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册封仪式

    更新时间:2018-08-24 10:14:31本章字数:2263字

    后来,八月初八的册封大典如期举行,并且规模比以往都要大,也打消了众人八卦的念头。之后又有后续传言,说其实慕容将军的嫡女慕容紫那天也在场,皇上听说后立刻亲自从宫中赶到上演了一出唯美的英雄救美。还有人说亲眼看见皇上抱着慕容紫出了玥鸯楼,皇上还贴心的将自己的衣服为慕容紫盖上。并且,皇上直接将慕容紫带回宫中养病,直到册封仪式前一天才回到府中,可见皇上对未来皇后的重视程度。

    册封仪式前一天,慕容紫总算被东方玉“放”出了宫,回到慕容府准备第二天的仪式。老祖宗看见慕容紫,立刻抱住慕容紫,心疼的直哭,慕容紫懂事的安慰:“老祖宗,紫儿没事,紫儿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老祖宗破涕为笑:“你这孩子,总是什么事都往好处去想。”慕容紫调皮的对老祖宗做鬼脸,逗的老祖宗直乐。慕容景在一边欲言又止:“紫儿,是为父养虎为患,险些造成大错。为父保证,绝不再续弦!”“父亲不必自责,紫儿这不是没事嘛。续弦之事关系到慕容氏一族传承血脉,还请父亲三思。”“你不必劝解,为父已经下定决心了。”慕容景坚决不改变心意,“慕容一脉已经有你和华儿,足以。若是再出丑闻,我有何颜面去见慕容家的列祖列宗啊!”老祖宗越说越激动,“哥哥”慕容紫只能求助慕容华,“我定不会辜负老祖宗和父亲的期望,紫儿,相信我。”就连慕容华也支持慕容景的决定,慕容紫只好放弃劝解。一家人在一起说了很长时间的话,直到晚膳结束慕容紫才被放去休息。

    依旧是慕容华送慕容紫回房,慕容华忍不住感慨:“紫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一月之前,那时我就下定决心要好好保护你,没想到还是让你受到了伤害,是哥哥的错”“哥哥”“好,哥哥不说,明天是你的大喜日子,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可一想到你回来才一月不足竟要出嫁了,我当真不放心你”“哥哥,紫儿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宫中人心复杂,我怕你受委屈”“哥哥,她们不是省油的灯,我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小鹌鹑”“皇上虽不流连美色,但毕竟后宫与前朝关系紧密,你入宫,要面对的不仅是娇艳的女子,更是各路复杂的势力,你要万事小心”“紫儿明白”“这些年我一直在监视后宫,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用上。这些日子,我已经让琴儿熟悉的差不多了,也方便你日后对后宫的管控”“哥哥”“傻紫儿,哥哥为你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嗯”“好了,时辰不早了,你先进去吧,明天还要劳累一天,今天要早些入睡”慕容华嘱咐完慕容紫,转身离开,慕容紫望着慕容华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才进入房间。

    琴儿几天没见慕容紫,乍一看见又忍不住眼泪汪汪,慕容紫一边帮琴儿擦眼泪一边“数落”她:“你看你,都这么大了,遇见什么事情都哭鼻子,我怎么放心带你入宫啊。”琴儿赶紧擦干眼泪:“大小姐,我不哭了,你千万别不带我入宫啊!”慕容紫笑了:“除了你我不习惯其他人伺候,怎么会不带你入宫呢。”琴儿立马开心起来:“我就说嘛。对了大小姐,这几日我一直在努力熟悉后宫情况,发现这后宫当真是复杂啊?”“反正我闲来无事,你可以说与我听听。”漫长的夜晚就在两人的谈话中转瞬即逝。

    次日寅时,慕容紫就被丫鬟们叫起来穿戴衣服,梳洗打扮,整整折腾了两个时辰才结束。一身紫裙,内穿碧绿色内衫,外罩金黄色牧丹古香绸旗袍。金丝银线在袍下缕上如意流云图案。淡黄色对襟上绣红色牧丹。白缎绵领子,上绣粉牧月图案。绾起青丝,盘成旗头。中间插上镶金的大红花,左边垂下蓝色妖姫花饰,右边佩金花步摇。在中间偏左的位置佩上金花饰。在头顶两边镶上金花。耳垂金如意耳垂,中间更有一颗红宝石。在两手佩上戒指和宝石指套,轻捏一如意白缎丝帕。脚踏紫色凤履。抹上红妆,一点红唇,嫣然一笑。“大小姐,你太美了”琴儿赞叹,“少贫嘴”慕容紫娇嗔,琴儿的脸都快笑咧开了,扶着慕容紫出了房门。

    房门外,老祖宗一行人早早的就在等候,在看见穿着凤冠霞帔的慕容紫时,都忍不住红了眼眶。慕容紫首先拜别老祖宗:“老祖宗,你要好好保重身体,紫儿不孝,不能在您身边伺候了。”“乖紫儿,快起来吧。”老祖宗扶起慕容紫,并递过来一个红包:“老祖宗祝你和皇上夫妻和睦,举案齐眉。”慕容紫来到慕容景跟前:“紫儿拜别父亲。”“好”慕容景也封了一个红包:“爹祝你早生贵子”最后慕容紫来到慕容华面前:“哥哥”慕容华亲昵的捏捏慕容紫的脸,也递上一个红包:“哥愿你日日开心”慕容紫强忍着泪水,点头。老祖宗走过来替慕容紫盖上盖头,慕容华背起慕容紫上了花轿,然后骑上马送慕容紫出嫁,在依依不舍的目光中慕容紫的凤仪走远了。

    出慕容府只是漫长一天的开始,此次特别的仪式是这样安排的:先在焉荆最热闹的街道巡视一圈,与民同乐;再从第一道宫门开始绕整个大俞宫殿一圈,彰显后威;最后才是进入雍和殿进行册封大典,方可礼成。慕容紫听到这样的安排,知道这肯定是东方玉给自己的下马威,如果当真这样一圈下来,到了雍和殿肯定过了吉时。真如东方玉所愿的话,她慕容紫肯定会成为焉荆最大的笑话。所以她先按照安排在焉荆最热闹的街道巡视,进宫门之后便下了凤仪,凤仪按照流程转宫殿,而她被哥哥慕容华背着往雍和殿走去。

    当慕容紫和慕容华及时赶到雍和殿的时候,东方玉皱了皱眉,满朝文武看着皇后竟是哥哥背进雍和殿的,一时议论纷纷。“皇后这时不是应该在宫殿巡视,怎么只身赶来?”东方玉发问了,慕容紫从慕容华的背上下来,站定:“皇上,臣妾想民为国本,自然不可不去街道巡视。然紫荆城不同,这是皇上与臣妾的家,家何时都可以巡视,但吉时不能误。臣妾思来想去,只好让凤仪替臣妾先行巡视,臣妾则赶来举行册封大典,不知臣妾之行有无不妥?”东方玉看了一眼福贵,福贵会意:“册封大典开始!”文武百官停了议论,册封大典照常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