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来自地狱的问候

    更新时间:2018-08-16 20:55:11本章字数:3021字

    晚上10点15分,闹钟响起,我从床上,爬起,赶忙去洗漱,今天是上班的第二天,绝对不能迟到。

    我洗漱完毕后,急匆匆出门了,这里到泉东路300号,走的话,最多也就1个半小时,我只能明天去找罗哥,借下摩托车。

    外面黑漆漆的,路上,连个像样的路灯都没了,我走了好远,才看到人和光。

    终于有点人气了,平日里,那股阴冷,也没了,这会还算早,这条街上,很多酒吧林立,这会人挺多。

    “嗨,清源,你小子终于开窍了啊,大晚上来这地方,怎么?心情好点没?”

    一家酒吧门口,蹲着一个戴墨镜,穿着打扮,挺嘲的人,我看过去,原来是我的表哥,张昊。

    “表哥,我要去上班。”

    我表叔家里算是比较有钱,开了个采石场,表哥张昊是标准富二代,他没大我几岁,我们两学生时代,经常一起,大学那会,他也经常拉着我,出去玩。

    “嗨,那么大晚上了,还上班,走,先去喝几杯?”

    “哎呀,昊昊,怎么,你蹲这里啊,这个土鳖,是谁啦?”

    一个浓妆艳抹,身形小巧的女人,从后面抱着张昊,声音嗲嗲的,轻蔑的微笑,看着我。

    “是我表弟。”

    那女的赶忙道歉,还非要拉着我进去喝酒,但我谢绝了,表哥搂着女人,走进了酒吧,而就在这时,我听到阵阵小孩子的欢笑声,两个小孩,一男一女,拽着表哥的衣服,跟了进去。

    我一惊一乍的看着,酒吧可以准小孩子进去吗?那两小孩是谁家的?

    “叔叔,你看得到我们吗?”进去的一瞬间,我好像听到那个小男孩,对我说了一句话。

    我甩甩脑袋,又见鬼了,我急匆匆走了起来,但心里也比较担心表哥,他该不会给鬼缠上了吧?

    我表哥,有个不好的习惯,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快,私生活,比较糜烂。

    看看时间,都10点40了,再不赶快,铁定要迟到。

    只能明天再通知表哥,这事了,虽然他肯定笑掉大牙。

    来到清洁公司,刚好12点,我气喘吁吁,跑了进去。

    门口依然停着车子,这会出出进进的,但这时,我注意到,这些红色和黑色的面包车,标志竟然是BXW的,以前表哥和我说过,是一款豪车,但从没见过BXW的面包车,而且里面,看起来和普通面包车,一样,也没什么奢华的地方,不过坐上去,就是速度快,感觉像在飞。

    我凑了过去,看看,果然是BXW的,一个圆圈,十字分割成白蓝亮色。

    “看什么呢?清源。”黄小龙他们走了过来,已经拿着工具。

    我笑了笑,赶忙跑到换衣间,从分给我的小衣柜,拿出淡蓝色工作服,穿上,跑了出去。

    奇怪的是一路过来,总是有人不断的伸着鼻子,在嗅着什么。

    今晚我们要去的是一家冻库公司,据说是比较难处理,我这会精力正旺,路程有些远,大概1点多,我们才到地。

    出了城东,在郊外,我有些纳闷,这么大晚上,出城清理,不过转念一想,这公司门路不错,拿效益自然就跟着长了。

    一路上,我们四人有说有笑。

    一间好大的仓库,门口站着个胖乎乎的壮汉,赤膊,纹着一条青龙花臂,系着一块还沾着血的围腰,腰间挎着一把杀猪刀,看起来很有气势,而且十分威严。

    我们下车了,走了过去。

    “大哥,我们来了,要清理哪块地。”

    黄小龙笑呵呵的走过去,啪的一巴掌,被打得眼冒金星。

    “蠢蛋,你们怎么带个活人过来?啊?”

    我有些听不明白是啥意思,但场面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改变了,所有人都面无表情的看向了我。

    “大哥,怎么了,是不是我哪惹你了?”

    那个大汉唰的一下,抽出那把杀猪刀,恶狠狠的过来。

    看着明晃晃的杀猪刀,我吓得一步步向后退去。

    “正好,大爷我这几天,吃那些烂肉,不过瘾,这下可以打牙祭了。”

    我眼呆呆的看着大汉,但猛然间,我想了起来,眼前这些家伙,都不是人,BXW哪里有什么面包车,以前我路过扎纸店,看过,有BXW标志的面包车。

    而我坐了两晚上车子,都没有听见发动机的声音,越想越害怕,我转身把腿就跑。

    大风一下子就刮了起来,四周原本亮晃晃的灯,变得幽绿。

    “哈哈,小子别跑。”

    大汉叫着,追了过来,我回头看了一眼,马上扯开脚丫子,狂奔起来。

    大汉半边的头,不见了一大块,只剩着半边头,那露出的白色脑花子,还在蠕动。

    黄小龙的胸口下,有一个大洞,肠子都淌了出来,司机王鑫全身被烧过,那些烧焦的地方,连着红扑扑的血肉,张茂更加可怕,顶着个好像快要爆炸的南瓜头,一个个鼓鼓的脓疱,长在头上。

    “草,殷仇间,你给我等着。”

    我现在不但害怕,还很火大,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两晚上,我出去上班,他都一副忍不住发笑的样子。

    跑着跑着,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怎么四周的样子变了,我一下子就置身于一个大仓库里,旁边的架子上,吊着用编织袋包裹起来的东西。

    “小子,跑啊?呵呵,鲜活点好,待会把你下了汤锅,煮着吃。”

    那个大汉烂脸鬼,拿着杀猪刀,舌头舔了舔,他就站在我面前,气温极低,这里是冻库内,我又被鬼迷了。

    想到往常的经验,眼前的都是幻觉,我的五感虽然真实,但这肯定是鬼所制造出来的幻觉,我闭紧双眼。

    “哦?这下就乖了,我给你个痛快。”

    我只觉得那个烂脸鬼,靠了过来,嚓嚓擦,磨刀霍霍,额头上,汗流如注,我心里念叨着,这是幻觉。

    我的额头,被一把捏住。

    “先挖了你的眼珠子,尝尝鲜。”

    虽说是幻觉,但眼前的,太过于真实,我的眼皮儿,被烂脸鬼,两个手指头,撑开,不断挤压起我的眼珠子。

    我一把推开他的手,调头就朝那一排排吊着的编织袋,跑过去。

    我拉起一个编织袋,朝着烂脸鬼,推过去,编织袋,轻飘飘的,呲的一声,烂脸鬼手里的杀猪刀,割开了编织袋。

    是人的尸体,我吓了一跳,落在地上的尸体,干瘪下去,我才看清,这是人皮囊,后面的地方,开了一大条口,里面的骨头,血肉,已经不见了。

    看看这身前身后,那么多的人皮囊,我毛骨悚然的惊叫着,跑了起来,在看到仓库敞开的大门,我朝着那边跑去。

    “你逃不掉的。”烂脸鬼狂笑着,追了过去。

    来到门口,黄小龙三人猛然从侧边跳出来,抓住了我。

    “放手,放手啊……”

    我挣扎起来,烂脸鬼已经走过来,手里的杀猪刀,高举。

    “按好那小子,待会分你们几块鲜肉尝尝。”

    黄符,猛然间,我记起兜里有一张黄符,我这会被四手四脚压在地上,只得伸着指头,往裤兜里掏。

    摸到了,是那张黄符,我一般,都会随身把手机带着,好在刚换衣服的时候,连着黄符一起装到了兜里。

    三个按着我的鬼,害怕的起身离开了,烂脸鬼刚走过来,我翻起便把黄符朝着他面门,贴过去。

    “啊……”烂脸鬼叫了起来,滋滋的黑烟冒着,他的脸融了起来,那些黄褐色的酸液,淌了下来。

    紧跟着,我跑出了仓库,头也不回的跑了起来,身上咔咔作响,我才发现,我穿着的是一身纸衣,刚刚手机也掉了。

    跑了一阵,我跑到了大马路上,回身一看,哪里有什么路,脚下全是泥水,身后分明是一片荒地。

    这会好在还有车经过,我急忙站路中间招手,希望可以拦一辆车,一张小轿车闪着灯,靠了过来。

    就在我以为车会停下来之际,轰的一下,车子打了个转,头也不回的开走了。

    我顺着公路,一路走,一路跑,在天快亮的时候,才回到城里,这下又得走回去。

    10点,我终于回到了单元楼前的大马路上,一路过来,我穿着纸扎的衣服,引得行人驻足观望,大声发笑。

    朝着单元楼看过去,已经是大晴天,我又逃过一劫,但现在,工作又丢了。

    奇怪的是这附近的很多店,都关门了,整条马路上,冷冷清清。

    来到小院入口,我刚跨进去,就感到一丝阴冷,脊背发凉。

    霎时间,我傻眼了,刚刚在大马路上,远远看过来,分明是晴天,怎么一进来,大雨就哗啦啦下着,天色黑乎乎。

    而我身上穿着的纸扎衣,又变成了布料的,我在大雨里跑了起来。

    这时,我看见殷仇间,坐在单元楼门口,一把大椅子上,而他的跟前,站了一个人,穿着古代那种官服,点头哈腰。

    “哎呀,小人是三殿阎罗,宋帝王的差役,特此前来,问候大人您的。”

    “呵,我有什么可问候了,我现在不过就是个孤魂野鬼。”

    殷仇间冷哼一声,轻蔑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