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鬼类

    更新时间:2018-08-16 20:55:12本章字数:3037字

    忙碌了一晚上,弄好了余晓婷的骨灰,我天亮了,才睡下。

    2点多的时候,我又给一阵食物的香气,吸引着,弄醒了过来,姬允儿又在给我做饭。

    “谢谢……”

    我走过去,尴尬的说了一句,她神秘的笑笑。

    “清源啊,有空陪我去逛逛街吧?”

    我哦了一声,帮忙着端饭,她做的饭菜真的很可口,吃完后,她便洗碗去了,我急忙过去。

    “不用你洗,我来,我来……”

    但转念一想,怎么我家冰箱里,塞着那么多吃的?

    “东西哪来的?”

    “去商店里,偷……拿过来的。”

    我啊了一声,随后急忙掏出1000块给她,让她把钱还回去。

    稍做休息,我便出了门,好久没去看望瞎眼婆和小老头了,买了点水果,我打算先过去一趟。

    算命一条街,稍微靠近城中,我坐了6路公车,快4点的时候,才到。

    来到店铺门口,一家已经装修过,开业的店,一个中年人,坐在里面,手里捧着本黄历。

    “哎呀,先生,我看你印堂发黑,恐有灾祸缠身啊,来来,进来,我与你算算。”

    我摇摇头,还需要你说?

    “清源,这边……”旁边的巷子,传来瞎眼婆的声音,我走过去,惊住了,一只手,仿佛从另外一个空间,伸出来,只有半截,招着。

    我走进去,一下子,就置身于瞎眼婆他们的店里,小老头坐在桌子旁,喝着小酒,醉醺醺的,几日不见,两人又苍老了许多。

    我感激的把水果放下。

    “清源,不用那么客气,你能时常过来看看婆婆就好。”

    我坐了下来,瞎眼婆双手摸着,我把手伸了过去。

    小老头凑了过来。

    “哎呀,臭小子,几天不见,你是不是又给什么鬼物缠上了?你看看你,头顶乌黑,要是寻常人,这么重的煞气,早就死了几回都不知道了!”

    我幽怨的看了小老头一眼,他这人,除了嘴巴,其他地方,倒令我十分敬佩,加之他还救过我。

    “婆婆,今天,我来,是……”

    “清源啊,婆婆知道你想问什么。”

    我自顾的倒了杯茶,坐了下来,静静的听着。

    “清源啊,你首先记好了,与鬼打交道的宗门,这世上,除了奈落,黄泉,鬼冢外,佛家的,便是以普天寺为首的梵音,另外还有两大宗门,一是佛家的外宗,破戒宗,二是茅山宗,只不过二门,现如今,皆已没落,特别是破戒宗,我们除了二三十年前,见过外,如今,他们已不知下落了。”

    我点点头,小老头凑了过来,一身酒气。

    “哎呀,小子,还有啊,就是阳世的人,混搭组成的葬鬼队,专门负责处理鬼事,里面有不少各大宗门的人。”

    我啊了一声。

    “这么多人?混杂在一起,不会有问题吧?”想想,这些宗门,怎么说,至少和鬼冢的人,都是对立的吧。

    “不会,这些人,说白了,都是些没有悟性的家伙,在门内,只能跑跑腿,打打杂,过得比较辛苦,除了梵音,他们算是中立的,不会自发去找哪家的麻烦,或者去捉鬼,只是有的不愿意做和尚,便加入了这葬鬼队。”

    我喝了一口水,算是明白,现在与鬼打交代之人的势力分布。

    “现如今,就以奈落和鬼冢两门,势力比较强大,茅山宗,因为戒律森严,现在的年轻人,又静不下心来,好好学道,所以久而久之,很多都是学点皮毛,就出来招摇撞骗,这街上就有好几个,以前都是茅山宗的弟子。”

    这会我想起了那天,那个叫茅旺的小胡子道士,把事情和瞎眼婆他们说了一遍。

    “不错嘛,会茅山宗的神打,看来挺有本事的,一般的厉鬼,应该可以轻易制服,只不过,缠着你的那位,要远远厉害得多。”

    小老头说着,站起身来。

    “老婆子,我去做饭。”

    随后我又说起了兰若曦的事,瞎眼婆叹气,摇头。

    “清源啊,这么多宗门里,可能最惨的,就是黄泉之人了,他们是所有宗门里,数量最多的。”

    我眨眨眼,不明所以的听着。

    “黄泉之人,算是领路人,那些个孤魂野鬼,死掉后,无法去报道的鬼魂,都是他们处理的,而最为特殊的是,他们大部分人,都是那十殿阎罗,钦点的,世世代代,都只能给阎罗跑腿。”

    我想起了奈落那个叫辰骏的人,一见到兰若曦,就喊她作地府的狗腿子。

    瞎眼婆喝了口水,接着说道。

    “他们黄泉的人,上一代,基本一死,就会给地狱扣押,下一代,必须继承衣钵,到再一下代出生,才会把被扣的人,给放了,然后循环往复,唉。”

    “怎么那么恶劣啊?”

    我听着就来气。

    “那么他们没想过,反抗么?”

    “傻孩子,清源啊,人死后,势必要到这十殿阎罗的地头,报道,哪有什么反抗之说,如若不听阎君之令,不但你上一代,要被折磨,你可能,也会给抓下去,受罪呢!”

    “地狱里那么多鬼?怎么会要让活人,来做这差事?”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很多是非,鬼不一定能插手,所以,在这阳世,活人当差,事情也好办得多。”

    随后到了6点,我们吃饭了,席间,我想起了什么。

    “婆婆,你能不能教我点法术什么的?不知道怎么了?我一出门,就要撞鬼。”

    “学费,一个月2……3000。”

    小老头马上说道,我没好气的看他一眼,无奈的点点头。

    “待会你吃过饭,先回去吧,不要晚上在街上晃悠。”

    吃过饭后,我泡上了茶,打算再坐一会,多听听,有关鬼的事。

    “清源啊,鬼,也和人一样,分三六九等,大致上,分为六等,最常见的,便是灰心鬼,这些都是寻常的魂,等待投胎机会,又不想到阴曹,受刑,就留在阳世,大多都是正常死亡的。”

    “第二种,白衫鬼,他们都是在阳间,还存有遗念,不愿离去的,好多意外身亡的,基本会在事发地徘徊,等着投胎的机会。”

    “第三种黄页鬼,这种鬼,都是被杀,或者自杀者居多,稍微有点怨气,不过想要害人,除非遇到体弱者,否则,也难。”

    “第四种,唤作黑影,大多都是一些顽疾缠身,痛苦而死的,也有枉死的,怨气比较大,这些鬼,死后,依然会受病痛折磨,所以,想要找替身,让自己不受痛苦折磨,一旦找了替身,会依附在那人身上,让依附的人,带他受罪,直到完全占据他人的身子。”

    “第五种,厉鬼,人有爱恨情仇,这种鬼,怨念极深,因为人的七情六欲而死,煞气重,会无端害人,甚至一些阴差都无法拘捕。”

    “第六种,摄青鬼,是鬼类里,级别最为高的,他们能吸人魂魄,而且可以变化模样,大白天,依然能出来,但这类鬼,十分罕见,缠着你的那位,应该就是摄青鬼吧,具体的,我们也知之甚少,在三十年前,我们夫妻,曾撞过一只,差点死了。”

    我想起了那紫夫人,殷仇间说过,她刚入摄青鬼之列。

    “对了,婆婆,你知道万鬼宴么?”

    “哈哈哈……”小老头笑了起来。

    “哎呀,你是听谁说的?这是鬼道里,一个流言而已,寻常,很多厉害的鬼,为了彰显实力,分割地盘,到了摄青鬼之列,就可开百鬼宴,等进入摄青鬼上列,就会开千鬼宴,这万鬼宴,应该是一些无知的小鬼,编造出来的。”

    我哦了一声,在回去的途中,我想想那天,殷仇间所说的万鬼宴,不像是在说笑,但想了想,管他开什么宴,反正,我不参与就好。

    这会,我站在泉东路的站台处,寻思着,那家鬼开的清洁公司,应该还在吧,就在这时,猛的,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转过头去,什么也没,这会都10点了,站台上,人数稀疏,我身后又没人,想想该不会又遇到了吧。

    “清源兄弟,这边,这边。”

    我听到一个声音喊我,有点耳熟,转过头去,看到一只手,从移动大楼旁,伸出,招着。

    “过来啊,清源兄弟。”

    听声音,好像没恶意,想了想,我走了过去,一进去,我就看到是情节公司,我们一组的那三个鬼,黄小龙,张茂,王鑫。

    “草,你们想干嘛?”说着我就抡起拳头,以前或许我怕他们,但他们这种混吃等投胎级别的,我一拳一个,仔细看,他们身子白白的,应该是白衫鬼。

    说着,我挺着胸脯,就站了过去,抡着拳头,就要打,三人好像怕了,急忙笑着,点头哈腰。

    “兄弟,我们没别的意思,刚好看到你,就是想把电话还你。”

    黄小龙拿出我那天掉在烂脸鬼那个地方的电话,我一把抓过来,转身就走。

    “等等,兄弟。”

    我恶狠狠的转过头。

    “干嘛?”

    “是这样的,你最近小心点,你惹怒了那外号龙头的胖子,他正找你呢,说找到你,要把你生吞活剥了。”