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风雨欲来

    更新时间:2018-09-03 11:50:13本章字数:2555字

    自从东方玉那夜去了地牢之后,再也没去过芷兰宫。仿佛时光回到了慕容紫未进宫之前,东方玉今日去兰贵妃那儿,明日宿在若贵妃,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琴儿着急坏了,慕容紫却很淡定,她相信该来的一定会来,不想来的也留不住。因此东方玉不来,慕容紫也没有去找东方玉,众人都觉得皇后失宠了。

    九月初十,是大军出征的日子。东方玉自然要送战士出征,慕容紫作为皇后也出席了出征仪式。东方玉看见慕容紫,觉得她出落的越发水灵了。“几日不见,皇后精神不错”“皇上过奖,宫中无事发生,臣妾自然睡的香甜些”“最近国事繁忙,朕倒是瘦了”“各位妹妹们秀色可餐,皇上少吃些也无妨”“你这是在说朕流连后宫,不思进取嘛”“臣妾不敢,只是臣妾见皇上丰腴了不少,以为是各位妹妹们尽心伺候的结果。皇上说自己瘦了,必是妹妹们伺候不周,臣妾定会好好管教”“你倒是会推卸责任”“臣妾管教无妨,自是有罪”东方玉处处找茬,慕容紫步步退让,东方玉更加不爽了。福贵小心的开口:“皇上,皇后娘娘,出征仪式可以开始了”“嗯”东方玉恢复了冷漠模样。

    “各位将士,此次出征凶险万分。邛族素藏匿于深山,占据地形优势,然我大俞将士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精英。朕相信你们定能凯归来,你们有没有信心”“有”“好,朕在此承诺。若你们凯旋归来,可全体晋升一级。对于牺牲的将士,朕承诺大俞定会善待你们的亲人,保证他们的生活”“皇上圣明”“赫连将军”“臣在”“出发”“是”浩浩荡荡的队伍出城,东方玉等人站在围城上观望,知道队伍消失东方玉等人才离开。

    慕容紫心中难受,默默的在后面走着,东方玉特意放下脚步等她。慕容紫没有注意到东方玉的动作,直接撞上了东方玉。“皇后在想什么如此入神”“皇上恕罪,臣妾只是担忧兄长安慰,一时分神”“玄不是同去了,皇后不用过于担忧”“是”东方玉看慕容紫情绪不高,于是提议同游御花园,想陪她散心,慕容紫拒绝了。东方玉被拒绝面子上有些过不去,直接走了。琴儿有些不解:“皇后娘娘,你为何拒绝皇上啊”“若不是他,哥哥现在也不会出征”“皇后娘娘,公子就算此次不去,下次也要去征讨他国的”“是啊,哥哥是将军,注定要戎马一生的”“那皇后娘娘要不要去追皇上?说不定皇上还在前面等着呢”“不用”“皇后娘娘”“回宫”慕容紫打断琴儿的话,往芷兰宫走去。

    回到芷兰宫,慕容紫还是觉得很闷,唤来琴儿将先前带入宫准备献给东方玉的酒拿上来。“皇后娘娘,你不胜酒力,要奴婢拿酒做什么啊”“谁说本宫不胜酒力”“别人不知道,我还不了解您嘛”“你说什么”“琴儿什么都没说”“不胜酒力才要锻炼啊!你出去吧,本宫想一个人静一静”“是”琴儿放下酒杯,担心的看了慕容紫一眼,出去了。那边东方玉气冲冲的走在前头,忽然放缓脚步,福贵十分不解:“皇上,您怎么突然停下了?”“慕容紫追来了嘛?”“没有啊,奴才方才回头,看见皇后娘娘往芷兰宫去了”“她居然不来请罪”“皇上,皇后娘娘哪里错了啊”“她拒绝朕,还没错嘛”“皇后娘娘的兄长要去远方杀敌,皇后娘娘心情低落也是自然,皇上您要理解皇后娘娘啊”“朕为什么要理解她”福贵竟无言以对,只好闭嘴,东方玉继续往前走,又突然停下了。“去看看慕容紫在做什么”说完朝芷兰宫去了,福贵在后面有些哭笑不得。

    东方玉等人来到芷兰宫,发现琴儿在外面拔草,有些奇怪。福贵先上前询问:“琴儿姑娘,你家皇后娘娘呢?”琴儿看见东方玉来了连忙行礼:“参见皇上”“慕容紫呢?”“回皇上,皇后娘娘有些不舒服,在里屋休息”琴儿不敢实话实说,只好随便找了一个理由,盼望东方玉听了赶紧走。“是不是伤口又出了什么问题?朕去看看”东方玉听了却要往里面走,琴儿赶紧拦着:“皇上,别。皇上恕罪,其实皇后娘娘心中郁闷,所以在里屋喝酒。”“胡闹,她伤刚好,你让她喝什么酒”东方玉直接气势汹汹的往里面冲。

    里面慕容紫并没有喝酒,只是拿着酒杯一会儿倒过来,一会儿倒过去,却没有放入嘴里。“不是喝酒嘛,别人都是用嘴喝,皇后你是用手喝啊”慕容紫听见东方玉的声音却没有起身,“你在怪朕”“臣妾不敢”“不敢不代表没有”东方玉走过来,坐下,慕容紫也没有挪开。“臣妾知道哥哥是将军,为国出征是一件荣幸的事,可皇上为何要让赫连承做主帅?他对慕容家虎视眈眈已久,若是趁乱伤害哥哥怎么办”“他不会”“皇上自然不在意,对于皇上来说哥哥再得力也不过是臣子。若是哥哥凯旋归来自是加宫进爵风光无限,若是哥哥遭人暗算或是战士沙场,也无可厚非”“你这样想朕”“不然我要怎么想”慕容紫很激动,直接抓住东方玉的领子。“我告诉你,东方玉,如果哥哥毫发无伤回来就罢了,哥哥若是受到一点伤害,我定不放过你”“你能如何”东方玉不喜欢被威胁,“是啊,我能如何”慕容紫颓然,“若不是我对你有情,父亲不会将我送入宫,如果我未入宫没有挡住上官媛的路,你也不会针对哥哥,都是我的错”“朕没有针对慕容华,他自幼戍守边疆多年,对邛族很熟悉。赫连景为人莽撞,朕是希望慕容华能监督他”东方玉解释,慕容紫却不相信。

    慕容紫推开东方玉跑到外屋,东方玉追出去。慕容紫对着天空大喊:“观音菩萨,是我慕容紫贪心了,求您千万不要怪罪在哥哥的身上,求您定要护哥哥周全,任何伤害我愿。。。”慕容紫还没说完,东方玉就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并屏退外面的奴才。“呜呜”“你还胡言乱语嘛”慕容紫摇摇头,东方玉将手松开,慕容紫一口咬住东方玉,东方玉蹙眉,却没有推开慕容紫。发泄完慕容紫的心绪平和了许多,放开了东方玉的手。“可清醒了”“我宁愿没有清醒”“慕容华什么事都没有你就这样失态,若是慕容华在战场上受伤了,朕想知道你打算如何自处”“谁伤了哥哥,我定让他全军覆没”慕容紫的眼中有着与她外表及其不符的嗜血光芒,东方玉心中有些不舒服。“战场上刀枪无眼,受伤也是常态”“若是征战受伤,那是荣耀,若是因为小人算计,那就不可饶恕”“你对你哥哥倒是在乎的紧”慕容紫没有接话,只看着空中的月亮。

    “既然你冷静下来了,不如陪朕饮几杯如何”“臣妾酒量不佳,恕难从命”“你不用喝,陪着朕就好”‘你在我觉得安心’东方玉当然没有说出口,慕容紫没有拒绝。东方玉唤福贵将桌子摆在外面,添上一副酒具,放上几个下酒菜,与慕容紫同坐。那晚,东方玉喝了很多却觉得自己一点醉意都没有,反而越喝越兴奋,导致两人整整聊了一个通宵,慕容紫取消了请安补交,他却要苦哈哈的拖着疲惫的身体上早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