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腥风血雨

    更新时间:2018-09-12 11:27:37本章字数:2087字

    东方玉没有接慕容紫的话,只是上前将慕容紫抱起。“皇上,你这是做什么”慕容紫被吓到了,“现在你的身子最重要”东方玉抱着慕容紫往芷兰宫走。一路上慕容紫十分不配合,慕容紫用手不断的敲打东方玉,东方玉也不觉得疼。慕容紫以为东方玉是偏袒幕后黑手才不让她调查的,十分生气。

    “东方玉,你放我下来”慕容紫吼道,“闹够了没有”东方玉语气冷漠。“你不就是怕我惩罚你的那些娇滴滴的女人嘛,我慕容紫可以不主动挑衅,却绝不容许别人挑衅我”慕容紫瞪着东方玉,“你也是我的女人”东方玉答非所问。“我是妻,她们只是妾!你竟然帮助妾来陷害妻”慕容紫十分激动,“你本就动了胎气,再闹下去,受苦的还是你”东方玉终于停下脚步。“你知道我动了胎气你还敢气我,你这个混蛋”慕容紫没有反应过来,“动了胎气?”慕容紫愣住了,“你是说我”“是。所以你还要继续任性嘛”慕容紫终于不闹腾了,东方玉轻松的将慕容紫抱回了芷兰宫。

    寝殿内,东方玉小心的将慕容紫放在床上,慕容紫总算消化了自己有孕的事实。“你在这儿好好休息,朕去处理那些事”东方玉揉了揉慕容紫的头发,“不,臣妾要自己处理”慕容紫眼神坚定。“怎么不说‘我’了”东方玉忍不住调戏慕容紫,“刚才是臣妾失言”慕容紫撇撇嘴。“交给朕,朕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东方玉承诺,“臣妾不需要保护”慕容紫坚持。“你现在有孕”东方玉不同意,“臣妾可以躲在皇上身后一次,能到可以躲一辈子嘛”东方玉很想说可以,但是却没有说出口。“好,你可以自己处理,但是朕必须在旁边”东方玉只能妥协,“好”慕容紫不在乎这些。

    申时,芷兰宫偏殿坐满了人。上至东方玉,下至搭建戏台的头领都在。就连摔晕过去的赫连敏都被传唤到了现场,皇上都在,自然没人敢缺席。慕容紫眼神扫过众人,众人都不敢与慕容紫对视。“启禀皇后娘娘,戏台倒塌后奴婢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并留在戏台调查。经过调查,奴婢发现戏台底部多根竹竿都有被刀刻意切断的痕迹”琴儿没说一句,搭建戏台头领的脸色就苍白一分。慕容紫还没问,那个头领就开始磕头求饶了。“皇后娘娘饶命啊,小的只是混口饭吃,万万不敢干出这样的事情啊”头领全身都在发抖,“你叫什么?”慕容紫出其不意,“小的刘二狗,是专门做戏台搭建的工头”刘二狗不敢隐瞒。“家里都有哪些人”“小的家里穷,父母都饿死了,家里只剩我一个”“娶妻了没有”“小的这么穷,哪有人肯嫁给小的啊”“那你搭戏台每月挣多少钱”“二钱银子”“干什么用了”“就是吃吃喝喝啊”“这些年你都没有存下半分积蓄嘛”刘二狗不知该怎么回答,慕容紫也没有追问。

    “启禀皇后娘娘,奴婢还调查到,搭建戏台的队伍一月前就已经来到宫中。为了方便管理,内务府专门派了刘姑姑前去管理。据其他人反馈,刘二狗每晚戌时消失,两个时辰之后才会回到屋内就寝。刘姑姑很严厉,却对刘二狗十分宽松,就连刘二狗夜晚消失都不曾过问。不少人都认为刘二狗与刘姑姑存在某种关系,奴婢将刘姑姑也带来了”琴儿话音刚落,刘姑姑就被侍卫押解上来了。刘姑姑看着满宫的贵人,十分害怕。“刘姑姑,你和刘二狗有何关系”慕容紫开口,“我不认识他”刘姑姑矢口否认。“今日千秋节办的本宫十分满意,许了所有参与千秋节的工人一个好处。刘二狗对本宫说,希望带你出宫,本宫十分感动。但是你矢口否认,看来刘二狗是白费心思了”慕容紫信口胡诌,“是真的,皇后娘娘。奴婢本来以为是他做了什么事连累了奴婢”刘姑姑瞬间改口。刘二狗看刘姑姑的眼神十分阴狠,要不是贵人们都在,刘二狗肯定会扑上去打死这个蠢女人。

    慕容紫没说话,“皇后娘娘饶命,草民不是故意欺瞒皇后娘娘的”刘二狗赶紧认罪,“继续”慕容紫语气平淡。“草民一个人实在是太寂寞了,所以当刘姑姑对草民示好的时候草民没有拒绝。但是草民保证,草民只是与刘姑姑偷情,其他的事情都没有做啊”刘二狗不停的磕头,“刘姑姑,宫中偷情,该当何罪”琴儿呵斥刘姑姑。“你个没良心的,明明是你对我多番勾引,现在倒是全推到我头上了”刘姑姑很气愤,“皇后娘娘,奴婢房间有许多刘二狗送的东西。而且最近刘二狗送的东西突然贵重了起来,奴婢曾质问他哪里来的钱,他得意的说是有贵人给他找了一份差事。刘二狗不过是个搭建台子的,怎么会有贵人找他办事,还请皇后娘娘明察”刘姑姑索性说了个底朝天。刘二狗一巴掌呼在刘姑姑脸上,“你个贱女人,我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伺候你,你居然出卖我”刘二狗气急败坏,“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意了!”刘二狗面部狰狞,“启禀皇后娘娘,刘姑姑原先是冷宫当差的姑姑,她经常向草民炫耀一些贵重首饰。草民问过她为何会有这么多好东西,她告诉草民都是从冷宫的娘娘们那里抢来的。还说进了冷宫一辈子都没机会出去了,要想吃好穿好,就得拿自己的金银首饰交换!”

    刘姑姑被说恼了,直接拿手去抓刘二狗的脸。“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诬赖我”“你个贱女人,是你先出卖我的”两人打在一起,嘴里都是污言碎语。“够了”慕容紫发话,琴儿立刻示意两个太监上去将两人分开。“本宫没空听你们说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本宫只关注这次戏台倒塌的原因。若你们中有人能提供有用的线索,本宫既往不咎,并且送你们一笔银两,安排安全出宫”慕容紫的话掷地有声,二人都十分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