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圣意难测

    更新时间:2018-08-30 13:43:25本章字数:2322字

    东方玉出了谨兰苑,还是觉得心里闷的慌,本想去怡兰轩找解语花,却在经过梦溪楼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梦溪楼内灯火通明,却安静极了,东方玉忍不住进去一探究竟。

    梦溪楼内,赫连敏坐在外面的亭子中自斟自饮,自言自语,配上洁白的月光,颇有凄凉之意。东方玉觉得这气氛莫名符合现在的自己,便悄悄的走到赫连敏身旁坐下。赫连敏有些醉了,没有在意来人是谁,只顾自己小声的说着话。“慕容紫有什么好?她一来就夺了我煞费苦心争取来的后宫权利,你不但不帮我,还把我降级。从前上官萱在的时候你眼里就没有我,现在又是慕容紫,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你把我扔在这梦溪楼,一冷就是一月,宫中女子那样多,你早就把我忘了吧?从前说喜欢我的任性张扬,都是骗人的对不对,你这个骗子”赫连敏说着激动起来,将手边的酒壶通通打碎。声音引来了书儿,书儿看见东方玉连忙行礼,东方玉示意她不要说话,书儿会意。“你醉了”东方玉,赫连敏回头看见东方玉,显然还在迷糊中,没有起身行礼,而是接着喝最后一杯幸存的酒。“你不是皇上,皇上已经忘记我了。你是谁竟敢深夜闯入梦溪楼。书儿,将他赶出去”书儿没动,赫连敏有些生气,直接自己出手。

    福贵好不容易找到东方玉的时候,居然看见赫连敏和皇上“打”的不可开交。说是打,不如说是东方玉在耍着赫连敏玩。赫连敏喝了酒连东方玉的位置都分不清,乱打一气,书儿跪在一旁不敢出声。“哎呦喂,皇上,您别打了”福贵赶紧劝,就差直接到中间隔开二人了。东方玉尽兴了,将赫连敏直接往地上一扔,对着书儿吩咐:“把她带进去,收拾干净带来见朕。”东方玉往偏殿走,福贵赶紧拦住:“皇上你别去,现在梦溪楼的西偏殿住着娉嫔,东偏殿住着柔嫔,您去哪个偏殿都不合适啊。”“谁让她们两个住梦溪楼的”“皇后娘娘说赫嫔一个人养身体会无聊,所以遣娉嫔和柔嫔来陪伴”“她这是在给敏儿找不痛快”福贵没有接话,东方玉有气不知道向哪里出,只能站在外屋。

    过了半个时辰,书儿出来请东方玉进去,东方玉感觉今夜格外冷。里屋的赫连敏已经醒了,只是脸还有些红。东方玉一言不发,赫连敏小心翼翼的挪到东方玉身边。“皇上,您怎么来了也不提前知会一声,臣妾都没准备什么”“朕通知了不就错过你的疯样了”“皇上,臣妾不过是顶撞了皇后几句,你就降臣妾的级。如今臣妾这梦溪楼您不来,还有谁会来。臣妾若不借酒消愁,如何打发这漫漫长夜”“你委屈”“臣妾自然委屈”“你平日作威作福惯了,是该长记性了”赫连敏变了脸色,直接往椅子上一坐,只当没看见东方玉难看的脸色,书儿和福贵赶紧离开这即将爆炸的现场,溜了。

    赫连敏也不怕了,全当自己还醉着,准备把心里憋着的话都说出来。“皇上许久没来臣妾只好派人关心皇上的起居,发现皇上这段日子对皇后可是宝贝的紧啊。芷兰宫的门槛皇上都快踏烂了吧,就连太后都看不下去教训皇后。本以为皇后会收敛一些,但她居然装晕蒙混过关,皇上还顺着她胡来。臣妾说句大逆不道的话,皇上若是如此纵着皇后,大俞的王朝可能要改姓慕容了!”“谁给你这个胆子对朕说这些话的”东方玉忍着怒火,“没有谁让臣妾说,只是臣妾自己想说。这些话臣妾憋在心里许久,今夜一定要说出来!”赫连敏有些激动。“朕听着”东方玉语气不明,赫连敏却不想管了。“从前有萱贵妃,皇上将她放在心尖,我等望尘莫及。但皇上起码怕我们为难萱贵妃,会雨露均沾。就算皇上每次都会赏赐避子汤,臣妾的心中都是欢喜的。可如今呢?她慕容紫只来了一个月啊,皇上直接弃了后宫所有人只去她那里。皇上,您真让我们寒心啊!”“朕没有”“皇上从前就算心中只有萱贵妃一人,但对其他人都恩宠不断。不是今儿赏些画就是明儿赏些吃食,后宫如沐春风。现在除了芷兰宫,哪里还能看见皇上的身影?”“朕大封六宫,没有亏待一个人”“是啊,嫔妃们沾沾自喜的升了位份,却连皇上的影子都没见着。以往的嫔妃晋封之后都会轮流安排一次侍寝,以示皇恩,可这次晋封之后却没见皇上召哪个妃子侍寝啊”“你管的太多了”“臣妾只是在替宫中所有姐妹诉苦”“你醉了,歇息吧”东方玉转身要走,赫连敏在后面抱住他,“皇上臣妾错了,您不要走好不好。臣妾这些日子都在盼着您来,臣妾再也不说诋毁皇后的话了,皇上不要走好不好?”东方玉掰开赫连敏的手:“你好好休息,朕明日再来看你”赫连敏看着自己的手,发呆。

    东方玉觉得今夜的自己一定是疯了,跑了那么多寝殿却没有任何想要留下的欲望,竟然只想回到芷兰宫。“皇上,夜深露重,您若是不想在后宫歇息,不如我们去芷兰宫?”福贵看东方玉举棋不定,建议道。“你收了皇后好处?”“冤枉啊皇上,奴才只有您一个主子别人的好处奴才哪敢收”“去怡兰轩”“是”东方玉到了怡兰轩外,发现里面没有灯光,站住了。“若妃娘娘许是睡下了,需要奴才去唤门吗?”“不必了,回雍和殿”“是”

    回到雍和殿,东方玉还是很烦躁,就让福贵去取酒。“皇上,你晚膳没用多少,直接喝酒伤身。不如奴才再给您上几个小菜下酒可好?”“也就你关心朕了,去吧”“是”没过多久可口的下酒菜和美酒都上来了,东方玉就这么自斟自饮,渐渐有些醉了。“福贵,刚才赫连敏说朕心里只有慕容紫,你说可笑不可笑”“皇上,赫嫔只是有些吃味。皇上关心皇后,合情合理”“你答非所问,朕问的是,你也觉得真心里只有慕容紫嘛”“奴才不过是个奴才,哪里懂得这些个风花雪月的事情啊”“我从没见过赫连敏如此失态,就算萱儿在的时候她也只是耍耍小性子。怎么慕容紫一入宫,她就变成了这样”“后宫人人以皇上的宠爱过活,赫嫔如此,也可以原谅的”“慕容紫不仅让朕的后宫一团糟,还让玄失去了理智,朕不能让她乱来”“那皇上预备如何?”“朕要好好调教她”“然后呢?”“还有什么然后,调教她不知要多久呢,之后如何再说吧”“是,皇上,您喝的也差不多了吧,不如奴才伺候您就寝吧”“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