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诡异冥婚

    更新时间:2018-08-16 20:55:11本章字数:3072字

    “走吧,兄弟。”

    虽然我以前就听闻过,冥婚这事儿,就是活人和死人结合,但今晚这事,究竟怎么了?

    “就算她嫁给我表哥,顶多也就我表哥被缠住,是吧?”

    殷仇间摇摇头。

    “寻常的话,的确是这样,被鬼缠上的人,被缠的人,生气会一点点,过给那个鬼,阳寿会如蜡烛一样,很快被耗尽,只不过……”

    殷仇间没有再说话了,我们到地方了,一块写着烫金大字的牌匾,张家府,朱门上贴着喜字,两边挂着大红灯笼,门敞开着,里面宾客满座。

    轿子,就支在门口处,我们走了进去,猛然间,我看到表哥张昊,正端着酒杯,在宾客中间,游走。

    我刚跑过去,突然间,两个手持棍棒的下人,就拦住我的去路。

    “叫花子,滚一边去。”

    我大叫表哥张昊的名字,但被押着,殷仇间倒是很轻易的就进去了。

    张昊注意到了我,疑惑的走了过来。

    “今天是本少爷大喜的日子,带他去后堂,给他口热饭吃。”

    表哥一副新郎官的打扮,还抹了点胭脂,完全认不出我来。

    “表哥,我是你的表弟,张清源啊,你好好想想,不要和那个女的结婚,那个女的是鬼?”

    张昊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两下人举着棒子就要打我,我只得傻笑着,作揖。

    “原来是个疯子。”

    我被两下人带到了一个大厨房,他们吩咐我,只能吃别人吃剩下的,锅里的东西,不准动,待会还要洗碗。

    看看好多都是吃剩下的,看得我都没胃口,这会有点饿了,我看到一个蒸锅,走了过去,打开,里面蒸着一个个红色的馒头,我伸着手。

    “可别吃哦。”殷仇间,摸了进来。

    “啊,怎么了?”

    “人血馒头,你也要吃么?”

    我吓得赶快把锅盖盖上。

    “现在要怎么办,表哥他记不起我了。”

    “大体上,我是知道了,这个鬼虽然厉害,只不过,火候差了点,那顶轿子,就是出去的路。”

    一听到他这么说,我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

    “那赶快走啊,我们拉着表哥,就算他不认识我,拉着他一起,我们就可以走了。”

    喵的一声,一只猫,从门口跑了进来,跳上菜桌,一下子,四周的环境,都变了,本来还亮堂堂的屋子,变得阴森森的,一片煞白。

    “哦,没想到,那老和尚,还挺有办法的。”

    而一霎那,我看着四周,所有的菜,都变了样,人头,人心,手指,脚趾,摆了一大桌子,我差点没吐出来。

    “你看看外面。”

    我哆嗦着,走了几步,探出头去。

    满座的宾客,全是鬼,除了表哥还不知道外,一个个面目狰狞的鬼,和表哥谈笑风生。

    “嚯,排场挺大的,百鬼宴。”

    一下子,我想起在驿站吃的东西。

    “草,前面我们吃的?”

    “放心吧,都是正常的食物,这个女鬼,看来还是太弱了点,制造的幻觉,漏洞蛮多的,还让那老和尚钻了空子。”

    那狸花猫,眼如铜铃,露着幽光,似乎是在等我们一般。

    “恐怕,那老和尚,已经找到路,把通道打开了,让这小家伙,进来带我们出去,赶紧走吧!”

    “表哥,怎么办?”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你能耐,你去啊。”

    殷仇间说着,抱着那只狸花猫,走了出去。

    我一把拉着他。

    “我表哥,到底会给怎么样?”

    “呵呵,当然是和新娘子,洞房花烛喽,然后生子啊。”

    我诧异的看着殷仇间。

    “这鬼和人,怎么可能?”

    “寻常,是不可能,不过,有很好的媒介,不是吗?”说着,他指向了宴席尽头处,搭建的礼堂上,坐着的那对龙凤双胞胎。

    小女孩嗤嗤的笑着,一只手搂着小男孩,而小男孩则一副害怕的样子。

    “那会怎么样?”

    “当然是生个大胖小子喽,呵呵,本来人和鬼,一个属阳,一个属阴,想要结合,就是有违天道,到时候人神共愤,天地不容,可是,现在好了,有了一个介于阴阳间的调和物,厉害,高明,我对想到这办法的人,简直是五体投地啊。”

    殷仇间说着,抱着猫就要朝外走。

    我跟了上去。

    “怎么办?”

    “好在,那女鬼只注意到了我,而不知道你的存在,外面那些鬼也一样?”

    “啊?为什么?”

    “乞丐,在这世间,莫说是人,鬼也不会正眼看看,他们都以为,你不过就是,这个鬼域里的产物而已,你自己看着办吧,在他们拜天地前,尽量想办法吧,我出去陪他们玩玩。”

    “你不是没法在鬼域里施展吗?”我竟有些担心起来。

    “要是以前的我,这些个鬼,敢在我面前做次,早已灰飞烟灭,但今时不同往日喽。”

    只留下一句话,殷仇间就离开了。

    我走到宴席旁边的花坛处,伏着身子,表哥看起来喝得挺醉了,那些个鬼,在不断的灌着表哥。

    好多张牙舞爪的面孔,看着就心里生出惧意,但顾不得那么多了,待会不是要拜天地么?

    我只能瞅准时机,破坏拜天地。

    “新娘子到。”一个脸颊腐烂的女鬼,拉着鬼新娘,从台子的右侧,走了上去。

    “行天地礼。”一个小鬼喊了起来。

    表哥摇摇晃晃的走了上去,下面的鬼一下子就闹腾起来了。

    “紫夫人,还真不容易,在枉死城受尽折磨,出来了,撞到这等好事,真是因祸得福啊。”

    我听到从席间传来的话,一下子,我就懂了,这女鬼,不就是殷仇间放跑的?

    我咬牙切齿的四下找着殷仇间身影,找到了,几个鬼,正和他坐着,一副把酒言欢的样子。

    表哥和鬼新娘站到了一起,一个巡礼人,走到两人前,是个无头鬼,身首异处,头就在身子上悬着,表哥看不到,还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一拜天地。”

    那无头鬼刚喊,我就冲了上去,傻笑着。

    “你好漂亮哦,我要看看新娘子。”

    我装作一傻子,笑着就要去掀新娘的红盖头,马上就有两个鬼,上来,打算要压住我。

    “好啊,看啊,想看哪里都行,哈哈,今晚,是本少爷的大喜日子,大家,想看看吗?我老婆,那些前凸后翘的地方。”

    我心里哇的一下,忍不住真想称赞下表哥,这点就是他私生活糜烂的最好证据,女朋友,都可以,让给人家,这下,本性难改,加之,又喝高了。

    说着表哥就拦住那两个想要对我动手的鬼,一下子掀开了鬼的红盖头。

    看着鬼新娘的脸,我又害怕,又不敢低头,只能继续装傻。

    “哇,好漂亮啊。”

    “哈哈,小乞丐,今天就当本少爷心情好,让你看个够吧,想摸摸也行,让你尝尝鲜。”

    台下的鬼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像快气炸了。

    紧跟着表哥开始剥鬼新娘的衣服了,一阵后,就只剩下个红肚兜和贴身裤子了。

    表哥拉着我的手。

    “来,小乞丐,没摸过的话,摸摸看啊,哈哈……”

    眼看着我的手,就要碰到鬼新娘之际,猛然间,鬼新娘笑了起来,一把拦着表哥。

    “夫君,你好坏,先喝杯酒吧。”

    说话间,从手里,变出一杯酒,递给了表哥,我看到,那殷虹的颜色,肯定有问题,紧跟着我冲了过去。

    “我要喝。”说着一把从鬼的手里,夺过那杯酒,砰的一下,装作手滑,打倒在地上。

    “哎呀,多浪费啊。”

    “夫君,我们行完天地之礼,到时候,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成吗?”

    随后表哥答应了,我发疯的大叫着,但被两个鬼,押着,带了下去。

    “我想要先摸摸啊,让我摸摸。”

    “啪啪啪”一个拍手声,响起。

    我看到殷仇间,在人堆里,邪笑着。

    “这天地之礼,必须是夫妻双方,你情我愿,天地才可以为证,作为结合的凭据,要是那小子,不愿意呢?”

    猛然间,殷仇间说着,把手里的狸花猫,朝着表哥扔了过来,在猫碰到表哥的一刹那,表哥哇的一下,叫了起来。

    “清源,清源,怎么回事,这些东西。”

    “啊……”鬼新娘尖锐而凄厉的叫了起来,一把抓着表哥,扔给了身后的无头鬼。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呼的一下,就去到了殷仇间的身边,一把拧住他的颈子,旁边的鬼,被一阵幽光震得四散。

    我急忙跑向表哥,只望殷仇间可以撑一会,那无头鬼没有太在意我,我一下子,揪着他脑袋,一脚踢飞,拉着表哥。

    “表哥,走,轿子,那顶轿子是出口。”

    说着我们就要跑下台,而此时,身后的小女孩咯咯笑着,一下子,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喂喂,好歹,我算是你的恩人吧,你能从枉死城出来,不是多亏了我?”

    “哼,这点小恩小惠,本夫人,可不接受,你这哪来的鬼魂野鬼,今晚,我就让你魂飞魄散。”

    “好一个鬼魂野鬼。”

    殷仇间猛然间大声的喊道,顿时间,我看到旁边的鬼,以及那个鬼新娘,紫夫人,都被震慑到了。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