:必须给每个产物一个明确的身份。所以每个产物都会被“引导”到特定的一个发展方向上,一旦出现路线偏移,研究人员就会经过各种“意外”事件来打压产物对此方面的积极性,达到最终效果。

    自从知道天堂计划起,杰尔特就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他皱着眉头,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飞艇、飞船、穿戴飞行器的人们,思索着。

    “我知道了。。。。。。”杰尔特小声嘀咕着。

    小兵问道:“长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对不起,我跑神了。你过来干什么来着?把这个投影系统修好,开始上传资料吧。”

    “好的,长官。”小兵摆弄着桌子,蓝色的全息屏终于竖立起来。他熟练地操作着,把资料编排好。“但是,长官,我很好奇,您刚刚在说什么呢?”

    “你叫什么名字?”答非所问。

    “修。守弘。”作为一个新兵,修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被安排为杰尔特的操作员。这个颇有“副手”意味的职位只有高级别的军官才配给,因此修曾一度以为杰尔特会是个二百多岁、又胖又严肃的中年大叔。好在杰尔特似乎只有七十岁左右的样子,对这个职位来说很年轻。但还是一样严肃啊。。。。。。修叹了口气。

    “修。。。。。。不错啊,这个名字在古地球语中有聪明的意思。”杰尔特在努力岔开话题。起码对于他这种来说,很努力了。

    受到夸奖的修露出一个国际标准笑容,在意识到杰尔特看不见之后迅速将其收了回去。

    “我说。。。。。。你今年多大了?”

    “四十二?我不记得。”

    “看看你的编号。”杰尔特稍微转过头。

    “是四十二,没错。”

    杰尔特忽然转过身:“他们为什么派你来?”

    修一脸茫然:“我也想问啊?按理说我资历不够吧。”

    这时,杰尔特的耳机响了,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来:“看好他。有内奸。”杰尔特恍然大悟,难怪今天突然要求D级以上人员都要上传份根本没什么卵用的闲置方案,原来是为了让大家互相监督。杰尔特按住耳机:“联系‘烈火’行动(注:此次护送行动)的安保队队长。”

    三秒不到,电话接通了:“布莱德长官,我是。。。。。。”

    “附近居民楼派人了吗?”杰尔特打断他。

    “陆空两路,目标不在飞艇上。防弹车,时速一百,放心吧。”

    “这才是我最不放心的,菲利克斯才不管你时速一百两百。倒是联系特警了,也说有线索有目证,可抓他两年了还不是没抓到!”

    “请您不要多管闲事好吗?这是我们内部的事!”

    “勿谓言之不预,”杰尔特使用了一句古地球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这次护送可是你们自己提出来包办的,我只是好心提醒一下:如果你们的防弹材料是梅塞克(注:一种常见防弹材料),那就赶快减速,打开防护罩。对了,还要小心。。。。。。”

    滴的一声,对方关了对讲通讯。“X的,也不动脑子想想,我难道还想害他们不成?”

    修弱弱地插了一句:“菲利克斯连凯丽兹液(注:配方机密,被军方作为常温超导剂,鲜有人知。和梅塞克接触后会剧烈放热·,故军方很少使用梅塞克)都能搞到的话,军营不就和后花园没什么区别了么?”

    “这次不光是他的问题。不过菲利克斯从来都目标明确,这样的人倒没什么干不成的事。”

    修点点头,他赞同这句话。“长官,资料已经上传了。”

    “好,谢谢你。”

    “嗯,我还是好奇。。。。。。您刚刚在说什么呢?”

    杰尔特无语了:闹了半天原来你还没忘记这茬啊!

    “我是不是不该问。。。。。。”

    “咳,没什么。也好,我需要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你觉得最优秀的人类是什么样的?”

    修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最优秀?大概是像。。。。。。嗯。。。。。。慈善家?消防员、警察之类的?”

    “为什么?”杰尔特还以为他会回答最近热映电影的主角的名字。

    “因为他们有高尚的品德,有同情心、有勇气。。。。。。还会去拯救别人!”

    杰尔特听见了部分他想要的答案,“嗯”了一声,脸色稍微缓和了些。“你不觉得他们是装的吗?”

    “欸,但还是有真正大公无私的人存在的吧。你觉得呢?”

    “我觉得,最优秀的人类首先应该是个‘人’,而不是人形超弦AI计算机——还武装到牙齿的那种。”

    修觉得这和世界末日也没什么区别。不过正当他打算接话时,楼道里传来了警报声——没错,楼道!而不是中央电脑向每个人的体外脑里发送警报!

    “我还不知道新地球的设施有这么落后,说真的。”杰尔特吐槽了一句,确认了腰间的激光枪后冲进了楼道。

    护送目标死了,但不是被菲利克斯杀死的。

    军方和警方早知道菲利克斯会动手,那位安保队队长也做了防范措施,而且菲利克斯也确实又准时又如大家所料地驾驶一台单人飞行器来到了现场,甚至准备好了两大瓶凯丽兹液往下倒。因为防护罩的缘故,安保人员没有进行回击。此时,护送目标打开车的天窗,抱着自己的手提超弦计算机爬到车顶上,当场把那个薄板给撅成了两半。随后周围温度骤升,空气迅速膨胀。在球形保护罩的包裹下,剧烈爆炸将这辆车团成了一个冒着火和烤肉味的钢铁和肉体混杂的大球,掉落在路中央。

    修看着录像视频,目瞪口呆。好嘛,这下“烈火”行动真成‘烈火’行动了,修想。不过他觉得此时嘴贱是找死,所以沉默不语。

    杰尔特托着下巴,对着屏幕中央的那个火球注视了许久,转身对着敢来的各安保部人员连续使用了三个语气程度加强词:“X,真XXXX,‘烈火’行动真的变成烈火行动了。”他鼓起掌来,并再附加了一个语气加强助词:“你们还真XX有先见之明,取名字都能取这么应景。”

    修听见杰尔特说出了自己想说又不敢说的话,不由得心情大爽。条件允许的话,我倒是挺想当他的操作员的,修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