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梅花胎记

    更新时间:2018-08-30 08:48:07本章字数:2476字

    东方玉气冲冲的走出芷兰宫,正准备出宫去探望上官媛,突然想到慕容紫左肩的梅花胎记,又折回去了。东方玉再回去看见了一幕很有趣的场景:慕容紫一脸不悦的望着轩辕玄,防备的拿着被子盖住自己的肩膀,轩辕玄跪在地上,有些无奈。琴儿也是一副快哭的表情,跪在轩辕玄的旁边。“怎么回事?”东方玉问,“皇上您回来了,您快劝劝皇后娘娘吧。之前皇后娘娘就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拒绝轩辕太医帮忙敷药,奴婢又笨手笨脚的敷不好,才导致皇后娘娘旧伤未愈。现在皇后娘娘的伤口都裂开了,皇后娘娘还是不准轩辕太医替她查看伤口,这样下去更严重了怎么办。求皇上劝劝娘娘吧。”

    “有伤不治,你在矫情什么?”东方玉皱眉,“皇上若是觉得臣妾矫情,可以不看。”慕容紫毫不服软,“你伤一日不好,朕就要对你愧疚一日,你是故意想让朕觉得亏欠与你,对嘛”“臣妾不敢”“那你就让玄看”“男女授受不亲”看着慕容紫倔强的样子,东方玉很不喜欢,直接上去点了慕容紫的穴,慕容紫晕了过去。“皇上”琴儿大叫,“滚出去,只留玄看伤口”众人全都退下。东方玉轻柔的褪下慕容紫一半的衣裳,轩辕玄倒有些不好意思。“你只管看,无妨”轩辕玄这才靠近,仔细替慕容紫看伤。“除去你亲自照看的那晚,紫儿从未按照我的嘱咐正确敷药,现在伤口不仅裂开,还有腐坏的迹象”“那要怎么做”“去腐肉”“朕相信你,你放手去做就好”“但是去腐肉需要脱去上半部分的衣物”东方玉沉默片刻,“你安排就好。朕会在旁边,她醒来朕会说是朕做的,你只在旁边指导”“还是你亲自来吧,我怕她多想”“我没有做过”“哪怕你没做好,她也不会怪你。但是如果知道是我做的,她可能会做出极端的事情”“...好,我亲自来”

    入夜,芷兰宫外重兵把守,不准任何人近出,福贵在外面镇守。里屋却只有东方玉,轩辕玄和琴儿三人。琴儿在准备工具和热水,轩辕玄站在门外,东方玉在里面替慕容紫褪衣服。“进来吧”东方玉发话,轩辕玄和琴儿进了房间,琴儿笑出声来:慕容紫的香肩漏在外面,其他地方却被左三右三层包裹起来,看起来实在是不伦不类。东方玉看了一眼琴儿,琴儿立刻嘘声。轩辕玄看见松了一口气,这样挺好,不会分心。“开始吧”轩辕玄开口,东方玉拿起匕首,认真的割慕容紫肩膀上的腐肉。“宁愿割深,不能放过”轩辕玄补充,东方玉点头。终于结束了,东方玉放下匕首,琴儿看着鲜血淋漓的肩膀十分心疼,眼泪忍不住掉下来了。“擦干你的眼泪,她没死”东方玉皱眉,“是”琴儿赶紧擦干自己的眼泪。东方玉在轩辕玄的指导下,细心的包扎慕容紫的肩膀。

    轩辕玄也松了一口气,但在看见慕容紫左肩的时候愣住了。“不可能不可能”轩辕玄很激动,“怎么了”东方玉感觉到轩辕玄的不同。“她是漠!紫儿就是漠!漠没有死!”轩辕玄激动的握住东方玉的肩膀,“你在胡说什么”东方玉皱眉,“她左肩的梅花胎记我不会认错的!紫儿就是漠!难怪我第一次见她就觉得十分熟悉,原来是漠没有死。太好了,太好了,老天还是垂怜我的!”轩辕玄十分激动,有些失态,“玄,我们出去说”轩辕玄跟着东方玉出去了,留下一头雾水的琴儿。

    偏殿内,东方玉一言不发,轩辕玄十分激动。“漠早就死了,这不过是巧合”东方玉希望轩辕玄清醒一点,“不可能,肩膀上的胎记本就罕见,更何况是肩膀上的”轩辕玄反驳。“也许是有心人”“如果紫儿有心误导,就应该像上官萱一样刺在手腕或脚腕不是更明显吗”“你竟敢置喙贵妃!你怎么知道不是慕容紫打探了萱儿的消息,有意模仿”“自欺欺人有意思嘛东方玉,到底是谁模仿谁你自己心里清楚”“轩辕玄你放肆!”“你这是要拿皇上的身份压我嘛”“我没有,我只是希望你清醒一点,不要为了一个认识不久的女人失去你的理智”“之前我叫行尸走肉,不叫理智”“你什么意思”“如果你让我带走紫儿,我们还是朋友,若你阻止,从此我就是你的敌人”“你威胁我”“我已经失去漠一次,我不能再失去紫儿”“她不会跟你走”“你凭什么这么自信”“因为慕容紫已经是朕的女人”轩辕玄愣在原地,东方玉也沉默。良久,“我不在乎”“朕在乎”“你不要逼我”“罢了,如果慕容紫肯,你就带她走吧”“谢谢”

    东方玉心烦意乱,直接换了常服去看上官媛了。东方玉悄悄的来到上官媛的房门外,没有惊动任何人。进入房间,看着与上官萱相似的面容,东方玉的眼神柔了几分,手不自觉伸出来想要抚摸上官媛的脸庞。上官媛睡的有些不安稳,迷迷糊糊的醒来,看见身边竟然有个人,尖叫着推开了东方玉。“来人啊”东方玉捂住上官媛的嘴,“是朕”东方玉见上官媛清醒了,放开了上官媛。“皇上怎么来看媛儿了,都不提前通知媛儿一声,害的媛儿失了仪态”上官媛娇嗔的声音让东方玉很不舒服,“你今天跪了这么久,可有受伤?”“媛儿的膝盖可疼了,都紫了呢”说着上官媛掀开被子,漏出了红肿的膝盖。暧昧的气息充斥着房间,上官媛趁机往东方玉的怀里靠,东方玉直接多开了。上官媛没想到东方玉会躲开,直接摔在地上,又不敢大叫,只能忍着疼,以委屈万分的眼神看东方玉。东方玉觉得今夜的上官媛格外的烦人,“你好好休息,朕先回宫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上官媛气的在后面捶地。

    东方玉回到宫里,不知该往哪里去,心情有些烦闷。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谨兰苑,屋里欧阳兰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烧鸡,她那饿死鬼投胎的样子身边的丫鬟都忍不住笑她,她却不不以为然。“娘娘,你这样子要是让皇上看见了,多嫌弃你啊”书儿一脸无奈,“天大地大肚子最大,难道你要本宫饿着肚子嘛。现在都这么晚了,皇上肯定不会来的,本宫吃完就去歇息,不打紧”欧阳兰却无所谓。“谁说朕不会来的”听见东方玉的声音欧阳兰石化了,“转过身来,看着朕”欧阳兰僵硬的转过身,东方玉看见她脏兮兮的脸忍不住皱眉。“皇上,您怎么来了,是不是闻到兰儿这边的烧鸡味儿了”欧阳兰天真烂漫的样子让东方玉不自觉的放松,“你这个小贪吃”东方玉宠溺的刮了一下欧阳兰的鼻子,“嘿嘿”欧阳兰笑的更灿烂了。“少吃些,小心不消化”“兰儿知道啦,皇上您今天在兰儿这儿就寝嘛”欧阳兰睁着大眼睛期待的看着东方玉,“不了,朕还要出去走走”东方玉拒绝,“那皇上注意保暖,兰儿不送您出去啦”欧阳兰没心没肺的应,“好”东方玉没有生气,笑眯眯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