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相互试探

    更新时间:2018-08-27 10:41:28本章字数:2347字

    寅时,福贵进来叫东方玉上早朝,东方玉看着怀里的慕容紫,心里五味陈杂。东方玉看了看福贵,福贵懂了,轻手轻脚的为东方玉穿上衣服,再轻手轻脚的跟着东方玉出了宫殿。刚出芷兰宫,东方玉就踹了福贵一脚:“朕来芷兰宫你怎么不拦着?”福贵很委屈:“皇上,您要去哪儿就寝奴才哪里敢左右,再说了,昨儿个是您的大婚之日,宿在皇后娘娘这儿合情合理啊。”“你懂个屁,回去自个儿领罚去”东方玉气冲冲的去上朝了。

    卯时,慕容紫也醒了,唤来琴儿伺候。琴儿的脸上止不住的笑意,尤其是收拾床榻看见那条带血的帕子时,神情更是暧昧。慕容紫故作严肃:“琴儿,现在是在宫里,你不能像在府里那样轻浮。”“是,皇后娘娘,奴婢不敢。”慕容紫这才觉得没有那么尴尬,继续洗漱穿衣了。用完早膳,慕容紫本该去拜访太后,可太后知道昨晚皇上宿在慕容紫那边十分开心,免了她的请安,还送来了很多的补品,让慕容紫很是害羞。但是,今天同样是面见妃嫔的日子,慕容紫一想到要见那么多的女人,有些头疼。“皇后娘娘,你若是不想见,就不见吧。反正太后娘娘都免了您的请安,想来她们也不敢有异议。”琴儿宽慰慕容紫,“你不懂,日后的请安都可以免,唯独今日不可。”

    慕容紫还未出现,芷兰宫已经热闹非凡了。妃嫔们三三两两说着话,你一言我一语,气氛十分融洽。“皇后娘娘到”妃嫔们立刻安静下来,纷纷跪下请安。“平身”慕容紫坐定,“谢皇后娘娘”妃嫔们异口同声。“本宫刚来宫中,对各位妹妹还不了解,各位妹妹不介意的话,不如向本宫介绍一下自己吧。”妃嫔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慕容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本宫没有说清楚嘛”慕容紫脸上虽然带着微笑,可语气却很冰冷,“既然皇后娘娘吩咐,我等自然遵守。嫔妾先来吧”说话的是兰妃,“嫔妾兰妃,殿阁大学士欧阳复嫡女,现居于谨兰苑”“兰心蕙质,赏”“谢皇后娘娘”欧阳兰恭敬的谢恩,欧阳兰带头,若妃紧接着跟上:“嫔妾若妃,太傅独孤傲嫡女,现居怡兰轩”“性秉惠和,赏”赫连敏没有起身,敷衍的说道:“嫔妾敏妃,伊犁将军赫连承嫡女,居于梦溪楼”慕容紫看了她一眼,赫连敏装作没有感觉到,慕容紫也没有责骂,赫连敏心中对慕容紫多了一分不屑。

    妃过后,便是嫔。“嫔妾娉嫔,台州巡抚钟离拓庶女”“嫔妾柔嫔,都察院左都御史宇文基嫡女”“现居清物宫”“嫔妾欣嫔,都察院右都御史贺兰鹏嫡女”“嫔妾梅嫔,顺天府丞百丽纳庶女”“嫔妾谦嫔,千户司徒忌庶女”“我们同住长丽宫”司徒倩代其余两人回答。“通通都赏。”“谢皇后娘娘。”“本宫为你们准备了些许小礼物,到时会遣人送去各宫。一点小心意,妹妹们千万不要嫌弃啊”“谢皇后娘娘”赫连敏一言不发,只敷衍的行礼。“都平身吧,我们姐妹间说话,不用三恩五谢”“谢皇后娘娘恩典”除去赫连敏,其余人异口同声。

    慕容紫看向琴儿,琴儿会意:“呈上来。”各式花样各异的糕点被宫女们呈上,分发给各个妃嫔。欧阳兰小抿一口:“嫔妾斗胆请教皇后娘娘,制作这糕点的是何人,竟如此美味,入口即化,让人回味无穷呢”“你们觉得可口就好”慕容紫温柔的回答,“兰妃还真是满脑子都是吃啊”赫连敏吐槽道,“看来敏妃妹妹有不同见解”慕容紫替欧阳兰解围。“见解倒是没有,只是嫔妾的贴身婢女书儿恰巧也擅长于糕点制作,嫔妾的口味被她养叼了,皇后娘娘的糕点在嫔妾看来,也就味道平平吧”赫连敏十分得意,“看来,妹妹的侍女书儿定是个心灵手巧的,连妹妹这样挑剔的人儿都被征服了。说的本宫都有些心动了,本宫有个不情之请”慕容紫停顿了一会,看来一眼赫连敏,赫连敏没有接话,“还请妹妹割爱,将这个婢女书儿让给本宫可好?”慕容紫打趣道,“皇后娘娘开口,嫔妾本该双手献上,只是皇后娘娘有所不知,嫔妾那么多宫女中就这个书儿最得我心,因此只能请皇后娘娘恕罪了”赫连敏半分都不让慕容紫,“想来是本宫唐突了。那不如这样,本宫只让书儿来芷兰宫教授糕点的技艺如何?一月一次就好,等本宫的厨房学好之后书儿就不用来了,妹妹以为如何?”慕容紫语气温柔,赫连敏十分受用,自然也不会再拒绝了:“皇后娘娘如此抬爱书儿,是书儿的福气,嫔妾若是再拒绝就是嫔妾小心眼了。书儿,还不快谢恩?”站在一旁的书儿立刻恭敬的向慕容紫行了跪拜礼:“多谢皇后娘娘恩典”“起来吧”“是,皇后娘娘”

    “早听闻皇后娘娘饱读诗书,性格温和,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独孤若也忍不住开口,“哈哈哈,笑死我了,若妃妹妹,你一定是在说笑吧?古人云‘女子无才便是德’,你说皇后娘娘饱读诗书,岂不是说皇后娘娘无德?再者,皇后娘娘掌管后宫少不得几分手段,你却夸皇后娘娘性格温和,这不是在说皇后娘娘无法掌管后宫吗?你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啊”赫连敏步步紧逼,独孤若却不慌乱,淡淡的开口解释:“敏妃姐姐,‘女子无才便是德’那是无知村妇才引以为豪的。慕容家向来人才辈出,文臣武将一应俱全,皇后娘娘七岁开始作诗,早有‘焉荆第一才女’之称,不懂可以问,但是姐姐这样胡说,倒不知是谁在说笑了”赫连敏没想到独孤若一分面子都不给,还发觉自己没话反驳,气的直接站起来,敷衍的作揖:“皇后娘娘,嫔妾突然感觉身体不适,想先回去休息了”众人看敏妃如此嚣张,纷纷看向慕容紫,看她如何应对。

    慕容紫自然知道她们的心思,也不恼,反而关心的看着赫连敏:“我记得敏妃妹妹是伊犁将军嫡女,自幼习武,身体康健。听说今早还兴致勃勃的爬树摘果实,怎么突然就身体不适了?”赫连敏没想到慕容紫纠缠不清,语气有点不耐烦:“皇后娘娘,早晨身体好不代表现在就不会身体不适,皇后娘娘这是绝对嫔妾故意谎报嘛”“正是因为这个理本宫才不能让妹妹现在离开,待我唤来御医替妹妹诊治一番,本宫方能安心”赫连敏看慕容紫如此坚持,只好退一步:“那还请皇后娘娘替嫔妾传唤王太医,一直是他负责调理嫔妾的身体”“琴儿,去唤王太医”赫连敏看着琴儿远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还是有些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