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遗物

    更新时间:2018-08-16 20:55:12本章字数:3071字

    半个月,很快过去了,看着我在墙壁上,用石子,写的正字,一天又一天,我只感觉,快要撑不下去了。

    唯一的安慰便是,我可以时不时和姬允儿聊聊天,她已经很久没有出去过了,连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她都不清楚。

    这些天,我给她耐心的讲解着,她兴奋得像个小孩子。

    “对了,清源,那个和尚嘴里说的,殷仇间,是你什么人啊?”

    我啊了一声,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姬允儿,只能糊弄了一句。

    “是我的一个…朋…朋友。”

    “哦!是吗?”

    我点点头。

    “清源啊,出去了,带我去见见你的那位朋友吧,好吗?”

    我拼命的摇着头。

    “为什么呀?”

    “他那…人对女的,很凶,最好不要。”

    想到殷仇间竟然派了鬼过来,和普天寺要人,我想想,我住的单元楼,就有一小一大,两个女鬼,应该是房东屋子里供的那位吧!

    “那和尚来了。”姬允儿说着,我急忙跑下楼去。

    六天前,鉴云每天都会过来,站在门口,和我讲佛,虽然很多我都听不大明白,但只能硬着头皮去听了。

    “张施主,今日,老衲希望为你讲解妙法莲华经……”

    “等等,鉴云大师,你可以让表哥,过来,和我说说话吗?我一个人闷得慌。”

    “境由心生,张施主,你应该耐心的看看那些佛经,把自己的心沉静下来……”

    我捂着耳朵,一副不愿意继续听的样子。

    “这点小要求不过分吧!”

    鉴云看着我,随后点点头。

    “好吧,今日就此作罢,待会我会让崇声过来,陪张施主,解解闷。”

    我焦虑的等待着,左右踱步,只盼着表哥,快点过来。

    “阿弥陀佛,施主,小僧来了。”

    我傻眼的看着表哥,这么多天过去了,他怎么像变了个人是的,原本那个整日嘻嘻哈哈,想着女人的表哥,变得如此正派,目光里,看起来无欲无求。

    “表哥,你不会给他们洗脑了吧?”

    “施主,佛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尘世的我,已经成过往云烟,现在的我,不过是沧海一粟,法号崇声的和尚而已。”

    随后表哥盘膝坐下,念了起来,无论我如何叫他,他都好像听不到。

    “小师傅……”姬允儿,那柔媚的声音,幽幽传来。

    我看到表哥的眼帘,动了动,好像要睁开。

    “小师傅,你过来嘛……”姬允儿,那声音,好似要把人融化一般,我顿时浑身酥麻。

    “小师傅,人家喊你,你却不理人家……”

    猛的,表哥张开眼,直瞪瞪的看了过去,站了起来。

    “快点过来啊,小师傅,人家想和你说说话嘛!”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魔由心生……”表哥马上闭着眼,念了起来。

    我笑了起来。

    “表哥,那边可是有个大美女哦,你过去看看嘛,绝对包你满意。”

    一步步,表哥迈着步子,上了楼梯,我赶忙跑到了二楼,看了下去,表哥半眯着眼,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站在门口。

    “小师傅,我手好冷,你摸摸看。”

    表哥睁开了眼,我真想出去,就给他几个耳光子。

    这会表哥,那木讷的神情,渐渐恢复如初。

    “你摸摸看嘛,小师傅,我的手,好冷。”

    眼看着表哥把手伸了进去,一下子,他的眼中,透着一股浓浓的欲火。

    “好呀,果然还是妹子好啊,啊……”表哥兴奋的叫了起来,紧跟着表哥把双手都伸了进去,不知在干什么?

    “唉,小师傅,你看人家在这里,好辛苦,如果你能放了我,和旁边那位,到时候,咯咯……”

    一下子,表哥的头,点得就跟啄米的公鸡似的,一步跃下台阶。

    “放心吧,表弟,包在我身上了,你们慢慢等着,反正我也呆不下去了,死就死……”

    我幽怨的看了一眼表哥,叹了口气。

    “草,你他妈的不是说没办法吗?女人一求你,你就他妈的跟什么是的。”

    我又气,又喜。

    果然,到了送饭的时候,表哥提着饭盒过来了,我急急忙忙凑过去。

    “怎么样,表哥?”

    表哥一开始还是木讷的看着我,过了一阵,确定四周没人后,他笑了起来,掏出一版药片来,有24颗,红色的。

    “这是什么?”

    “嘿嘿,虽然我那几个师兄厉害,但是,要是吃了这玩意儿,恐怕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到时候我偷了钥匙,就放你们下山,我跟你们一起走。”

    “这不会是什么毒药吧?”

    “你多心了,清源,以前有哥们送我的,如果遇到那种扭捏的妹子,就稍微给她吃一点,嘿嘿……”

    “表哥你,你这是犯罪啊。”

    “靠,瞧你把表哥想成什么人了?我可是一次都没用过,表哥的泡妞技术,还用得着这?”

    “那你还带着?”

    随后表哥又跑到了姬允儿那边,和他打情骂俏了一番,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过了两天,到第三天的下午,表哥来送饭,他的一个师兄跟着过来,在离去前,他对着我做了个OK的手势,我马上懂了,今晚行动。

    怀揣着不安的心,天色越黑,我越发的焦虑,盼着表哥快点过来,解救我,脱离这牢狱。

    “清源,清源。”姬允儿喊了起来,我跑到楼上,她笑盈盈的看着我。

    “怎么了?”

    “清源啊,我有一祖传遗物,也给和尚扣在这寺庙里,待会如若可以出去,你能帮我拿下,我那祖传遗物么?”

    我没有多想,点点头,没想到这些和尚,真是铁了心,关了姬允儿,那么多年,不算,还扣着人家祖传遗物,实在太过分。

    “你那东西在哪?”

    “就在我所住的这小楼里。”

    我纳闷的看了过去。

    “待会只要门开,你进来,房屋正中,有一地砖,就在地砖下面,我一女人家,没力气,抬不起这厚实的地砖,所以……”

    “我知道了。”

    望穿秋水,望眼欲穿,表哥还没来,我揉揉干涩的双眼,这会月亮高悬,只怕已经深夜,表哥不会给逮到了吧?

    就在我刚有这个年头之际,我听到一阵脚步声,是表哥,他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表哥,OK了。”表哥说着,拿出了一串钥匙,一把把的试了起来,在试到第五把的时候,咔嚓一声门开了,我打开门,急忙出去,呼吸了一口。

    “表哥,谢谢你,我快疯了。”

    “快点吧,还有几个巡夜的师兄,没回来,其余的,都给我放倒了,师傅应该在坐禅,只有半小时,这会巡夜的师兄,都到弟子的房间去了。”

    我们两人来到了姬允儿的铁楼前,拿着钥匙,试了又试,门开了,姬允儿一副感慨的样子,看着我们,表哥笑着,跑了进去,就想要亲姬允儿,但却给阻止了。

    “唉,小师傅,不忙,等下了山,随你。”

    我无奈的摇着头,看着表哥这饥渴如狼的样子。

    随后我和表哥,摸索了起来,在底板上,找了一阵后,敲到一块空心的地砖,我和表哥滋着牙,手指扣着地砖,好半天,都弄不起来。

    “算了吧,下次再回来拿,要是给师兄们发现了,我们都完蛋了。”

    “不行……”姬允儿马上叫了起来,目光阴冷的看着我们,我俩给吓了一跳,随后姬允儿又恢复了笑颜。

    “这东西,对我很重要,你们就好心,帮帮我吧。”

    “有办法。”表哥说着,跑了出去,不一会的功夫,我就看到他拿了一把小锄头过来。

    “昨天,我去菜园,忘记把锄头带回去,呵呵。”

    砰的一下,厚重的地砖,给我们翘了起来,猛然间,晃眼的金色光芒大作,我看到地砖下面,一块白玉般,拳头大小的石头,坑洞的四壁,金色的梵文,好像活了一般,转动着。

    我又开始头疼欲裂起来,而姬允儿更加害怕,躲得远远的。

    “清源,快点拿啊,伸手去拿。”

    我伸着手,但一碰到那梵文,我便浑身如同给电流击中,疼得我叫了起来。

    表哥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

    “你们怎么了?是这东西吧。”

    我有些疑惑,表哥好像看不到那些金色的梵文,只有我和姬允儿看得见,只见表哥伸着手,一把抓起那块白玉石,掂量了下。

    “哇靠,这东西怎么那么轻?”

    “清源,麻烦你帮我把东西装起来。”姬允儿说着,我接了过来,拿在手里,感觉拳头大的白玉石,一点重量也没,虽有实感,但却轻如鸿毛。

    我没多想,把白玉石,装入兜里,而就在这是,砰的一下,坑洞里的那串梵文,绕着圈,从里面旋转着,一下子,就缠在了我的身上,我马上大叫起来。

    “清源,怎么了?”表哥果然看不到这些东西,他急急忙忙靠了过来。

    “表哥,有…有东西缠着我。”

    这时,表哥伸着手,在我身上摸索着,然而令人惊奇的是,这串缠着我的梵文,一点点的缩入了表哥的身子里。

    我一下子就挣脱了束缚,姬允儿大笑着,走了过来,一把抓着我的手。

    “快点走,哈哈哈,没想到这梵天锁,如此轻易就给解开了,看来,我时运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