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夜半哭声

    更新时间:2018-08-16 20:55:12本章字数:3035字

    “臭和尚,死秃驴,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草,你们这是非法监禁,我要告你们,我要告你们非法监禁,放我出去啊……”

    我嘶声力竭的喊着,已经整整7天了,我被关在这个铁楼里,每天三顿,都有人送着,在一处小门那,还有人过来给我倒马桶。

    前三天,我百般求饶,只希望放我出去,但后面几天,我内心越来越不安,越来越烦躁,我甚至直接把马桶里的东西,往外倒,不断的叫骂着,但那些和尚,过来后,又认真的收拾,好像丝毫没有因为我的无礼,谩骂,而受到影响。

    我双手扒在铁窗上,呆呆的看着外面,我好想出去,这会,天色黑了下来,我刚吃过饭。

    心灰意冷的我,回到了楼上,躺下,这坐牢一样的日子,而且这几晚,我每晚,都会给隔壁的哭声,吵醒。

    一个听者伤心的女人哭声,猛的,下面的房门被敲响了,我好似看到希望般,跑了下去。

    “表哥,表哥,救我啊,快点报警,报警啊……”

    门外站着的是表哥,他看起来有精神多了,但却摇着头。

    “清源,我也自身难保啊,我那几个师兄,特别凶,只要我稍微动点歪念,他们就知道,就要拿藤条打我的肩,你看看,我这肩,都成这样了。”

    表哥说着掀开肩膀,果然,青一块,紫一块。

    “清源,你就答应师傅,当和尚吧。”

    表哥这是来哦劝我的,但我坚决的摇摇头。

    “我不当和尚,表哥,你帮我报警好吗?”

    “报警?这山上,别说是电话了,连电视都没有一台,都不准我下山,我刚刚借故肚子疼,才跑出来,要是给师兄发现了,我今天又得挨打了。”

    我低着头,满心难过。

    “嗨,表弟,你傻啊,你这个人就是不懂变通,先答应师傅,而且听师傅说,这里的方丈,要收你为徒,到时候,你不就是我的师叔?”

    “我不想当和尚啊,表哥,求求你,想个法子,救救我吧。”

    “说你傻,你还真傻,又不是要你做真和尚?你先答应他们,等混上一段日子,找机会,偷跑,不就完了?”

    我开窍般的看着表哥,兴奋的点点头。

    随后表哥一溜烟的小跑离开。

    我回到了楼上,睡下,打算明早送饭的时候,就让送饭的人,通知鉴云。

    “呜呜呜……”又是那个悲伤的哭声,我从睡梦中惊醒,点亮了油灯,来到挨着上面铁楼的窗户处,看了过去。

    上面那栋铁楼,隔着我不算远,只有四五米的距离,虽然听得见哭声,但铁楼黑灯瞎火,看不见人影。

    “有人在那边吗?”我喊了一句,哭声还在继续着,我又喊了几句,昨晚前往,我就喊过几次了,但都没有人回应,哭声一般会持续半小时,断断续续。

    我心里,有些疑惑起来,叹了口气,打算继续睡下。

    “公子……”一个清幽的女声,从对面的铁楼传过来。

    我马上转过身,对面亮起了灯,我看了过去,是一女人,年约30,长发,脸色苍白,面容姣好,梨花带雨般的泪水,正挂在脸上,她穿着一身白色纱衣。

    “公子?”我纳闷的问了一句。

    “先生,你也是被关进来的吗?”

    一下子,对面的女子,改口了,语气,稍微活泼了一下。

    “是啊,姑娘你呢?”

    “人家,自14岁起,便被关在这里,已经好多年了,呜呜呜……”说着那女的哭了起来。

    我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从14岁起,到现在,不是都十多年了吗?

    “他们为什么关你?”

    “那些和尚,要我虔心向佛,但我不肯,就一直被关到现在了。”

    我吞咽了一下,心中马上急了起来,我这才7天,都已生不如死,而对面那女的,都10多年了,这要换做我,别说哭了,早就疯了。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阵脚步声。

    “公子,快点歇着吧,那些和尚来了。”

    说着对面的灯,灭了,我急忙吹熄了油灯,这会月亮高悬,起码都夜里三四点了,怎么会有人过来。

    我蹲下身子,在正门处,探着头,果然,听到了阵阵脚步声。

    一大群和尚,从我这栋铁楼的门口处,过去了,为首的是鉴云,我看得清清楚楚,不晓得他们这么大晚上,来这干嘛?

    “阿弥陀佛,女施主,别离无恙吧!”

    鉴云说话的声音,很小,我只能勉强听着。

    “哼,鉴云,告诉你师傅,我姬允儿,不会向佛,一辈子也不会。”

    “唉,冤冤相报何时了,女施主,小僧,自8岁起便……”

    我听着有个膈应起来,一下子,对面叫姬允儿的女性,吼叫了起来。

    “滚,你们都给我滚,让你师傅来见我。”

    “师傅年事已高,恐不便走动,希望女施主,不要再夜夜悲泣,以免打扰了旁边的施主,潜心念佛。”

    我顿时间就想要跳起来,破口大骂,但转念一想,表哥提醒过我,姬允儿都已经被关了10多年了,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姬允儿。

    随后鉴云带着弟子,离开了。

    我趴到窗户处,轻轻的喊了一句,但姬允儿却没有回我话,我只得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起来,天都还没亮,我就等待着送饭的和尚来,不一会,那和尚来了。

    “师傅,拜托你回去告诉鉴云大师,我愿意出家,我愿意,要我干什么都行,只求大师放我出去。”

    那和尚把饭盒递进来后,我便大口的喝起了白粥,等待着,但一大早上,鉴云都没过来,我回到二楼,继续喊了起来。

    姬允儿披头散发,面色煞白,在对面的窗户处,看着我。

    “他们怎么没给你送早饭?”

    “我…我吃过了。”

    随后我们稍微聊了几句,她不但漂亮,而且活泼,我很担心,她的状况,毕竟已经给关了10多年了。

    “清源,没事的,这么多年,都熬过来的,也不在乎再多几年,只不过,我,我…我想我的爹娘了,呜呜呜……”

    “别哭了,姬小姐,要是我能出去,一定帮你报警,想办法把你弄出去。”

    “那和尚来了。”姬允儿说着,我急忙跑下楼,果然,鉴云带着两名弟子,朝着我这边过来。

    “大师,我答应你,出家也好,干什么都行,你放我出去。”

    “阿弥陀佛,张施主,老衲先要和你叩头认错。”鉴云说着,便跪在了地上,我急了起来。

    “大师,不用,不用这样。”

    “唉,张施主,老衲关你,希望你虔心向佛,是有原因的,三日前,那殷仇间,已派了一女鬼,要向我们逃回张施主,所以……”

    “殷仇间,哈哈哈哈…….”猛的,旁边的铁楼里,传来姬允儿发狂般的笑声。

    “哦,张施主,切莫惊慌,旁边那位女施主,不过是患上了失心疯,所以,将她关在哪里,一面日后出去,祸害到别人。”

    我心中有些火大了,鉴云老和尚,明明在打妄语,但我没有说破。

    “张施主,你可知那殷仇间,是邪物,若你在于他同行,日后,会跌入恶鬼道,万劫不复啊,而且这阳世间,恐怕也会起不少的争端,所以老衲,只希望你,皈依我佛,以便化解。”

    “我知道了,大师,你放我出去,现在就给我剃度吧,要我当和尚还是干什么都行。”

    鉴云认真的看着我,随后笑着摇摇头。

    “张施主,你还是静待几日吧,你现在心有不甘,心存杂念,恐无心向佛,待你诚心向佛那日,老衲一定会放你出来。”

    说着鉴云就转身,打算走。

    “草,臭和尚,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草。”我吼叫着,拍打着门,心中的怒气,一下子爆棚了。

    “好重的煞气,果然。”

    鉴云回过头来,我恶狠狠的瞪着他,拍打着门窗,一股黑气,萦绕在我周身,猛的,门窗上,亮起了阵阵金色晃眼的光芒,砰的一下,我被弹了回去,一下子,我只听到阵阵梵音,整栋铁楼,四壁写着的字,都亮了起来。

    我头疼欲裂,捂着脑袋,浑身黑气大作,一下子,屋内的黑气,清晰可见,道道气流,掀翻书桌,那些佛经,甚至被撕碎,碎纸不断散落着。

    “啊……”我大叫了起来,昏厥过去。

    睁开眼,天色已黑,我无力的爬起来,看着已经摆进来的饭菜,吃了几口,回到了楼上。

    “清源,清源……”对面传来姬允儿的喊声。

    我无力的趴了过去。

    “老和尚不信我,我出不去了,出不去了。”

    我低落的说着,姬允儿却笑了起来。

    “清源,你不是有一表哥,在此出家吗?可以找他帮帮忙。”

    我摇摇头。

    “没用的,表哥被他们制得服服帖帖。”

    “哦?是吗?”姬允儿神秘的一笑。

    “清源,下次你表哥过来,可否让她跟我说说话?说不定,我有办法。”

    我点点头,躺回了床上,整整一日,我已然心神俱疲,但一想到,或许殷仇间,可以来救我,心中稍微又燃起了一丝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