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产生裂痕

    更新时间:2018-09-13 16:22:52本章字数:2201字

    一夜之间接连殁了两位后妃,整个后宫都陷入惶惶不安之中。慕容紫并不关心这些,她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书儿救出来。慕容紫径直来到了关押书儿的牢房,牢房首领看见慕容紫自然十分殷勤。“皇后娘娘您怎么来了,如此污秽之地不宜久留啊”首领谄媚的迎上来,“皇后娘娘来找一个叫书儿的犯人”琴儿替代慕容紫回答,“小的立刻将书儿带上来,皇后娘娘请稍等”首领立刻亲自去带书儿。

    半晌首领回来了,身后遍体鳞伤的书儿被带了上来,慕容紫和琴儿眼眶都红了。“皇后娘娘要带走她,你知道该怎么做吧”“还请姑娘明示”“昨晚有位女犯人经受不住惩罚自缢了,懂了吗”“可是这女犯人是重要犯人,出了事小的乌纱帽不保啊”“皇后不会亏待你,但若你没有办好,你就性命不保”首领赶紧答应,琴儿扶着书儿,和慕容紫走出了牢房。

    芷兰宫偏殿内,“轻点”慕容紫嘱咐,琴儿小心的将书儿放到床上。慕容紫吩咐任何人不准进入偏殿,琴儿在偏殿内替书儿恢复原来的容貌。一个时辰过去了,琴儿终于完工,慕容紫立刻唤来御医替书儿看病。御医不敢怠慢,“回皇后娘娘,这位姑娘都是皮肉之伤,好在未伤到筋骨。只要精心调养,不日就会恢复”“劳烦御医了,琴儿,送出去”御医走后慕容紫和琴儿轮流守护书儿,“皇后娘娘,您先去用午膳吧”琴儿劝说,“书儿不醒本宫不安心”慕容紫拒绝,“皇后娘娘,您现在是双身子,不能只顾自己啊”琴儿继续劝解,“好,本宫先去用膳,你好生守着书儿,她一醒来立刻向本宫禀告”慕容紫嘱咐,“是,皇后娘娘”琴儿答应了,慕容紫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偏殿。

    房内,东方玉坐在椅子上,正在等慕容紫。“皇上怎么来了”慕容紫有些惊讶,“朕听说你召了御医,来看看你哪里不舒服”东方玉关心道。“臣妾身体很好,是臣妾有一位宫女受了风寒,这才召了御医”慕容紫说谎,“若是受了风寒就移出去吧,免得感染了你”东方玉不放心。“臣妾这不是好好的,皇上多虑了”慕容紫安慰东方玉,“是朕多虑了还是你有事瞒着”东方玉看着慕容紫。慕容紫没有答话,福贵看出气氛不对,悄悄退了出去。

    “书儿是你的人”“皇上既然知道了,臣妾也就不否认”“为什么”“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完全可以阻止,却任事情往坏处发展”“与其百般防备,不如主动出击”“为何要将自己置于险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皇上教导臣妾的”“她们已经得到了惩罚,为何赶尽杀绝”“皇上以为是臣妾动的手”“难道不是嘛”“臣妾不屑于打击落水狗”东方玉沉默,慕容紫很生气。“臣妾还以为皇上转了性子开始关心臣妾了,原来是来兴师问罪了。让皇上失望了,臣妾不打算认罪”慕容紫说话很冲,“朕不是这个意思”东方玉解释。“不管皇上是什么意思臣妾都不想听。臣妾要用午膳了,皇上请回吧”慕容紫下了逐客令,“朕就在芷兰宫用膳”东方玉主动示弱。“皇上在这臣妾吃不下”慕容紫不领情,东方玉看了一眼慕容紫,转身离开了。

    东方玉气冲冲的走了,慕容紫在房内忍不住流泪。东方玉越想越气,转脚就去了独孤若那,想故意气慕容紫。独孤若看见东方玉来了十分高兴,“皇上怎么也不提前告知,臣妾都没来得及梳妆打扮”独孤若羞涩的看着东方玉。“这样就挺好”东方玉一把搂住独孤若向里屋走去,身后的福贵忍不住摇头。

    不一会儿,端上来的都是东方玉爱吃的饭菜,东方玉有些感慨。“你每日都备着嘛”“是啊,臣妾不知道皇上何时会来看臣妾,所以臣妾就一直备着,万一皇上来了呢”独孤若的眼神充满爱意,东方玉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若皇后有你一半的心思,朕”东方玉只说了一半,“皇后娘娘操劳的事务众多,难免会忽略皇上。再加上皇后娘娘如今怀有身孕,自然情绪变幻的快”独孤若温柔的解释。“还是若儿你贴心”东方玉将独孤若揽入怀中,“能为皇上分忧是臣妾的福分,好了皇上,先用午膳吧”独孤若娇嗔。吃到湘西酸肉东方玉忍吐了出来,“酸”东方玉评价,“那皇上就不要吃了,尝尝这道东坡肉吧”独孤若指着另一道菜建议。“皇后有孕,没准喜欢酸食,把这道菜端过去”东方玉吩咐,“是”福贵领命。

    独孤若的脸色有些尴尬,“皇上对皇后娘娘真是关怀备至”独孤若话音有些颤抖,“皇后有孕,口味会有些刁钻”东方玉却没有在意到独孤若的不同。独孤若内心十分嫉妒,罕见的没有主动说起话题,二人就默默的用膳。不一会儿福贵回来了,当然,菜也一并被带回来了。“这菜方才已经用过,皇后娘娘拒绝也在情理之中”独孤若解释,“启禀皇上,皇后娘娘说自己不爱吃酸,爱吃甜的。还说,皇上的心意皇后心领了,还是留给若贵妃享用吧”福贵小心翼翼的转述慕容紫的话。“那就送这道东坡肉去”东方玉并没有生气,独孤若和福贵都愣住了,“没听见?”东方玉皱眉,福贵赶紧将东坡肉端了过去。

    独孤若的指甲深深嵌入手掌中,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威胁。“皇上,太首是不是快回来了”独孤若假装不经意提起,“嗯”东方玉回答。“那就太好了,太首医术精湛,有他在皇后娘娘就不用担心了”“没他在皇后就不能安心了?”“皇上恕罪,臣妾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臣妾只是听说皇后在入宫之前就与太首关系不错,加上太首医术高明,才一时失言”独孤若惊慌的请罪,“起来吧”东方玉没有怪罪独孤若,“朕吃完了,先走了”东方玉转身离开。

    琪儿将独孤若扶起,“娘娘,你何必惹皇上生气,皇上好不容易才来一次”琪儿不解,“本宫就是要让皇上心中膈应”独孤若语气冷漠。“可是”琪儿还想劝解,“闭嘴,你懂什么,将东西撤了吧,本宫也不吃了”独孤若发火了。琪儿不敢再多说,默默撤下菜肴,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