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只欠东风

    更新时间:2018-09-04 11:15:26本章字数:2388字

    钟离萍怀有龙嗣的消息不一会儿就传遍了后宫,梦溪楼重新热闹了起来,不过这次却不是因为赫连敏。太后怕朝贺的人打扰到钟离萍休息,吩咐下去只可送礼不可逗留。尽管如此,钟离萍的偏殿也立刻被礼物堆满了。太后的吩咐,加上皇后的特意叮嘱,钟离萍一时成为后宫炙手可热的巴结对象,但她却没有着急伸出橄榄枝,只是等待时机。

    夜里,钟离萍只带了一位贴身婢女璃儿就去拜访梦溪楼主院的赫连敏。赫连敏对钟离萍嫉妒的厉害,根本不愿意见她,书儿好劝歹劝赫连敏才准钟离萍进了门。钟离萍进门就恭敬的行了礼,赫连敏只当没看见。“敏姐姐,萍儿做错了什么事,惹得姐姐如此生气”“你现在怀有身孕,多金贵啊,本宫哪敢生你的气”“敏姐姐,我们未及笄时便是好友,即便入了宫,你我仍然是好姐妹。不知是谁挑拨离间,惹得姐姐对萍儿生了厌”“你说我们是好姐妹,本宫被禁足的时候怎么不见你站出来为本宫说话?如今你怀了龙嗣,本宫不过是个被禁足降级的嫔,怎敢与你姐妹相称”“敏姐姐,这你可错怪妹妹了。妹妹怀有身孕不假,但妹妹已向太后请求解了姐姐的禁足。妹妹甘心放弃晋封只愿姐姐开心,可姐姐如此说,妹妹当真委屈”“你说你替本宫求情本宫就相信?等本宫真的解禁了你再来找本宫吧!书儿,送客”“是”钟离萍起身离开。

    回到偏殿,璃儿忍不住抱不平:“娘娘,同样是嫔,您何必如此卑躬屈膝。她有什么能耐?等娘娘平安生下龙嗣,看她还不过来抱娘娘的大腿!”“敏姐姐说的不错,无论如何她都是赫连承的嫡女,赫连承定会替她谋划前程。待本宫思索一番,再去找她求和”“娘娘”“你说赫连敏现在最忌恨谁?是本宫还是芷兰宫那位”“自然是皇后娘娘”“为何”“娘娘有孕不假,可她也有机会怀上龙嗣啊。但是后位却是她一辈子无法企及的高度,更何况她被贬都是因为皇后娘娘”“以后不可用‘她’指代敏姐姐,敏姐姐可是主子。何况皇上废了敏姐姐的妃位却还是主管梦溪楼,说明皇上对敏姐姐还是有情分的”“是,奴婢知道了”“你下去吧,本宫一个人静静”

    这边钟离萍在想方设法拉拢赫连敏,那边东方玉在思索如何缓和与慕容紫的关系。东方玉在芷兰宫外来回踱步,“皇上,您为何不进去啊”福贵疑惑,“谁说朕要进去了,路过而已”东方玉否认。福贵自然了解东方玉,干脆不说话了,东方玉却不乐意了:“你怎么还不叫门”“皇上您不是说路过嘛”“朕累了”“是”福贵赶紧上前敲门,出来的正是琴儿。“琴儿姑娘,你家皇后娘娘呢”“皇后娘娘夜游御花园去了”“这么冷,她在外面瞎晃悠什么”“回皇上,皇后娘娘觉得芷兰宫太闷”“何止芷兰宫闷,整个后宫都闷”东方玉头也不回的走了,福贵赶紧跟上去。东方玉去了御花园,却没有人影。“她果然在芷兰宫,根本没有来御花园”“兴许皇后娘娘逛到了别处也说不定呢”“不用解释,朕不是傻子”

    次日,赫连敏恢复了自由,而钟离萍被晋封娉妃,掌听竹宫。不出意料,赫连敏立刻遣人来请钟离萍过去叙旧。钟离萍依旧只带了璃儿,这次赫连敏的态度好了很多。“妹妹,昨夜是姐姐愚钝,没有理解妹妹的话。经过一夜的思索,姐姐决定忘记过去的事情,与妹妹携手共进”“敏姐姐能这样想萍儿很欢喜”“既然你我姐妹情深,姐姐有什么消息自然要与妹妹分享了”“姐姐请说”“你也知道,之前为了讨皇上欢心,本宫在后宫各处安插了许多自己人。正巧,今早有个芷兰宫的小宫女上报‘皇后好像也有喜了’,你说好事怎么都赶到一块了呢”“不可能”钟离萍激动的直接站起来,赫连敏看她的样子觉得很解气。“萍儿妹妹,你怎么如此激动呢。皇后娘娘有孕,你的孩子不就有伴了。但是皇后娘娘自己好像并不知情呢”“不过是个宫女,怎么能判定是否有孕,姐姐你莫要听信谣言”“我觉得有没有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与妹妹都不希望这是真的。既然如此,那我们何不早一点将这个孩子扼杀在摇篮里呢”赫连敏的脸有些狰狞,钟离萍心中有些害怕,不敢接话。

    赫连敏走过来,轻轻的抚上钟离萍的肚子,钟离萍冷汗直冒,却不敢推开赫连敏。“姐姐有个绝佳的计策,但是需要妹妹配合,不知道妹妹是否愿意呢”“姐姐你说”“不日就是你的千秋节,你刚晋封又身怀龙嗣,必定要大办。姐姐想趁着你的千秋节制造一个意外,比如你和皇后娘娘合作表演,舞台却塌了!你说皇上是会救怀有身孕的你,还是皇后呢”“姐姐不可”“妹妹放心,就算皇上不救你,姐姐必定会亲自救你,保证你和腹中孩子的安全。若是皇后娘娘失去孩子,那我们可以将责任推给搭建舞台的太监;若是皇后娘娘没有孩子,那我们可以将舞台塌陷的责任推给皇后!进可攻,退可守,妹妹以为如何呢”“敏姐姐果然聪慧,只是万一,妹妹没能保住这个孩子,又该如何。妹妹入宫多年,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孩子,实在是不敢冒这个险啊”“妹妹,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被皇后压着,不如我们自己翻身做主。妹妹你想啊,你拼死生下孩子,那又如何?庶女,焉荆贵族的正妻之位是指望不上了,顶多嫁给他族和亲才能勉强做个正妻;就算是个阿哥,庶出的,能封个亲王也得是嫡子登基之后,自己巴结来的!若是没有嫡子的存在,那可就不一样了”“就算这次成功,但是皇后还可能有其他的孩子”“这个妹妹放心,姐姐自会安排后续的事情,绝对‘斩草除根’”钟离萍沉默,“妹妹你要知道,你今日听见了姐姐我所有的计划,绝无全身而退的可能。你若是从,日后后宫就是你我二人的;你若是揭发,却没有证据,皇上只会觉得你有了身孕开始忘形了;你若是想自己实施,那就是白送姐姐一个把柄了”

    钟离萍没说话,走了,赫连敏也没有挽留。回到听竹宫,钟离萍大发脾气,吓坏了一众太监奴婢。“娘娘,您为何如此生气,就算赫嫔不是全为了娘娘你,但是除掉芷兰宫那位,您也有好处啊”璃儿安抚钟离萍,钟离萍却更加生气!“她这何止要除掉慕容紫,这是要连本宫一起除才对!”“那娘娘打算怎么做?”“你将耳朵凑上来”听完钟离萍的吩咐,璃儿对钟离萍更加佩服了。“娘娘,您比赫嫔高明不知几倍呢”“去办吧,不到尘埃落定的那日,本宫还不能庆祝”“是,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