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好人 坏人

    更新时间:2018-08-16 15:29:43本章字数:2041字

    独自,在宾馆熬过了一个漫长的深夜,清晨,当我浑浑噩噩的点开微信时,不禁骂出声来。

    预料之中的情况,被拉黑了。

    我平静了许多,站在镜子前上下打量,心中冷冷地嘲弄,嘲弄着自己,一个又丑又矮的穷屌丝,活该处男,活该连P都约不到,活该开了房被放了鸽子,也活该被人骗光了钱。

    泪就这样从一个23岁的男人的眼眶下落了下来,控制不住的流。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禁有些迷失,也有些痛恨,痛恨那个软弱无能的自己,曾几何时我也有过梦想吧!只是梦想的遥不可及换来的是现在行尸走肉的自己。

    我又想到了,自己的家境,不禁心头又是一酸,满满的自责,我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不好好考虑怎么努力好好赚钱改善父母的生活,却不学好,出去约P。

    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我变了,从当初的懵懂少年渐渐蜕变成了现在的自己,我可以保证过去的那个自己绝对是个好人,标准的好人,傻乎乎的好人,我也经常听到过别人说我人好,是个好人。

    例如,前女友说:“文儿,你人真好,我喜欢你”

    例如,前女友说:“文儿,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合适。”

    例如,被绿了的我对前女友说:“他对你好吗?虽然我们不是情侣了,但我希望你能幸福,我也可以做你的朋友,守护你。”

    后来,前女友怀孕了,是他的孩子,前女友借光了我所有的钱,之后把我拉黑了,他把前女友抛弃了,在前女友怀孕的时候,绿了前女友,我跑遍了小城的所有医院,却再也没有见过前女友,也再没有联系上她。

    微信上有前女友最后的一条语音消息,声嘶力竭的骂声:“你为什么不睡了我,你TMD睡了老娘,老娘跟你。一辈子。”

    三十秒的语音,十秒钟的话,最后二十秒的哽咽,泣不成声,然后是我愣在原地,腿在颤抖,身体僵硬的像不是自己的。

    青春期荷尔蒙泛滥的男人,没有不想做爱的,可我却没有与她发生一次关系,暗暗压制着人性的欲望,只是想给她一个更好的未来,也是想对她负责,待我有能力对她负责的时候,待我可以完全给她幸福时......那时我想过和她上床,不过我现在仍然没有这个能力,她却早已消失在了我的世界中。

    我们分手的一年半,我开始变成了一个坏人,也许不是坏人,但绝对不是好人了。我开始饮酒,开始借钱,开始打架,有一天,没一天的混,我只为自己而活,而这世界注定你不伤人,人便伤你,就这样我被退学了。

    20天前,我离开了自己高中三年倾尽一切所考上的大学,彻底沦为了无业游民,也彻底成为了坏人。

    我开始无节制的约P,但成功的较少,原因之一是因为我没有多少钱,而基本上都是要钱的,只有这个,不要钱,却借了我两百块钱。

    我开好了房,精虫上脑,她却说中途有事,借两百块钱平事儿,平完事,马上来,我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怀着一丝侥幸,把钱发了过去,换来的是无限期等待,直至天明。

    我站在镜子前,不禁又在吐槽,社会的信用低下,稍不留神便被套路,连底层都如此,要知道整个世界的运行体制是靠信用支撑起来的,可又看了看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吐槽什么呢。

    走出宾馆,我有些无处可去,对于我来说,人生还真是特别无聊,而我又能做些什么,打发这无聊的时间,也许人生本就没有意义吧!你的那些意义只是虚幻,是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无聊的虚幻。在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上,我们也仅仅是活过一次,仅此而已。

    徘徊在公交站牌前,一辆辆公交疾驰于眼前,我不知道自己该上哪辆车,该去哪,放空的大脑仿佛回过了一丝神,我正视自己,大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一直逃避着的问题。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我知道这个答案不言而喻,我现在还是好人吗?

    这世界,好人和坏人真的太难辨别,有人带着好人的面具做尽坏事,有人却带着坏人的面具,做着好事,那些带着好人面具的人,用面具为自己获取利益,生怕自己好人的面具不为人所知,表面上普度众生的人受人敬仰,因为好人的面具,他们既享受着自己做坏事所获得的果实,又享受着面具光环下所带来的敬仰,他们榨取那些敬仰之人的血液,却把罪名给予他人。那些带着坏人面具的人,用面具为自己遮掩善意,生怕自己的善意被人揭穿,小心的善,只为平静的活,他们不怕被人误会,更怕的不被误会,小心翼翼地活,也只有恶的面具不会被卷入杀戮这场旋涡。

    我是什么人,在自己眼中的,在别人眼中的,我怎么看自己,被人怎么看待,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一刻我只是我自己。

    我不是什么好人,请远离我!这世界真是无聊死了。

    我随机踏上了一辆看也没来得及看的公交车,就这样疾驰而去,窗外的阳光刺眼,我便紧闭双眼沉静地坐着,眼前一片黑暗,我不知道我的路途在哪!不知道下一站会在哪,我只想就这样静着,仿佛我已经死了,我试图放空自己,在黑暗中。

    我又睁开眼睛,光不再那么刺眼了,此刻公交车又到了一站,上来一位老人,我本能的让出了座位,选择了下车。

    ————次元领域 传媒 招聘。

    几个大字映入了我的眼帘,莫名的熟悉感,我知道这是错觉,因为我从未来过这里。我又看了看,走了进去。

    上了电梯,按下了16层的按键。推开房门,又是一种熟悉的感觉。

    迎来的是一个身高在170以上的女人,皮肤白净,年龄与我相仿,职业套裙下的她并不严肃,而是先对我微笑了一下。

    “您是XX大学中文系来应聘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