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万事俱备

    更新时间:2018-09-03 14:34:50本章字数:2416字

    慕容紫睡得很香甜,直到东方玉折回来了,她都没起身。东方玉十分不满,自己一夜未眠,慕容紫自己睡得倒是舒服。于是东方玉下朝之后直奔芷兰宫来了,也不让通报,自己直接进了房间。看见慕容紫香甜的睡颜东方玉放缓了动作,轻轻的上了床,慕容紫被动静弄醒了。看见保持着上床动作的东方玉,慕容紫有些惊讶,东方玉有些尴尬。“朕累了”东方玉索性躺了下去,“皇上为何不回雍和宫就寝”“别吵,朕困了”说完东方玉果然沉沉的睡了过去。慕容紫无奈的看了东方玉一眼,自己轻轻的起身洗漱。

    穿戴整齐之后慕容紫出了里屋,找到琴儿问话。“皇上何时来的”“刚来”“他为何来这”“皇后娘娘,皇上来您这儿休息您应该开心才对啊,怎么一脸的无奈呢”琴儿不解,“他把我吵醒了”慕容紫难得孩子气的抱怨,“皇后娘娘,后宫敢埋怨皇上的,属您头一个啊”琴儿对着慕容紫竖起大拇指,慕容紫给了琴儿一个白眼。“我饿了,传早膳吧”“是”慕容紫感觉饿了,吃了许多。刚用完早膳,太后就遣了嬷嬷过来请她去一趟慈宁宫。

    慕容紫来到慈宁宫,看见钟离萍坐在一旁,和太后说说笑笑,有些疑惑。“紫儿来了,快坐”太后看见慕容紫来了,亲切的招呼慕容紫,“皇额娘吉祥”慕容紫行礼,“皇后娘娘万福金安”钟离萍起身给慕容紫请安。“紫儿啊,刚才娉嫔向本宫报喜,她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太后笑的合不拢嘴,慕容紫楞了一下:“娉嫔有喜是好事,臣妾会安排下去好生照顾的”“好,你是后宫之主,这些事你做主就好。只是娉嫔啊有事求哀家,哀家想着和你商量商量”“皇额娘请说”“娉嫔,你自个儿与皇后说吧”“是”钟离萍起身,“皇后娘娘,太后刚才想要提拔臣妾,并为臣妾另辟住所,臣妾自知受不得如此抬爱,婉拒了太后的好意。只是,臣妾与赫嫔姐姐从小就十分要好,之后搬去同住,得了赫嫔姐姐许多照顾。这次臣妾有孕,希望可以与赫嫔姐姐同享喜悦,所以特来求太后。臣妾愿不晋位份,换赫嫔姐姐接禁,求皇后娘娘成全嫔妾的心愿”钟离萍直接行了大礼,“娉嫔你先起来,小心身子”太后赶紧提醒,“是啊,娉嫔,你现在身怀龙嗣,不用行此大礼。本宫身为皇后管理后宫,自然希望后宫姐妹和平相处。只是赫嫔禁足是皇上下的旨意,本宫若此时答应岂不是拂了皇上的面子。不过本宫承诺,回去之后定与皇上商议此事,可好”“如此甚好,娉嫔,既然皇后已然许诺,你就先起来吧”“是,谢皇后娘娘,谢太后”钟离萍不敢在逼慕容紫立刻答应,只好先起来。“皇额娘,如果没有其他的事,臣妾先告退了。皇上还在臣妾那里歇息,臣妾要赶回去照看”“皇上怎么这个时辰还在休息,可是身体不适”“昨夜皇上与臣妾秉烛夜谈,是臣妾疏忽了”“无妨,你们夫妻二人感情好才是大事,下去吧”“是,皇额娘”慕容紫由琴儿扶着,回宫了。

    回到芷兰宫,东方玉竟然在用膳,慕容紫看见了,没有说话。“你去哪儿了”东方玉问,“回皇上,臣妾刚才去了太后宫中。娉嫔有喜,太后自然要好生嘱咐臣妾”慕容紫语气冷淡,“她有孕多久了”东方玉似乎也不太高兴,“三月,恭喜皇上”慕容紫语气愈发的冷淡了。“朕还有事,先走了”东方玉语气也不太友好,“恭送皇上”慕容紫敷衍道。东方玉阴沉着脸出门了,“皇后娘娘!就算您对娉嫔有孕不喜,也不能表现出来啊。您看看,皇上都被您气走了”琴儿恨铁不成钢,“他是急着去看娉嫔”“皇后娘娘”“闭嘴”琴儿被慕容紫的火气吓住了,不敢说话。“你先去库房,将本宫嫁妆中贵重的东西挑两样给娉嫔送去;再去内务府传本宫懿旨:娉嫔有孕,内务府务必好生照看,出了任何事他们的脑袋都别要了;最后去太医院选一位稳重的太医给娉嫔请平安脉,并且每日请完平安脉都要向本宫和太后汇报,以免太后和本宫牵挂。记住了嘛”“是,皇后娘娘”“本宫刚才语气太重了,你不要在意”“奴婢不在意,奴婢只希望皇后娘娘您开心就好”“嗯,你去办事吧”琴儿领命出去了,慕容紫坐在贵妃椅上,觉得有些疲惫。

    东方玉出了芷兰宫,果然去了梦溪楼。只是钟离萍还没有回来,赫连敏看见东方玉来了,邀请东方玉先去她屋里等待,东方玉没有拒绝。赫连敏知道上次惹恼了东方玉,这次自然加倍小心讨好。“皇上,您尝尝这茶,是臣妾用露水煮的,口味香甜”“嗯”“皇上,您尝尝这点心,是臣妾亲自做的”“嗯”“皇上,您累嘛,臣妾替您揉揉肩”“不必”“皇上”“朕不渴也不饿,只是在等娉嫔,你若是有事就去忙,无事就闭嘴”赫连敏不敢再说话,委屈的闭上了嘴,只用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东方玉,东方玉却毫不在意。“皇上,娉嫔回来了”福贵进来汇报,“走”东方玉连招呼都没打就朝偏殿走去,身后的赫连敏嫉妒的手掌都被自己抓破了。

    看见东方玉来钟离萍十分高兴,“臣妾参见皇上”钟离萍的笑意全在脸上。“你可知罪”东方玉看着钟离萍,钟离萍内心十分恐惧,但想到自己已然有了身孕,胆子大了起来。“皇上说什么,臣妾不懂”“避子汤”“皇上,臣妾入宫五年了,能见到皇上的日子一双手都能数过来,更何况侍寝。漫漫长夜,臣妾的寂寞皇上可懂?臣妾不要位份,不要荣华富贵,甚至不奢求皇上的宠爱,臣妾只希望能够拥有一个孩子。在以后寂寞的日子里,至少有他陪我。臣妾知道臣妾自作主张倒掉避子汤是欺君之罪,臣妾愿在生下这个孩子之后受任何惩罚。只求皇上看在臣妾多年安安分分和父亲尽忠多年的份上,让臣妾生下这个孩子吧”“公主,留;阿哥,杀”“皇上!”“这是朕最大的妥协”“好,臣妾答应,谢皇上恩典”“你若敢借着孩子生事,朕不会留你”钟离萍被东方玉绝情的话语震惊,却更加坚定要生下这个孩子的决心,这毕竟是东方玉第一个孩子,她相信不论男女,东方玉都会视若珍宝的。“是,臣妾定不惹是生非”“嗯”“皇上”看见东方玉要走钟离萍赶紧挽留,“方才在太后那里,皇后娘娘承诺会和皇上商议将赫嫔姐姐解禁的事,不知道皇上以为如何”东方玉没接话,走了。钟离萍出了一声冷汗,丫鬟璃儿赶紧上来搀扶。“娘娘,奴婢不明白您为何要救赫嫔出来”“本宫怀的可是大俞第一位皇子,后宫众人必虎视眈眈,有那个蠢货保护,本宫才能安心养胎”“娘娘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