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秋风乍起

    更新时间:2018-08-16 11:42:03本章字数:2720字

    看老人躺在洁白的房间里,白色床单,白色被子,还有白色头发胡须。突然有点心疼起老人来。我这才想起了那个趴在老人身上哭的小孩子,房间除了老人和坐在椅子的我没有小孩子的身影,我不由得紧张的环顾四周。突然发现,门口那儿有个影子晃来晃去。

    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口,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蹲在墙边,在那里啜泣,颤抖着身体。

    “小朋友,爷爷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不要哭了,哥哥给你买糖去好不好?”

    小孩子还是在那里哭着,不支声。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啊,冒冒失失的,自行车都能把人撞成这样!”坐在长椅的警察摸摸自己满是胡渣的下巴,并示意我到楼道口去谈事。

    就这样,我被带到了警察局,记得当时天是阴的,隐隐又下雪的迹象。

    我不承认我的伤人罪,那天是货车司机撞倒了老人,跑路了,我的自行车急刹,停在了老人身旁,老人伸出手摇摇自行车前轮,或许是想让我帮他。我如实的向警官反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警察终于来了,说“你没有撞人,不好意思耽误了你的时间。我们一定会努力抓住肇事凶手。还你一个清白的”

    那个老警察送我出了警局,这时已经接近傍晚了。冷风一个劲儿的吹着,秃了头的行道树几乎快要断了。街上行人也少了许多,路灯接二连三的亮了起来,昏黄昏黄的打在马路上。

    我又想起了那个老人,和那个小孩儿。走着走着竟然又到了医院的门口,在小卖部买了一大包糖和医保最便宜的烟,想也没想就上了3楼,进了病房。病房里空空的,护士正在整理着被褥床单。问询才得知,老人由于交不起医院费,在醒了后就在孙子的搀扶下直接出院了。

    走出医院的大门,竟然飘起了小雪,还伴着寒风。走上这条广阔的街道,小雪乘着风,在昏黄中飘得是那么的美。那个一瘸一拐的老人和那个瘦小的小孩却不知道去了哪儿,,明明前后不差一刻钟,可就是没有碰到面。

    大街上,身影三两只,或匆忙或悠闲,却没有个是他们的身影。瞬间,心里感觉是那么的不是滋味,眼睛有点难受。拆开糖袋包装,拿出一颗放进嘴里,是我最喜欢的苹果味,酸酸甜甜的。突然才发觉,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无论怎么变,还是有些许人受伤了却只能在角落舔着伤口。

    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雪渐渐下大了,真正的鹅毛大雪。反正已经旷课有一天了,也不在乎一时半刻了。地上的雪越积越多,脚踩上去,都会有咯吱咯吱的响声了,走两步就会感觉有点滑。抬头望望天,雪下得有点歇斯底里。

    路过网吧,有点踌躇。没有这个时间点来过,一般都是半夜翻墙出来去玩通宵。看着网吧招牌上的红红绿绿的光,映得这一块区域一阵繁华。掸掸身上的雪,点燃一支烟,径直走向吧台,一阵重重的烟熏味扑面而来,令人作呕。我不喜欢烟味,可我确实有抽烟的恶习。找到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开机。做我对面的染发青年叼着烟,敲打着键盘,时不时抱着粗口,骂队友不给力。打开电脑,却发现没有事做。翻出音乐排行榜,随便点了个播放。点燃一支烟,把电脑桌前的禁止吸烟的提示牌放平,当做烟灰缸。

    接二连三的来了好几个人,穿着新颖,发行时髦。看走路的潇洒气势,应该是那种无所事事混迹街头的混混。那个为首的径直坐在后面那一排,随后几个小弟直接占据了整排。他们疯狂的敲击键盘,还大声的说脏话,把整个网吧的气氛都变吵了。

    我浏览几个网页,实在人受不了了,我的喜欢的歌开的最大声还是那么嘈杂。关掉网页,设个密码挂机离开这间网吧。

    地面上的雪已经积了一尺厚了,雪还在下,势头是有增无减。夜幕已经正式被拉下,马路上的车辆少得几乎没有,行人只有两三个,撑着伞。而我,就任凭打在头发上,一步一步的走进卓信街。

    这条街的路灯整整齐齐的布列在街道旁,的只有首尾两处的路灯亮着!街道里的住户都关着灯,难道都睡觉了?我越往前走就感觉越暗,只能靠着白晃晃的积雪来走路。

    “爷爷,你醒醒啊,我背不动你了!”一个有点熟悉的小孩的声音,带着哭腔。

    远远地看可以看到,一团黑影,躺在地上。我加快了脚步,我知道是那个车被撞的的老人出事了。这条街窜着大马上没有的冷风,呼呼地吹着。我的耳朵几乎快要冻得好疼,鼻子红彤彤的,迎面来的风吹得吸不过气来。但,我还是到达了黑影跟前。老人躺在地上,身上雪已经积了不少,身下隐隐有血迹染红了白雪。那个穿着单薄的男孩脸上冻着泪,一脸的着急,跪趴在老人面前。

    “哥哥,救救我爷爷好吗?帮帮我吧!”小男孩似乎看到了希望,发狂似

    的摇晃着我腿。

    “我不会医术,怎么帮你?”

    “你帮我把爷爷背回家去就可以,爷爷说要回家,家里有药。”

    不再说话,我背起老人,牵着小男孩冰冷的小手,继续往更深的黑暗前行。

    街道又安静了下来,静得可以听到雪片落地的声音。耳边是不是略过冰冷的风,奇怪的是,每每冷风掠过,就感觉脊背发凉,明明我穿的这么暖和!

    忽然,“嘭,嘭”两声,从背上的老人身体中传出来,随后老人噗的一声口里喷吐出了一口鲜血,染红了雪地。本来已经苏醒的老人又昏在了我的背上。

    “爷爷,受伤了!被两个游魂袭击了!我们赶紧回家”小孩儿几乎是尖叫着说出了口。

    什么!怎么可能!这年代还有游魂!这是无神论的时代啊!犹如晴天霹雳,让我一阵头大。先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加快了脚步。

    终于到了小孩口中的家,屋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甚至连窗户都没有。

    “哥哥,你快点放爷爷下来,我去拿药!”小孩儿转身就进入一道墙壁里,消失不见,不过还时不时传出翻箱倒柜的声音。

    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像样的地方,把老人放下来。老人咳了两声,恢复了一点意识,可还是特别虚弱。我把外套脱下来盖在老人身上。

    “爷爷,我怎么找不到补气药,药、药箱是空的!”小孩儿哭着说。

    “大兵,药估计已经被人拿走了,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爷俩的,那些游魂估计就是他们召来的。”老人艰难的说着。

    “爷爷,为什么呀,他们是谁啊!”

    “别找了罢,爷爷时日不多了,有话要给你说。”老人示意让我扶他做起来。而大兵依旧在找药。

    “大兵啊,你一定要去通天苑,这样才不会落得像我一般下场”老人从口袋中拿出两块古铜色的牌子放在我手上,古朴大方,哪怕是漆黑的屋子里也闪烁着墨绿色的光。然后在我手上花了一个凉凉的圆圈,直接凉凉的印在我的心底。这是地图,好像是什么地图。正想发问,怀中的老人却已经消失不见。

    大兵好像觉察到了什么,像闪电一样追出屋子去。我紧追出去,生怕他想不开。

    大兵望着天,不说话,一个劲儿的哭。天上飘下来白白的雪,似乎要压垮这个不经事的小孩儿。

    我把那俩块铜牌递给他,让他不要太伤心。

    “哥哥,爷爷走了,我该怎么办?”大兵还是对着天发愣,没有接铜牌。“这个是爷爷送你的,好好保管它们吧。”

    “可是,这是爷爷的遗物呀,留下来也作留念吧”我蹲下来,把铜牌他口袋里塞。

    “爷爷说,‘男子汉,要拿的起放的下,天下是要去闯的,不能去留恋什么!’我就要去通天苑了,在这里只能浪费时间,况且你比我更需要它们”大兵捂着口袋,不让我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