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午夜清洁公司

    更新时间:2018-08-16 20:55:11本章字数:3036字

    拿着传单,我兴奋的跑回家,人都说,伤心低落的时候,把全部精力,投入工作,自然而然,就好过了。

    刚刚听那些人说缺人手,而且我是老资历的清洁工,有过人的经验,肯定可以得到优先录用。

    我翻箱倒柜的找出了我大学时代那套,还算是牌子的黑色西装,我很少舍得穿,只有在正式的场合,才会偶尔穿一下。

    家里,那块杀生石,还摆在桌子上,我拿起来,四下看了看,塞到了床底下,那个鬼这些天也没有来找我。

    “他不来找我更好,最好一辈子不要来。”

    我嘀咕着,翻开了传单,上面的字,是用手写的,写得七扭八歪,甚至还有错字,想想也是,这年头不景气,肯定是哪家小公司吧,毕竟印刷现,量小点,都要好几分一张呢!

    但我却有些疑惑了起来,因为上面的电话号码,4343433,有这样的电话号码?

    但转念一想,我还是掏出电话,拨通了,结果拨过去,是空号,我那高亢的心情,低落起来。

    “兄弟,你怎么把我的东西,扔床底下啊。”

    冷不丁的这么一句,吓得我跌在了地上。

    “滚,大白天就出来,你想吓死我啊。”

    那个鬼的身体,除了一个头,还稍微看得见外,其他的部分,已经几乎和空气一般,他走过来,拿起了宣传单,看了看。

    “兄弟,心情不好啊?”

    “对了,我听那人叫你殷仇,这是你名字?”

    那个鬼摇了摇头。

    “是殷仇间。”

    我哦了一声,这名字听起来怪怪的。

    “我要出门找工作。”说着我就起身。

    “兄弟,等等,你们人类,不是经常有号码串线吗?说不定,过一会,就可以打得通了呢!”

    想想也对,我泡了一杯茶,悠闲的喝了起来。

    在过了一会,我还是没有打通,但这会已经下午3点了,只能明天再去找工作了,我把西装收起,打算出去逛逛。

    奇怪的是,我们这栋老旧单元楼,这久以来,不见上上下下的人,很多户都是门窗紧锁。

    我一直在街上逛了大半夜,吃了顿好的,迟迟才回家,还稍微喝了点酒。

    这会已经12点了,我也打算睡了,一进屋,那个鬼就坐在桌边,拿着传单。

    “兄弟,你再试试看嘛,这个号码。”

    我有些醉了,笑着拿起电话。

    “反正也打不通,明儿,我要好好找工作,努力工作……”

    嘀的一声,电话通了。

    “喂,这里是清洁公司,是不是有活儿?”

    一下子我就清醒了。

    “我…我是想去你们公司面试的。”

    “哦,这样啊,你到泉东路,300号来吧,我们这里现在缺人手,一来马上就可以上班。”

    挂掉电话后,我马上穿起了西装,到卫生间,整理了下仪容,拉开了门。

    “你可别跟来,告诉你,虽然我答应帮你,不过,我的生活,你别来插手。”

    “呵呵,是吗?兄弟,到时候,你哭丧着脸,我可不管哦!”

    我哼着小曲儿,乐呵呵的下楼了。

    泉东路我认识,就在城南,我去过好几次,那边有好几家大公司,难道那家清洁公司也是大型的?因为人太多了,所以今天打电话占线。

    我屁颠屁颠的打了一辆车。

    “师傅,泉东路,300号。”

    “在哪下车呢?”

    “哦,应该就是泉东路,那家水泥批发公司旁边吧,我记得那家公司是299号。”

    车子启动了,在约摸半小时,到了地方,整条路,黑灯瞎火的,还有好几个路灯,都坏了,我在水泥批发公司下车了。

    我看了看,确实没有记错,水泥批发公司是299号,我朝着旁边望了过去,奇怪的是,到头了,除了一条交叉路,哪里有什么三百号。

    我掏出了电话,拨通号码。

    “喂,请问你们是在那家水泥公司旁吗?我怎么没看到。”

    “是啊,你走几步,就看到了。”

    我边打着电话,边走,突然间,眼前出现了一幢四层楼高的屋子,门口停着几辆红色,黑色的面包车,进进出出的都是人。

    我跑了过去,虽然有些疑惑,但刚刚肯定是我酒醉了,没看清楚。

    进去后,都是一些戴着蓝色帽子,穿着淡蓝色工作服的人,一副忙碌的样子,一和蔼的胖老伯,看样子40多,正站在一楼的过道里,有序的指挥着。

    我走进去,说明来意,他笑了笑,说让我先跟他去登记。

    我们来到了三楼,一间看起来很新的办公室,只不过里面的摆设,有些陈旧,都是些而三十年前的家具,最显眼的,是摆在桌上的黑色转轮电话。

    “小兄弟,看你衣着光鲜的,刚到这边不久吧!”

    我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唉,可惜啊,年纪轻轻的。”

    我更加疑惑了。

    “什么都不用说了,你写下姓名,年龄就行,今晚就开工,亏待不了你的,工资半月一结,虽然辛苦点,但总比饿死鬼强。”

    没想到这个和蔼的老伯,如此豪爽,我二话不说,在一本小册子上,写下了姓名,年龄。

    在一个房间里,换上了新领的工作服,我拿起了一把刷子,就听从胖老伯的安排,走到了一辆黑色的便包车旁。

    “今晚,就去附近那个街市,干活,毕竟我们是这边第一家开起来的公司,要好好干,甭给我丢脸。”

    我拍拍胸脯说道。

    “放心吧,老伯,我以前就专干这行的,肯定不给你丢脸。”

    上车后,我满心雀跃,这算是找到我的老本行了,而且工资待遇,如此不错,应该是在深夜的原因吧,基本是我以前工资的三倍。

    上了车,我感觉这车子,有些轻,是坐上去,感觉不到那种厚实感,还有些摇摇晃晃的,车子上,有一个司机,还有两个员工。

    “哇,兄弟,看你这么瘦,咋那么重呢?”那个司机转过头来。

    “可能是刚过来不久吧,开车吧。”

    旁边一个个子矮小,尖嘴猴腮的人,说了起来。

    车子呼的一下,开动了,但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不像平日里坐车那种感觉,脚踏实地,好像在飞。

    我安逸的靠了下来,休息了几天,一点也不累,我后面还坐着一个人,装着一些工具,但那人却阴沉着脸,一双乌溜溜的眼,总盯着我瞅。

    “我身上有什么吗?”

    说着,那人把头凑了过来,嗅了嗅。

    “你身上,有股怪味。”

    我抬起胳膊,闻了闻。

    “没啊?”

    “唉,冬瓜,他刚过来,有点味道,很正常啊,你是不是车祸脑袋瓜给摔傻了?”

    身后的那人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了起来,但我却觉得他的脑袋,好像有点不对劲,不符合科学,真有点像个大冬瓜。

    随后我们互相介绍了下姓名,冬瓜脑袋的叫张茂,以前是干交警的,说是出过车祸,就到这边来了。

    尖嘴猴腮的叫黄小龙,司机叫王鑫。

    “在那边的时候,我可是肝癌,到这边以后,一身轻松。”

    黄小龙说着,我诧异的看着他。

    “你身体没事吧?”

    这时,眼前的街道上,一个人歪歪扭扭的走着,看起来是醉汉,眼看着车子就要撞到他了,猛然间,那个醉汉仿佛是看到鬼一样,拔腿转身就跑。

    我吓了一跳,好在没有撞到人,到地方了,在一处热闹非凡的街市门口,我看看表,这都快2点了,怎么还有如此热闹的街市。

    街市上,形形色色的人,在闹腾着,一路过去,都是路边摊,一进去,一股浓郁的香味,飘了过来,我肚子咕噜一声,伸着鼻头嗅了嗅。

    香味是左边那家小摊的,一个锅子里,煮着什么,我稍微看了眼,差点没把我恶心得吐出来。

    锅子里,煮着一颗颗眼球,看形状大小,有点像人眼珠子,但转念一想,应该是牛眼睛,吃的人还蛮多。

    我们三人开始干活了,打扫着街道上的垃圾。

    “小黄,这是你们公司新来的?”

    一个摊主问道。

    “是啊,唉,年纪轻轻的,就过来了,对了,清源,你是咋过来的?”

    “我就打了张车……”

    “唉,车祸啊,不过没事,来到这边,也不错。”

    我啊了一声,怎么感觉我和他们对话,都有些文不对题,但眼下,这街道垃圾比较多,我们开始卖力的清扫起来。

    一直干到了3点半,我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摸摸兜里,还有几十块钱,前天把把3万块给了小老头,那是我最后的积蓄。

    我不太想吃太贵的,看着一个摊子上,好像在煮着杂碎,但想了想,我还是走到一个卖粥的摊位边,一个大锅子,里面熬着红艳艳的粥,香气四溢。

    “清源,走了,甭呆着了。”

    黄小龙一把抓着我就要走,我还说要吃碗粥再走,想想第一天上班,我阔气的打算请他们吃粥。

    “嗨,还吃什么啊?待会4点鸡叫了,我们这种级别的,鸡叫了还不回去,要出事的,而且这是公司的规定。”

    无奈,我们回到了车上,呼的一下,车子动了,好像在飞奔,窗外的事物,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