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确定心意

    更新时间:2018-08-21 15:44:58本章字数:2220字

    轩辕玄深知今夜的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慕容紫对自己有所戒备也是应该的,可是心里却有点堵。正准备回木兰阁,轩辕府却来报,东方玉在轩辕府等着他,轩辕玄只好往府邸里赶。

    回到府邸,只见东方玉穿着常服,身边只领着一个福贵在大厅等他。看见轩辕玄回来,东方玉屏退下人们,轩辕玄来到椅子上坐下,“我想和你单独谈谈”东方玉发话了,轩辕玄一个手势,身边的暗卫消无声息的退下了。“你今天和慕容紫出去了”“对”“发生了点小插曲?”“是”“我派人去追,竟然跟丢了”“木兰阁的人带走了紫儿”“紫儿?看来你们的关系挺亲密”“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我想的那样是哪样?你堂堂木兰阁的阁主,冒充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太医,天天往慕容府跑。我想,不是我想太多吧”“我不知道”“如果你真的对她有意,不如娶了她吧”“可...”“她已经死了,你为了一个已经去世多年的儿时玩伴,值得吗?”“我...”“既然如此,那我面前收了她吧”“不行!”东方玉对轩辕玄步步紧逼,轩辕玄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对东方玉说这两个字,沉默了。东方玉却显得很开心,走过来拍拍轩辕玄的肩膀:“放心,我怎么会夺你所爱呢。我明天就下旨,将慕容紫许配给你。”“不行。”轩辕玄知道若是东方玉赐婚,慕容紫对自己的误解会更深一层。东方玉却不明白:“我这是在成全你。”“我知道。可是紫儿想要入宫,不管她是为了什么,我都不希望阻止她想要做的事情。”“你不怕...”“紫儿不是这样的人。”东方玉看轩辕玄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那好吧,等一年之期到了,我必定给你们办一场盛大的婚礼。”轩辕玄没有接话,东方玉继续接道:“等慕容紫出宫,我会给她一个全新的身份,不会让你们有烦恼的。”“但愿如此。”东方玉以为轩辕玄是怕慕容紫对他没有情义:“等她入宫,你日日陪在她身边,就算是石头也会被你焐热的。”东方玉很高兴可以和轩辕玄达成共识,兴致勃勃的离开了,他不知道多年后,在东方玉和慕容紫的“婚礼”上,他有多想把此刻的自己痛打一顿。轩辕玄并没有因为东方玉的承诺而欣喜,东方玉离开后,又回到了木兰阁。

    轩辕玄到木兰阁的时候已然是亥时,木兰阁内却灯火通明。轩辕玄用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琉璃座椅,每敲一下,下面跪着的幻翊、幻影、幻镜和幻真就跟着哆嗦一下,仿佛轩辕玄敲的不是座椅,而是他们的心。轩辕玄不说话,下面的四人也不敢询问轩辕玄为何归来。以往轩辕玄一年都只来木兰阁两回,这才一晚上,轩辕玄回来了两次,四人有预感要发生大事了。幻影第一个出声:“阁主,是幻影自作主张将紫儿姑娘请来做客,与他们三个无关。请阁主责罚。”幻翊站出来维护:“是属下没有看住幻影,请阁主责罚。”幻真和幻镜同时说道:“请阁主责罚。”轩辕玄不怒反笑:“你们是料定我不会一同责罚你们四个了?”四人同时回答:“属下不敢。”“看来我将你们四个放在阁中为我打理木兰阁,你们都得意忘形了?”四人一齐磕头:“属下不敢。”“从明日起,风雨雷电接管你们的位置,你们四个,给我去后山重新操练,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滚回来!”四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阁主息怒!”幻影不忍同伴因为自己受苦:“阁主,是幻影一个人的错,幻影愿以死谢罪。”“好,你死之后,我送他们三个去陪你”轩辕玄根本不为所动。“阁主”幻影没想到轩辕玄会这样说。幻翊拉住幻影,对着轩辕玄恭敬的磕了一个头:“请阁主看在我的面上,饶幻影性命,毕竟幻影曾经救过我。幻翊愿接受惩罚。”幻翊在四个人当中一向是大哥哥的角色,幻翊发话,其余三人也不反驳,只是心里祈祷阁主可以放过幻影一命。轩辕玄的气消了一些:“幻影,我要你发誓不会再伤害紫儿分毫。”“属下没有伤害她。”幻影还想要辩驳,但看见其余三人虚弱的身影,没有袭击辩驳,只道:“是,阁主。幻影发誓,永不伤害慕容紫,若违此誓,不得好死。”“以后不准出现在紫儿面前。”轩辕玄补充,“是”幻影并没有反驳这句话,因为正好她也不想见到慕容紫。“幻镜,从明天气,去紫儿身边保护她。”轩辕玄继续吩咐,“属下遵命”幻镜恭敬的回答轩辕玄。“散了吧,你们回去养伤,今晚的事不准再发生。”知道这场风暴过去了,四人松了一口气。

    轩辕玄带着幻镜回轩辕府,路上与幻镜聊了很多。“你觉得我应该告诉紫儿真相吗?”“谎言总有被拆穿的一天。若阁主说谎的对象不重要,那么无妨,若是重要,幻镜希望阁主不要隐瞒。”“那你觉得我该如何将你送去她身边?”“想必阁主心中已有了答案”“你比幻影善解人意”“关心则乱,幻影姐姐只是太在乎阁主了”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幻镜连忙跪下:“请阁主责罚。”轩辕玄也不恼:“你起来吧。记住,从前我心里有漠,以后我心里只有紫儿”“是”幻镜起身:“若是慕容姑娘拒绝阁主的好意”“无妨,她若不收你,我便亲自保护”“是”幻镜欲言又止“说”“属下不敢”“今夜我为紫儿打伤了你们,我知道你们心中都有怨。我准你代表他们说出来”“幻影姐姐未经阁主允许将慕容姑娘贸然带回是有错,可是毕竟慕容姑娘没有受伤,为何阁主还要重罚幻影姐姐?”“我不是已经免去你们四人的惩罚”“幻影姐姐看中誓言,让她发那样的誓,比去后山操练更伤她。”“断了她的念想是为她好”“可是...”“我从未对她特别,何来始乱终弃?”“是属下妄言了”“如果你还有疑问,可以继续,过了今晚,不准质疑紫儿的地位”幻镜是个聪明人,知道轩辕玄的态度,没有再为幻影辩解什么。两人不再说话,到了轩辕府,轩辕玄让管家带幻影下去休息,幻影听从轩辕玄的安排。安排好幻影,轩辕玄终于感觉到了困意,回房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