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扑朔迷离

    更新时间:2018-08-28 09:55:31本章字数:2306字

    轩辕玄走后,东方玉站在慕容紫的床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有些尴尬。福贵送凉水进来,看见东方玉在床边绕圈,有些不解:“皇上,您站在那里做什么?坐呀”“朕舒活舒活筋骨”福贵没敢接话,“朕今天宿在皇后这儿,你去告诉兰儿,今夜朕不能去陪她了”“皇后娘娘伤重,皇上宿在这里,怕是不妥吧”“你想什么呢!朕只是留在这里照顾皇后”“皇后娘娘自有宫女照顾,皇上怎么能亲自照顾呢”“朕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废什么话”“皇上,你之前从没有宿在一个嫔妃这里的情况,奴才是怕惹来后宫议论”“哼,朕与皇后是夫妻,她们敢议论皇后,朕就拔了她们的舌头。还有,皇后受伤这件事不要宣扬,这几日的请安都免了,就说皇后偶染风寒,省的太后忧心。若是谁敢出去乱说,杖毙”“是,皇上”“传膳吧,朕饿了”“是”“等等,端到里面来吧,朕就在里面吃”“是”

    东方玉刚拿起筷子,琴儿从外面进来,有点惊讶:“皇上,您怎么还在这儿”“有何不妥”“没有没有”琴儿哪敢说不妥,东方玉也没有理会琴儿,只管自己用膳。结束,东方玉吩咐:“琴儿你出去吧,朕今晚守着皇后”“皇上”“又有何事”“没事没事,奴婢告退”琴儿赶紧溜,生怕惹怒东方玉。慕容紫安静的躺着,东方玉闲来无事,就拿书解闷。“咳咳咳”慕容紫咳嗽,东方玉赶紧走过来询问:“没事吧”慕容紫神智还有些不清楚:“琴儿,拿些水来”东方玉只听见水这个字,忙去倒水喂慕容紫喝。慕容紫躺着不好喝,一杯水倒了一半在她身上,东方玉赶紧将慕容紫扶起来喂水。“咳咳咳”慕容紫被呛到了,水全喷在东方玉身上,东方玉强忍着不适继续扶着慕容紫。慕容紫喝完水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东方玉轻轻的放下慕容紫,赶紧唤来福贵替他更衣。看见熟睡的慕容紫和脚旁换下来的衣服,东方玉有种将慕容紫叫醒打一顿的怒气,但想到慕容紫还是个病人,就算了。

    “让慕容紫的婢女拿一套新的寝衣进来,给慕容紫换上”“是”不一会儿,琴儿拿着新寝衣进来,东方玉看见琴儿就一阵烦躁:“你出去,朕来就好”“是”琴儿巴不得离开呢,“你也出去”“是”福贵也出去了。看着手上的寝衣,东方玉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就不该答应轩辕玄的要求!东方玉一只手将慕容紫扶起,另一只手笨拙的脱慕容紫的衣服,看见慕容紫左肩的梅花胎记时东方玉感觉似曾相识。东方玉就这么傻傻的盯着慕容紫的左肩看,直到慕容紫又打了一个喷嚏,他才回神,继续为慕容紫换寝衣。换好衣服东方玉坐在慕容紫的床边出神:为什么慕容紫的左肩会有梅花胎记?是知道萱儿手臂上绘有梅花故意模仿吗?可是为何这胎记似曾相识?东方玉左想右想,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只能让福贵把轩辕玄带来。可福贵回来回复,轩辕玄不在府中,东方玉知道轩辕玄肯定去木兰阁了,没说什么。后半夜慕容紫果然开始发热,东方玉一遍一遍的替慕容紫换凉毛巾,还每隔两个时辰换一次寝衣。东方玉忙里忙外,事事亲为,福贵多次劝东方玉休息,东方玉也不理会。不知出于对轩辕玄的承诺,还是对梅花胎记的希冀,东方玉就是感觉自己需要多做些事情弥补一些什么。

    这边东方玉忙的昏天暗地,那边锦衣卫也没有闲着。新上任的锦衣卫统领欧阳予带着一众锦衣卫连夜搜查刺客,后宫人人自危,十分配合,生怕和这些刺客扯上什么关系。欧阳予来到怡兰轩外,欧阳予的大宫女琪儿站在门口等候,“请问谁是统领”“在下锦衣卫统领欧阳予,奉皇上之命搜查宫殿,多有打扰,请姑娘配合”“若妃娘娘在内沐浴更衣,现在不方便进去”“那我们先搜查偏殿,待若妃娘娘沐浴结束,我们再进去”“啊”寝殿突然传来独孤若的声音,欧阳予立刻冲进去。那批黑衣人果然在里面,还挟持了独孤若,独孤若还在沐浴,所以身上只披了一件薄薄的寝衣,欧阳予有些不好意思。“准备一辆马车,护送我们离开,出了宫门我们就放了她”“皇上有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不可能放你们离开”“看来你们是要牺牲若妃娘娘了”“放了若妃娘娘,赐你们一个痛快的死法”“呵呵呵呵”所有的黑衣人竟然服毒自杀了,若妃娘娘惊吓过度,晕了过去。欧阳予看着服毒的是个刺客,觉得事情的发展越来越诡异了。

    东方玉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了,刚眯一会儿,福贵就进来了。“皇上,欧阳统领来了,说是回禀刺客的事情”“让他去偏殿等朕”东方玉疲惫的起身,“皇上,您照顾皇后娘娘一晚上,要不您先休息休息,明日再听汇报吧”“去”“是”福贵只好下去。偏殿内,“启禀皇上,经过一夜的追查,臣在若妃娘娘的寝宫追到了那批刺客。他们挟持了若妃娘娘,却又突然服毒,无一活口。若妃娘娘惊吓过度,晕过去了,请皇上恕罪”“继续说”“另外,臣发现在那些刺客心脉受损,像是受了内伤。只是他们明明挟持若妃,却突然选择自尽,如此自相矛盾的做法,臣很是不解”“他们察觉深重剧毒,怕失去心智说出什么背叛主子的话,只能选择自尽”“身中剧毒?不可能”“朕每一位妃子都会配一瓶毒药防身,这次应该是派上用处了”“皇上您不怕...”“毒药是轩辕玄配的,朕自然不怕”“将尸体交给轩辕玄,剩下的事情你就不必管了”“是”“退下吧”“臣告退”“福贵”“奴才在”“若妃受惊了,你明早多送一些补品过去”“是”东方玉回到房间,实在有些累,直接上床,衣服都没脱就在慕容紫的身边睡着了。

    第二天东方玉实在起不来,罢朝了,这是东方玉登基以来第一次罢朝。东方玉的罢朝在前朝后宫掀起了巨浪,当事人却在芷兰宫睡的很香。轩辕玄来到芷兰宫的寝殿,看见东方玉搂着慕容紫睡着的场景,心里很难受。东方玉醒了,“福贵”“奴才在”“更衣”“是”东方玉还处于迷糊的状态,看见轩辕玄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臣来替皇后娘娘诊脉”“嗯,朕先洗漱”说完东方玉离开了,看他这模样,说不出的心虚啊。轩辕玄也没理会,上前仔细的替慕容紫诊脉,发现慕容紫的身体已经好了大半,很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