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寒夜

    更新时间:2018-08-15 10:57:28本章字数:2976字

    橘黄色的路灯不知道在这里守候了多久,昏昏暗暗,照亮不了眼前两米的路。隐约有黑影飘过!咬咬牙继续往前走,再有几步就到学校了。

    手摸上铁网门的柱子上,有些粘手,或许是冰吧。使劲把自己拉上去,翻过铁门,就是学校了。自己就好像行走在半夜的鬼魂,附着在麻木的躯壳上,可目的却是温软的床上。

    深夜的学校是安静的,死一般的沉寂,教学楼的楼道里的声控灯一闪一闪的。走在教学楼旁通往宿舍的小道上,心里是空的,感觉不到一丝的冰凉。不想努力,找不到方向,一直堕落在教师的最后排,徘徊在班主任的桌子前。

    忽然,楼顶上天线掉在了头上,“哐当”敲到了头上,随即,“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响声窜到了大楼的各个楼道,惊醒了睡不着的声控灯,次第点亮块块它们悬浮的那个区域。昏黄色的光晃来晃去,变成光头的树依旧摇曳着,符合着灯光的节奏。摸摸不舒服的头,粘糊糊的头,甩甩手继续向着宿舍二楼摸去。蹑手蹑脚,生怕吵醒了住在二楼的宿管阿姨。

    “啊”,终于到了宿舍门口,“嘭”撞在了铁皮过着的木门板。真想开口破骂一声,但还是先,习惯性的看看四周有没有异常。哎,没办法。在这里,“逍遥”是必须得小心一点的,动不动就会有引来巡夜的老师或者宿管什么的。使劲地撞撞门,没人来给我开门!窗户却是半掩着,熟练地跳上窗台,钻进温暖的烟雾缭绕的宿舍。把被子往身上一抛,鞋子都没有脱就睡着了。

    “哎!博民,你怎么了?怎么头上全是血啊?”

    “恩?”昏黄色灯光夹杂着吵闹声叫醒了我这个“夜猫子”。我摸摸头,好像是什么干了?是血干了,已经变成黑色的了。晕,发生了什么,想想就可怕。

    “还不起床啊,又要迟到了,这个星期咱们宿舍一直再迟到,都快成了‘模范宿舍’了。”舍长穿着他的熊猫装睡衣,叼着一只烟,在我的斜上铺吞云吐雾地抱怨。深深的眼圈,有点胖不,是我们宿舍第一胖。为了契合他的“乔大熊”称号,专门买了个熊猫装睡衣。

    “熊哥,还说博民呢,你就穿着睡衣去上课?逗我呢”梳着斜刘海,带着黑边框眼镜,笑起来总感觉坏坏的,赵辰躺在床上调侃着大熊猫。

    “起床吧,把血迹洗洗,去上课吧?”

    “老弟!昨天干啥去了?打架也不叫上我!”老王一脸的不开心。可我怎么看他都有跃跃欲试的感觉。

    “王金,小伙子,热血澎湃啊。”李贾扶了扶眼镜,一嘴巴子的牙膏泡沫,口齿不清的调侃。

    这么多人,我都看不到悬在宿舍中央的白炽灯!竟然!204的同学都来了!全体来围观!怪不得感觉这么挤!203,204和205都是A班的学生,相比之下203和204比较常打闹,因为比较近。然而,这并没有拉帮结伙孤立同学的意思。

    “你们都不要说出去,我头上血迹的事,并没什么大事。”我掀开被子,揉揉有点不舒服的头,估计是半夜的烟雾给缭绕晕了。

    推开围观的人群,找到站在角落的热水瓶,见底的热水兑着冰凉骨颤的水,从204借来洗发露,洗掉惹人眼球的血迹。随着脸盆里水的变脏,凉凉的水让自己沉在睡眠的头清醒了过来。人已经渐渐散了开来,开始收拾自己的床铺,准备去教室报到。对着镜子擦拭着头发,看着自己有点惨白的脸,看来翻墙上网的次数得减少了。

    “我擦!还差两分钟就要迟到了!”大熊扔掉烟头,扔开自己的被子,慌忙穿上校服,跳下床,“兄弟,我先走了你断后!”

    竟然抛下我先走了?!说好的一起去上课呢。

    赶紧把洗漱完的水直接泼在一楼的空旷地上,把洗脸盆往床底上一扔,拉上门,直接挂上锁。简单直接,省的到时候学生会在班主任告状引来班主任的不快。

    “就你,锁门的那个,2楼的那个!过来!”

    “完了!”我头也不回的往宿舍一楼跑去。不过我这一跑我就后悔了。

    “跑什么跑!你是哪个班的我都知道,待会儿告你们班主任去!”宿管大爷一个劲儿的在六楼扯着嗓子喊。

    这说着话的功夫,我就已经跑到一楼的空地上。我还是找宿管大爷道歉去,这事儿能化小就化小吧。我一个劲儿地往六楼冲,当正在爬五楼的楼梯时候,腿瞬间就软了。

    “怎么了?谁这么一大早招大爷您烦呐?”这明显是教务主任的声音啊!会要了我这条小命的。

    我软软的爬上六楼。大爷点了一支烟,靠着栏杆回头看看我,我脑袋空空的招了招手。他吐了一口烟缓缓地对着楼下说“没事儿练练嗓子,屋里闷得慌。”

    “谢谢,大叔。”我长舒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了。

    “你说是你主动打扫宿舍楼一个星期呢,还是我找你们班主任让他来命令你呢?”大爷依旧靠着栏杆吞云吐雾。

    “我主动打扫,不麻烦您去办公室跑一趟啦,嘿嘿”我摸摸头,努力撕扯脸部肌肉笑着往大爷手里塞了一盒中华烟,我是一阵心痛啊,昨天刚买的还没来得及拆!

    “不错,小伙子有想法,这一包烟也不够抽多久啊。”大爷扔掉烟嘴,用脚踩了踩,那四溅的火星,像极了我那憔悴的心。他闻闻手上的那包烟摸摸嘴笑了,可嘴角的笑是那么的奸诈。“人老了,嘴不中用了,变得不老实的啦。。”

    “掉进老虎嘴巴里了!”心里别提多辛酸了,刚躲过那劫有遇上这大灾。“别提有多后悔了,就不该递烟!”我强装着无知得眨眨眼睛问大爷:

    “什么意思呀?”

    “找你们班主任告状去呗。。”

    “。。”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地上的烟嘴也多了几只,不只不觉通风的楼道挤满了烟熏味。

    “叮。。叮叮”上课铃声就在这时,敲钟的大爷真有心思玩,这么悠闲的敲着钟!

    “既然你已经迟到了,那就陪我在这看会风景吧,小伙子,怎么样?”

    “再呆一会儿?!就是旷课了,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好吗?我每天一定给您定时送补给!”我几乎都想跪下磕头了!怎么就遇到这么极品大爷?怎么平常没见过他这样?吃错药了?还是没吃药?

    “嗯,可以考虑。”大爷话还没说完,就消失了,刚刚重新点燃的烟“啪”的掉在了地上。“哎呀,烟丢了!”突然凭空凝成一只手把快要熄灭的烟捡了起来,随后一起消失了。

    剩我一个人愣在那儿,听刺骨的冷风呼啸过我已经长了冰渣的头发的响声。想想离奇的宿管大爷,感觉头皮麻的慌。还好是白天,感觉今后不能半夜往出溜了,万一遇上这事儿还不直接吓尿在马路上?!

    校钟那“叮叮叮”悠长的响声,又响了起来,抬起手表一看,时间过得这么快!竟然早读下了,我竟然旷课了?!完了!一步并三步地下楼往教室赶去,急匆匆地跑了二三十分钟了,可为什么楼道这么长,楼梯这么长?还没走到一楼?

    “哎呀,怎么把你也带进来啦,我就捡了一只烟而已!不应该造成时空混乱的。”又是那个坑我的老头子的声音。不能忍,不能忍!我要找到他!

    我一直走一直走。按照平常,早读铃一响,天就亮了。可为什么,这楼道里的白炽灯的昏黄色光还是那么的亮,依旧是主色调?终于快要走到了这栋楼的尽头,感觉每个楼层都无比高大,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终于找到了那个传出声音的房间。窗户是用白色的纸糊的,房间里昏黄色的灯光透过窗户纸上的破洞投在地板上,风吹过,地上的光一晃一晃的还有点头晕。那破破烂烂的门就像是捡来的破木板来掩上应付的,感觉一阵风刮跑似得。

    “这里,你不该来,小伙子”

    我脖子上一凉,全身都是鸡皮疙瘩。一转身却什么都没有,跟见鬼了似得!

    “我们。跟鬼也差不多吧。。”

    听到这话,感觉气氛好怪异,自己感觉掉进了冰窖里了,紧张的环顾四周,只有昏黄色灯光在在冷风中摇曳。一阵凉风吹得头晕目眩,一些声音,慢慢悠悠的飘进耳朵里。奇怪风不是很大,却感觉会把自己吹破似得。

    “我认识你,我跟你交过手,身手不错!”

    “他还差点打得我魂飞破散呢。。”

    “我最冤!我是被他杀死的怪物压死的!”

    “那个怪物是不是渊王?那个由死而生的怪物!?”

    “天哪!是他,我们还能好好造福人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