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诡异的单元楼

    更新时间:2018-08-16 20:55:11本章字数:3026字

    我哼着小曲,走到家门口,掏出钥匙,这会都5点多了,我硬生生连跑带走,一个小时,才终于到家。

    虽然薪资高,但我家离那边太远了,那个鬼并没有在家,我也落得个轻松,下了碗面,吃过后,我便躺上了床。

    公司的同事都比较好相处,今天过后,他们一路回来,都对我赞赏有加,他们全都是搬到公司去住的,还说我想去的话,叫人白天到我家来,给我搬东西。

    能遇到待遇这么好,同事个个都很积极向上的公司,这也算是我因祸得福。

    第二天,我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奇怪的是,感觉这附近,这就以来,怎么就安静下来了,单元楼的前面,有一个小院子,出去就是大马路,平日里人来人往,车流不断。

    看看时间,都12点了,我爬起来,打开窗户,本来想沐浴下阳光,但无奈天空阴霾,也不对,我揉揉眼,怎么远远看过去,是晴空万里,而我住的单元楼,却是乌云盖顶。

    再看看下面,一个人也没有,我有些急了,跑出房间,噔噔登的到了517,房东的家,刚想敲门,门就开了,屋子里,光线有些差,煞白煞白的。

    一片狼藉的屋子,纸张到处的飞散,而且桌子上,布满了灰尘,好像几天没清扫过了。

    这时,我看到一个小屋子里,门缝中,透着红光,我走了过去,喊了几句,推开门。

    霎时间,我赶忙跑了出来,里面是个灵堂,供着一个花季少女,长发圆脸,嘴角扬起微笑。

    突然,遗像上的少女,收回扬起的嘴角,一脸气冲冲的样子,我哇的一声,退了几步,随后我又凑近了,还是那么微笑的样子。

    “砰”的一声,紧接着唰的一下,门和窗户都锁了起来。

    “草,你干嘛?是不是你,殷仇...殷仇间。”

    想想可能是那个鬼在耍我,刚刚我还有些害怕,但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害怕。

    “不要每天装神弄鬼的,有意思吗?还有啊,这个公单元楼怎么没人了?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我接二连三问道,回到了客厅里,窗户和房间紧闭,拧了下门把手,奇怪的是,打不开,我坐下来,屋里很暗,试着去开灯,但灯也打不开。

    呲呲呲的声音,从刚刚那个供着灵位的房间传来,我看了过去,听起来,像是有人用指甲,在墙上挠。

    “别闹了,殷仇间,我现在好歹是见过鬼的,赶紧开门。”

    这会我肚子还饿着,越想越火大,殷仇间这家伙,老是喜欢牵着我鼻子走,越和他低头,他就越蹬鼻子上脸了。

    “我告诉你,殷仇间,你别想吓唬我,我张清源,以前是胆子小,但我好歹是死过几次的人了。”

    咯吱的一下,我转过头,地上,摆着一个红色布娃娃,两颗眼睛是用黑色纽扣做的,看起来有点诡异。

    咯咯的一阵笑声,幽幽在房间响起,我打了个冷颤。

    “殷仇间,你不开门,老子把门踢开。”

    我走到门前,抬起脚,就在这时,门开了,殷仇间嘴里叼着个苹果,站在门外。

    “兄弟,你上来干嘛呢?没事别乱跑啊。”

    看着他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我就有气,不想理他,走了起来。

    “唉,住着就好好住着,不要整天在楼上楼下闹的,我还要睡觉呢!”

    我的身后,响起了殷仇间的声音,好像在和谁说话,我懒得理他,回到家,开始做饭。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我走过去,打开门,门口站着个,一脸堆笑,背着一个货架,穿着粗布衣的人。

    “哎呀,你们这可是好地方啊,不知道谁是管事的?”

    “房东不知道哪去了,你有事吗?”

    门口那人说着,就放下货架,掀开盖着的白布,里面尽是些小玩意,风筝,拨浪鼓,纸花,琳琳碎碎的,好多都是我小时候见过的。

    “这些年还有人卖这东西?”

    我嘀咕了一句。

    “老爷,买点吧,要是家里有小孩什么的,应该会喜欢的。”

    我摆摆手,我现在才刚上了一天班,手里就六十八快四毛,哪有钱买。

    我果断拒绝掉了这个,显得有些怪异的推销员。

    刚转身想去做饭,门又给敲响了。

    我火大的拉开门,而奇怪的是,门外并没有什么人。

    “现在的人,不买东西还带恶作剧的。”

    关上门后,我继续做饭,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看了看,是个未知的号码。

    “清源啊,我是黄小龙,你要不要搬家啊,我们这有个白天都能走动的厉害家伙,帮你把坛子搬过来,省得你以后每晚要跑过来。”

    我听得是一头雾水。

    “啊?暂时这样吧,我这边,房租还没到期,这么就搬过去了,不划算,我先找朋友借辆摩托车吧。”

    刚挂掉电话,我看到一个人影,就坐在我的床上,啪的一下,我手里的电话掉在了地上。

    “谁…谁啊?”

    “哥哥,我能在你家歇一晚吗?”

    我走了过去,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脸色跟白纸似的,浑身湿漉漉,头发尖子,水珠还在滴滴嗒嗒的往下滴,我走了过去。

    “你是怎么进来的?”

    “哥哥,刚我不是敲门了吗?你开门,我就进来了。”

    难道我刚刚饿糊涂了?想想,肚子确实有些饿了。

    看着小姑娘可怜,想想我就答应她,让她呆一会。

    “不过待会你可得告诉我,你爸妈的电话啊,我让他们来接你。”

    “回不去了,哥哥。”

    说着,那个小姑娘就哭了起来,哭得跟稀里哗啦,我拿了一块毛巾,稍微帮她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以及眼泪。

    “先吃饭吧,没事的。”

    现在好多小姑娘,家里爸妈,都是含在手心里养,受不得半点打骂,这小姑娘可能是被父母打骂,就离家出走,加上这会,外面下起了雨。

    我简单的,做了个番茄炒蛋,外加一盘虎皮辣椒,端上了桌。

    “来,过来吃饭吧!”

    小姑娘没有理我,直接躺下了,而这时我发现,怎么她还是湿漉漉的,刚刚已经给她擦过了,这会头发尖,还在滴水。

    我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猛然间,我听到楼下的摇铃声,一个激灵,我便起身,难道鬼冢的人又来了?

    床上的小姑娘捂着头,一副难受的样子。

    我跑到窗户处,看了下去,院子里,有好几十人,摇铃的是一个黄袍道士,我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好多都是单元楼的住户,矮胖矮胖的房东也在。

    他们干嘛?想想肯定是殷仇间,闹的。

    我想要喊他的名字,但一想房间里还有人,吓到小姑娘就不好了。

    出了房间,我小声喊了起来。

    “殷仇间,你不要闹了,好不好,等我发工资了,请你吃山珍海鲜。”

    喊了几句,殷仇间都没有出现,我只得下楼了。

    “王叔,你们这几天去哪了?”

    霎时间,我的左邻右舍,整个单元楼的人,看到我,都不出声了,纷纷一副害怕的样子。

    矮胖房东走过来,抓着我的手,不断的摸着我的身子。

    “哎呀,清源啊,你不知道,这里闹鬼啊,你没事吧?”

    “呔,小子,你印堂发黑,乌云盖顶,看似是被鬼物缠身。”那个黄袍道士,两撇小胡子,拿着桃木剑和一叠黄符,走了过来。

    还用你说?我心里嘀咕一句,这小胡子道士看起来有两把刷子,竟然能看得出我被鬼缠身,但要对付缠着我的那个鬼,估计没戏。

    “啊?鬼,哪里有鬼?”我故作镇定的说道。

    “哎呀,清源啊,单元楼的那个女鬼,好厉害的,这几天,把大家搅得人心惶惶,现在我们请大师来驱鬼,你靠边站。”

    说着我就被王叔拉到了一旁,那个倒是啪的一下,贴了一张黄符在我脑门上。

    “小子,18块八毛八,可保你平安。”说着那小胡子道士就伸手,跟我要钱。

    我啊了一声,拿下黄符,畏畏缩缩的,想要掏钱,但转念一想,连那对老夫妇那样的伏鬼高人,奈落的人,鬼冢的人,都拿殷仇间没法子,这符,有啥用?

    随即我就说没钱,因为刚失业,房东这会倒好不吝啬的帮我给了钱,硬把黄符塞到我的裤兜里。

    小胡子道士,迈着步子,嘴里念叨着,手里摇着铃,走几步,一张黄符就丢出去,一下子就自燃起来,把身后的住户们,看得一惊一乍的。

    我轻蔑的笑笑,都是些没见过大场面的主。

    刚走到楼道口,呼的一阵狂风大作。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那小胡子道士,念叨着,一阵凄厉的嚎叫声,是个女人的声音,只听啪的一巴掌,那道士就朝着人群飞了过来。

    落地后,我看到他脸上,有一个小手掌印。

    “没本事,还出来炫。”我小声说了一句。

    围观的住户吓得连滚带爬,想要跑。

    “大家别怕,待我请星君上身,收了这女鬼。”

    突然间,我好像意识到什么,殷仇间,不是男的吗?怎么成了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